全本书屋> 择天记小说笔趣阁 > 江湖小说 > 冻天冰仙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怅恨(中)

冻天冰仙:第一百一十一章 怅恨(中)

小说:冻天冰仙作者:奇妙雪

    冰若不敢再看他,她放下手,垂下眼,泪水啪嗒啪嗒掉在掌心伤口上,更加疼了。眼泪是咸的,这不就是在往伤口上撒盐么?

    此时此刻,她脑海中浮现出爹爹粱兆生、还有娘亲,还有洛风,还有肖铃儿他们,却突然觉得这些人一点都不重要了,什么玉玺,什么宝藏,什么救人,什么都没有意义。

    夏弦的心走了,仿佛整个世界都走了,她开始从悲伤变成愤怒,她感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冷,再次抬眼,却发现眼前二人不知何时已经不见了。

    冰若伸手推了推趴在桌上的李墩子,无力道:墩子哥,你看见他们了吗?

    墩子睁开迷蒙双眼,用手揉了揉,口中含糊不清道:我怎么睡着了?他们刚刚好像去桥边了。

    哦,你睡吧。

    碧波桥边,月华如水,冰若只见一轮冷月,挂在天边。

    冰若走上小桥,山风吹来,小桥两侧的水面泛起微微涟漪,倒映着天上月亮,清冷美丽。但她全然不顾这些,只在搜寻着一红一蓝两道身影。

    她看见了,清冷月辉把碧水潭照得亮如白昼,只见一个美丽身影俏立潭边,低垂眉眼,愣愣出神。山风习习,风过水面掠过她的身边,轻轻拂动她的衣襟秀发,衬着如雪一般的肌肤。

    茉莉!忽地,一声呼唤,从桥另一边传来,茉莉转身,眸中充满了欢喜之色,嘴角微微上扬。

    夏弦,你跑哪里去了?

    冰若的心在那一刻彷佛撕破了,可她已感觉不到什么痛楚,整个心空空荡荡,只回荡着那一声温柔无比的茉莉。

    夏弦从另一边跑上桥,路过冰若时,停下脚步,红唇开合,面色温润。

    梁冰若,你手怎么样了?包扎好了吗?

    夏弦,你倒不如当作不认识一般从我面前掠过

    我没事。千言万语最终只化作三个字,软弱吐出。

    冰若忍泪忍到连眨眼都是痛的,这番心伤岂能瞒过夏弦。

    你别哭等洛风回来,你就不会难过了。他柔声安慰道。

    冰若闻言,心如刀绞,泪如泉涌。

    我先过去了,待会儿你和墩子哥先回村看罗海,我还有些事儿。说完,他如风一般跑向潭边的蓝衣女子。

    茉莉,对不起,我刚刚可能喝多了,不小心把你送我的挂坠弄掉了,刚捡回来。颀长俊朗的少年身影停在茉莉身边,含笑解释道。

    夏弦边说着,边从怀里掏出一个圆形玉佩,约摸只比少女手掌小一点儿,光滑温润,很是好看。

    你啊,就是这般粗心,来,我给你戴上,以后可莫要再弄丢了。茉莉柔声说着,又贴近了夏弦,将那圆形玉佩挂在了他修长白皙的脖颈上。

    那玉挂于他的胸前,衬着他殷红的前襟,是那般光华灼灼,那般适合他。

    对不起嘛,你送的东西,我再也不会弄丢了。夏弦长眼眯起,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颊畔微红。

    多么熟悉的表情,曾经只在她梁冰若面前才有过的表情,现在却在另一个女子面前展露无遗。

    茉莉闻言,笑容满面,说不出的幸福模样。

    冰若怎么办呢?我看得出她很喜欢你。

    你想多了,她只喜欢洛风,也许还有那个楚荀,反正不会是我。况且,我也只喜欢茉莉你啊

    冰若听了,浑身一阵瘫软,将将就要两腿支持不住倒在地上,好在小桥上有扶手,她抓紧了扶手,勉力让自己依靠着扶手站立住。

    眼前二人对视良久,忽地张开双臂,彼此拥抱在一起。

    月华冷冷洒在他们身上,洒满冰若的视线,却照不到她心中的黑暗。

    冰若不知现在是中午还是晚上,看上去应该是夜晚吧,一个无限凄清的夜。

    再过一两个时辰你们便要回罹村了,也不知今后,我们是否还有缘相见,大家干了杯中酒,愿我们情义长存。茉莉和风细雨、循循善诱。

    那是那是,情义长存。只是在下酒量不济,也不知茉莉姑娘这酒的力道如何,这么一杯下去,不知在下今日是否还能骑得了马夏弦倒是推拒得十分利落诚恳,自己酒量极差这件事他也是心知肚明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