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比趣阁免费小说 > 江湖小说 > 冻天冰仙 > 第七十六章 启程

冻天冰仙:第七十六章 启程

小说:冻天冰仙作者:奇妙雪

    冰若虽已猜得他几分心思,却也恼火他这番蛮横态度,想想这马儿明明是展捕头亲自挑了送给她的,夏弦这厮竟众人面前如此态度恶劣叫她下去,真是不能忍!

    遂她也怒目回瞪向夏弦,幽幽道:月霜马的脑门儿上何处有武平县衙抑或是你夏大捕快的名字?我才不下来!

    冰若,既是县衙的马匹,就该还给人家夏捕快。身后洛风一句公断说得面无表情无平无仄,夏弦一惊,冰若一怔,其他人皆是一愣。

    冰若反应过来,登时冒火,不想这洛风竟也如此不讲理,站在夏弦那厮一边,难道是怪自己昨日不回答他那允否的问题,而伺机报复?真正是天下乌鸦一般黑,天下男人皆气!

    冰若冷哼一声,一个飞身下马,自顾自头也不回向前走去,一直走到众人最前面。那月霜马儿似乎也一时蒙圈儿,行得更慢了,广贪哈哈大笑起来:有趣,有趣!

    肖氏佳人面面相觑,夏弦更是气得火冒三丈,心想这梁冰若真正可恶,宁愿走路也不肯与他同骑,于是乎他也飞身下马,一个箭步跨上月霜,一扬马鞭,驾!的一声,月霜便飞奔起来,越过冰若,向前跑去。

    冰若看着飞掠过自己身边的月霜和夏弦,恨不得一刀把他从马上砍下来。

    场面一时尴尬,冰若正郁闷,身子却被一双温柔手臂拦腰轻轻一揽,下一刻她便已坐在一匹黑马背上,回头一看,洛风一双柔情水目,正无限温柔笑意绵绵地望着她,薄唇轻轻开合:姑娘莫要气坏了身子,生这马儿成年了,是个好男子,可以坐两个人

    却说夏弦一路跑远,细想了想,自己刚刚态度确实不好,况且自己堂堂男子汉,怎么能跟个丫头一般见识,遂调转马头往回骑。迎面看见那一众人马缓缓走来,洛风与冰若同坐一马,冰若在洛风前面,洛凤揽着她,二人有说有笑,很是亲密。

    夏弦忽觉自己也被洛风逗弄了一番,吹胡子瞪眼,愤懑非常。其他几个人也说说笑笑,毫不在意夏弦那将将要冒火的架势。

    这一番闹剧,被远远跟着他们的白名看得真真切切,他酝酿好一番说辞表情,一扬马鞭,远远飞奔而来,直直横在了夏弦与众人之间。

    白名扬起笑,弯了眼,先是对夏弦抱拳行礼道:夏捕快可还记得在下,白名是也。

    夏弦自是记得百草庐那与冰若一道驾马车而来的白脸,本就不甚喜欢这人,更何况现在心情欠佳,遂懒的搭理,调转马头,直直往前走去。倒是洛风,也向白名作揖行礼,并向未见过白名的肖氏佳人介绍了白名。

    白名因早早观望,知道是什么情况,拱手向冰若和煦一笑:女侠姐姐,别来无恙。咦?大家都有坐骑,怎的女侠姐姐没有吗?

    这一声果然吸引了前方夏弦的注意,但见他回过头,面色不悦地望了望他们。

    白名何等机灵,一下便看出这群人带队的其实是兰若寺的广贪和尚。遂驾着马儿与广贪并行着,恭敬笑道:广贪大师,好久不见。

    哈哈,这些年你真是生得越发俊俏了,都快赶上这里的两个丫头了。

    这要换作别的少年听了,可能会有点不高兴,可白名却笑意更胜,咧嘴道:广贪大师准备去向何处?

    你跟了我们这么久,不知道我们要去哪里吗?

    白名和众人皆是一惊。

    既如此,白名便也直说了,一百三十余年前,夏南王胡阿棣及其余党正是逃往北方,据说夏南朝大军一直逃到了北部边境,越过亡命海,消失在海对面的雪雾冰原

    其实这些传言也并非白名胡乱编造,只是那么大的军队,那么多人和财宝在雪雾冰原便消失无踪的说法着实难以令人信服,而广贪原先的计划也是带众人先向北行进,至于去不去雪雾冰原,那便是后话了。

    哦?你也要与我们同行吗?广贪眯起眼睛笑问白名。

    正是,斧头帮遭到飓风重创,钱粮紧缺,我们自是对什么传国玉玺不感兴趣,只想自荐护送你们,帮忙寻找。众人拾柴火焰高,若真能找到财宝,分我们一点点照顾帮里老弱病残即可。

    广贪不甚在意,另外五个年轻人也无所谓,肖氏佳人纯属奉命监督。夏弦只为陪护冰若洛风,而冰若和洛风也只想换得家人平安自由,遂都未反对。

    白名见众人没有反对,心下大喜,又骑着马儿行至夏弦身边,笑道:夏捕快,这马儿一看就是姑娘家骑的,一点也不适合你,不如先去斧头帮大寨,让帮主挑个好的给你。

    夏弦暗想,也对,再弄匹马自己骑,这白马还是还给冰若就行了,免的她还要和洛风同骑,看的自己也不顺心,便满口答应。

    至于其他人,皆是无甚所谓,遂一行七人六马,清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林中花,第二日清晨,便赶到了斧头帮山寨。

    一行人在寨子里又休息了一日,各自从斧头帮挑拿了顺手的兵器,换上了合适的行装,天亮拂晓,齐齐策马扬鞭,开始了一段新的旅程。

    一路向北的八位寻宝选手,个个武艺出众,意气风发,他们分别是——

    梁冰若——一身白裙的猎户村少女,使寒月刀,骑月霜白马,目标救父。

    夏弦——在斧头帮更换成一身红袍的捕快少年,使红缨枪,骑火红赤焰马,只为守护冰若和友人。

    洛风——换上一身象牙白锦袍的富家公子,未拿任何兵器,只随身携带自便使用的一把折扇,所驾黑马唤作灵渊,一番心知无望的征程只为陪护冰若。若上苍见怜得以寻到宝藏玉玺,便也可救洛府众人,洛风虽知希望不大,却也满心渴望。

    肖凤年——赤金华服,凤纹镶边,携一把火羽弓,骑一匹金黄赤霄马,父令如山,皇命不可违。夏弦的眼睛,冰若的气息,他如此熟悉却又不知缘由,若有朝一日能想起过去,便也是他心之所向。

    肖铃儿——华丽绛紫锦段长裙的娇媚少女,只用暗器飞刀,骑着体态修长,速度极快的浅黄色马儿,唤作胭脂。她不知道自己是谁,她只觉自己有要事在身,似乎与冰若和刁无岸有关,答案也许就在未来,她在耐心等待。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