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笔趣库三七小说网 > 江湖小说 > 冻天冰仙 > 第二百二十八章 兽王大会(2)

冻天冰仙:第二百二十八章 兽王大会(2)

小说:冻天冰仙作者:奇妙雪

    他在园门外,尊上放心,他离不开老衲。贪魔笑眼中满是得意神色。

    嗯,广贪大师真是我魔界难得的人才,你这样的人杰,留在西方念佛读经实在是太浪费了,早该来本尊门下效力了,呵呵

    贪魔身子微微一怔,一张干瘦老脸上的诡笑似乎也僵了片刻。

    老衲自当为尊上效力,时候不早,尊上,老衲先行告退。

    炎烈点了点头,嗯,去吧。

    夜色深深,万籁俱寂,广贪缓步走在炎燚城空旷的石街上,慢慢拨弄着手中念珠,回忆起遥远往事。

    他身后的少年与他保持着不远不近约摸一丈的距离,见他背影带着淡淡萧索,不禁心中畅快。

    广贪,佛曰,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你可仔细想想啊,哈哈哈桀骜的笑声响彻四方。

    贪魔目光一凝,忽然回头,伸手抛起念珠,字符咒密密麻麻从半空的五十四颗珠子上飞蹿而出。

    啊少年瞬间跪倒在地,双手紧紧按住胸口,不停快停

    炙弦君,广贪冷冷下视着跪伏在地的少年,幽幽说道不要在老衲心情不好的时候,耍嘴皮

    我不会了,一定不

    老和尚哼了一声,收回念珠,转过身,继续朝前走去。

    此时场中局势已十分明显,红袍魔兽战队稳占上风,几乎没有兽政官和魔兽受伤,且攻守有序,大家都在星璨的指挥下,配合默契,互持互助,俨然一支训练有素的魔兽小分队。反观黄袍队,却差距甚大,各自为营,队形混乱不堪,已然有三四个兽政官掉下魔兽,还有五六只魔兽已受重伤爬不起来,两支队伍看上去胜败已定。

    高台主座上,炎烈幽幽赞道极光星璨,光鹿雷珠,堪当重任。

    坐在一旁的贪魔也附和夸奖道比赛前两个时辰方才给他们分组,根本没有时间选出指挥官和各种安排部署,星璨临阵服众,当真不简单。

    炎烈微笑着将脸偏到另一边,对正在眉开眼笑观战的极光城首领道光王,只怕这一次,又得劳烦阁下颁发兽王冠,敬兽王酒了啊,呵呵。

    那光王脸蛋微圆,红光满面,一脸喜容道哈哈,星璨这孩子,真令人骄傲,真得感谢这么多年尊上的栽培啊!

    哪里哪里,星璨天赋异禀,雷珠战力过人,本尊何来什么功劳?呵呵

    其实,星璨和雷珠已蝉联多届兽王,只要在场中稍加指挥,整组红袍队员都会听从他的部署。而黄袍队中,却根本没有一个特别突出的存在,幽祭诚然名声最响,却来魔兽宫时日最短,也是第一次参加兽王大会,更何况鬼面人根本无心比赛,溜至一边,实力自然大打折扣。

    然崇子漆与崇子坞向来与幽祭及其主人不睦,当他们看见兽政娘小石已和幽祭闪在一边看热闹,哪里还管什么比赛输赢和星璨指挥,不管不顾地让冥渊攻击幽祭,决意让鬼面小石多吃苦头。

    宣告团体战结束的鼓声一响,赛场上的人和兽尽皆停下,而空中的两道黑影还在追逐不停,虎威护法跳上云头大声呵斥,那一狮一熊方才罢休,双双落回地面。

    比赛结果毫无疑问是以红袍队胜出而告终,顺利晋级的兽政官们个个喜形于色,许多人将星璨围在中间夸个不停,星璨也是开怀至极,他喜悦之余,眼光一扫落败而散的黄袍成员们,果见大多数人都面色阴沉,颓然离场,却只见牧瑶和小石在不远处似乎说说笑笑毫不沮丧。其实牧瑶中途退场本是挺郁闷的,可刚刚她在场外看见星璨发挥得如此之好,英姿飒爽风度翩翩,不禁春心萌动暗暗欢喜,她本就是个情绪来得快也去得快的直爽性子,之前的小小挫败感一转眼烟消云散。至于鬼面人自是更不必说,熬过一刻便是一刻,输了倒也挺好,不用再应付接下来的麻烦。

    冰凝与牧瑶骑着各自的魔兽,结伴随着一众兽政官和魔兽回到之前的候场之地,独角护法在台上又向大家嘱咐起明天比赛的注意事项,冰凝自是没有再听,反正她已不用再比了,现在只要回到海楼与幽祭吃吃喝喝观赏其他人比赛即可,当然,她一定会每场都去为星璨和雷珠加油助威。

    火犀牛在台上说话之时,冰凝的思绪已不知飘到了哪里,刚刚在赛场上的激荡气氛之下,帝君师父之前所说的话已被她暂且抛在脑后,此时却又想起,低潮情绪复又笼罩于心。她在回来的路上,其实也已往看台上扫过那些熟悉的面孔,只是她看着他们,只觉伤心无奈,很快便收回了目光。只是她并没有看见被黑衣人遮挡住的白泽兔,若她见到白泽兔,一定会比现在开心得多。

    独角护法,我要揭发!

    人群中,一个红袍兽政郎突然一声高叫,众人皆是一惊,连兀自想心事的冰凝也被拉回了现场,她朝那兽政郎望了望,忆起他的名字叫尚安,与星璨一样,也是个极光族少年。

    火犀牛一愣,随即问道你要揭发什么?

    那兽政郎挤开人群,走上前去,在高台下转过身站定,伸手指着人群中另一个红袍兽政郎道炎燚族的红羽比赛之时伤了我,理应取消他的晋级资格!

    他这一句话可更加震惊了在场众人,一双双或愤怒、或好奇、或幸灾乐祸的眼睛齐刷刷投向人群中的红羽,冰凝却好奇地打量着尚安,琢磨着他到底哪里受了伤。

    就在众人窃窃私语之际,几道人影从天而降,落在高台上火犀牛身边,冰凝一惊,那突然冒出来的几人正是广贪、赤炎虎、炙弦、还有夜阑!

    众人眼光又随着那四道人影转向高台,火犀牛纳闷地眉头一皱,抬手朝台下挥了挥,示意所有人保持安静,又对台下近处的尚安道这件事稍后再说,你先站到一边去。

    尚安点头称是,眼睛愤愤然瞪了人群中的红羽一眼,随即站远了去,那红羽不屑地低低哼了一声,将脸偏向别处。

    独角护法,夜君许久不曾见到幽祭了,甚是想念,他们毕竟相伴了几千年,还请独角护法行个方便。广贪一边笑盈盈地恭敬说道,一边走近火犀牛微微颔首行礼。

    火犀牛急忙还礼道大师这是哪里话,请便,请便。说着,举目在台下人兽堆中扫视搜寻,冰凝一看便知他是在找寻自己和幽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