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书 > 王爷小说 > 深有苦衷[综武侠+剑三] > 第110章 楚留香传奇38

深有苦衷[综武侠+剑三]:第110章 楚留香传奇38

小说:深有苦衷[综武侠+剑三]作者:二闲

    对方也感觉到了若有若无的杀气,笑道:总要吃饭睡觉的吧

    叶枫晚笑了笑,便不再笑了。

    徐哲到楼下买菜,他几年前发现自己无师自通了厨艺技能,坚持做饭,每次都会做多,可是却不知道为什么剩下的只能放到冰箱里,等下次再吃,而多出来的恰好是一人份。

    他匆匆的走,从来不看周围,也不关心周围,他一直都只活在自己的世界,可是他突然就看到了一个人,那个人有着很娘气的高马尾,马尾也很长,及腰,金黄色的风衣,男士长靴,不经意间一回眸便让徐哲惊呆了,他冲徐哲点了点头,微笑,然后扭头走了。徐哲急急忙忙的上前,想要喊住对方。

    我应该记得他是谁,我最了解他的我应该记得他的我应该记得他是谁的徐哲心里满满都是这些念头。

    叶枫晚他终于喊出了这个名字:叶枫晚站住站住脸上有恐慌有迷茫。而对方只是回头挑了挑眉,笑了笑,便再次走了,明明走的不快,可是徐哲怎么也追不上他。

    终于的,失去了对方的踪影,徐哲狼狈的跪在地上:叶枫晚叶枫晚回来,是你吧我好冷真的好冷

    还是那个地方,叶枫晚一人独坐,对面的人已经走了,最后该是只有他一个人。他给自己倒了杯水,看着热气袅袅,一动不动,良久才摸了摸自己的胸口:你为什么不刺下来呢你疼吗为什么受伤的是你而我却觉得疼呢

    杯子里的热气渐渐的淡了,叶枫晚一饮而尽,起身去练剑,终是,身在练,心已乱。

    徐哲一生安宁,中年从孤儿院领养男童一名女童一名,老年被事业有成的养子养女供养服侍度过。只是养子养女总是觉得养父徐哲有轻微的妄想症,养父总是会虚构出一个人,一个不存在的人,高高长长的马尾,喜爱穿金黄色的衣服,总是背负着重剑,腰间别着轻剑。当然,养父徐哲在清醒的时候只能说出高高长长的马尾,金黄色的衣服,剩下的剩下的便说不出了,而只有迷迷糊糊的时候才更加完善。刚开始养子叶枫与养女叶晚真的认为有这个人,有一定的能力后便开始查找,总是无法找到,而且随着完善,他们发现根本不可能是现实生活的人,认为这个人是养父徐哲所幻想出来的,而他们两个的名字恰好是这个人的名字叶枫晚,对此养子叶枫养女叶晚笑而不语,知恩图报,便随他吧。只是看到养父徐哲一人的情景总是会感觉心酸,他就这样守着一个不存在的虚幻的人过了一生,并没有说对方如何,而是怨自己,怪自己,是自己忘记了对方,是自己不记得了对方,对着空气求对方让自己记得对方对方从来不曾回应毕竟,那只是一个活在养父徐哲幻想里的一个不存在的虚幻的人而已,他怎么会回应呢他不会回应。直到养父徐哲走了,都没有那个叫叶枫晚的,扎着高高长长的马尾,穿着金黄色的衣服,背负着重剑,腰间别着轻剑,轻轻巧巧的跨着步子,对徐哲说:徐哲,我来看你了。

    养子叶枫和养女叶晚后来有了自己的家庭也会和自己的家人讲起此事,有人感慨徐哲的痴心,有人笑徐哲的妄念,不过终究只是一笔笑谈,时间久了便淡了,再长就再也没人记得这个事了,没人知道,曾经有个叫徐哲的痴痴傻傻的等了一个叫叶枫晚的不知存不存在的人等了一生

    叶枫晚执一字落下,笑曰:你输了。

    对面的人也不怒,笑道:我输了,选错了棋子,走错了路。

    徐哲醒来揉了揉头发,打了个哈欠,起身。忽然四下打量了一番,然后皱眉,摸了摸胸口:奇怪。他摇了摇头:怎么感觉自己忘了什么然而空落落的室内没有人回答,徐哲只能走到电脑前打开了电脑,开始了自己之前接下来的工作。

    小黄鸡他感觉自己心里的奇怪的感觉越来越重:是二少啊,挺好的。可是为什么好他不知道,不只是因为自己的基三人物,他心里清清楚楚,却还是像破了一个洞一样,空落落的漏风,冷的难受。

    这里应该这样,这里应该这样嗯还有这里徐哲笑了,双眼在眼镜后神采满满,唇角勾起,满满的都是自豪与笃定。

    画完了,徐哲松开鼠标,离电脑稍远,痴痴的看着屏幕里的人,突然回过神来,轻笑一声:奇怪难道是灵感来了嗤心里那种空落变成了一种悲哀,心脏似乎变成了实验室里的培养皿,而那悲哀就是里面的细菌,疯狂的生长,难受的徐哲想要拿把刀捅进去,他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描摹着屏幕里的人的面容。

    我应该记得的。良久,徐哲喃喃道,却满眼的茫然,应该记得什么呢又为什么忘了呢明明昨天晚上自己还在渣基三啊他发现自己怎么都不记得自己忘记的事情或者东西。

    果然珍爱生命,远离基三,现在都提前老年痴呆了。他叹了口气,似乎心中那不停膨胀的悲哀能够随之叹出。他有些烦躁的把软件给关闭了,打开了基三:嗯再玩最后一次吧。他看着游戏人物突然泪水没有防备的落下:叶枫晚叶枫晚叶枫晚徐哲哭的狼狈。

    我应该记得的,我应该记得你的徐哲像个神经病一样冲着电脑屏幕大喊:我应该记得你的可是我为什么忘记了你说啊徐哲蜷在椅子里喃喃道:我应该记得你的,可是我什么都忘记了我什么都忘记了我想你,我想记起你,让我记起来好不好好不好他小心翼翼的,像是怕惊到了谁:求求你了,好不好好不好,让我记起来泪水不断的落下,屋子里安安静静的,除了他并没有人,也不会有回答。

    叶枫晚笑道:既然知道会输在最后一步的时候又为何不放弃呢

    对方也笑了:我知道会输,可是我心存侥幸,再者,我也可怜那可怜人。

    叶枫晚微笑不变:哦是吗可怜人呵呵,是啊,可怜人。

    对方却是轻摇了摇头:他可是什么都不知道啊也许最后他是知道了什么,可是他也不说,只是骗着自己而已。

    叶枫晚也摇了摇头:他甘愿自欺欺人,又何必怨我。

    对方但是不甚满意:你倒是无情。

    叶枫晚笑而不语。

    徐哲再也没进过基三,没说一句的,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与徐哲有联系的亲友怎么也问不出,你若是问了便说不想玩了,再问便不出声了,亲友们叹息着也不再挽留了,毕竟这只是一个游戏而已。

    算了,毕竟也只是一个游戏而已,如果你换哪个游戏了要和我说哦。电话里的声音让徐哲一愣,毕竟也只是个游戏而已,只是个游戏

    听到没有电话里的声音扯会了徐哲的注意力,徐哲笑着说:我再也不会玩游戏了。

    为什么呢他问自己。

    然后心底一个声音回答:我怕再受伤,我会受不了了。

    那又是为什么呢他疑惑的接着想。

    心底的声音想要说什么,可是却怎么也出不了声,就像被人给抹去了一样,和他忘掉的事情或者东西一样

    徐哲勤勤恳恳的工作,也许是有着只有他自己知道的心不在焉,他的工作总是不接与基三相关的,尤其是与基三藏剑相关的,没有人知道为什么,有认识的怀疑是之前玩基三藏剑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徐哲也是不多做解释,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藏剑,二少,那个小黄鸡,他只能画出一种或喜或嗔,只有那一个模样,他不想看到这个模样,总是会很难受而且他又不愿意让别人看到,索性不再接与之相关的,心中其实也有淡淡的遗憾。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