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比趣阁免费小说 > 王爷小说 > 深有苦衷[综武侠+剑三] > 第127章 神教圣子14

深有苦衷[综武侠+剑三]:第127章 神教圣子14

小说:深有苦衷[综武侠+剑三]作者:二闲

    徐哲对原著的细节记的没有那么清楚,但大概情节应该是任我行闭关修行而走火入魔时,东方不败趁机重伤任我行进而夺权篡位,事后,也就是因为任我行在外逝世,且遗命让东方不败接任教主——这些不过是东方不败的一面之词,才让本就对东方不败心有警惕的向问天,逐渐发现了任我行被擒在西湖湖底的真相。

    而当下见证的人多了,一面之词之言也就不存在了,若不是他早看了原著,肯定完全怀疑不到东方不败的头上。

    而若东方不败的所言所述当真是假的,这才是最最糟糕的情况,这说明他根本不惧徐哲与向问天等人对证,说明了他根本没打算让任哲哲继续活着。

    不,东方不败不像是要杀他的模样。

    徐哲沉浸在了父亲死无全尸的悲痛中,久久无法回神,他魔怔般的又喃了几声:是的,先生做的没错,父亲的遗体,我教必定会派人去找,如今只有下半身先是火化了,也是好事。

    说完,徐哲咬唇道:那么如今教中

    东方不败说:教主已死的消息,我与向右使尚且没有放出。

    这话可就说不通了,徐哲蹙眉一想,接着问道:那先生为何会说,你与向右使维持着教中秩序?这话不分明暗示着教中出了什么变故?

    对此,东方不败苦笑道:所以我与向右使此刻都觉得,这必定是一场针对于教主与我神教的阴谋。

    嘿,这不应该是巨巨你的阴谋嘛?

    徐哲谦逊躬身,请教道:先生为何如此说?

    东方不败的面色冰冷,眸底渐渐迸出一丝冷冽锐利的杀意,道:虽不知幕后凶手究竟何人教主阅信离教,继而受袭,这摆明了是一场针对教主已久的阴谋,那封信函被教主当场销毁,我等不领其意,但教主明知自己身负内伤,会信后仍坚持离教,这便说明来信者必然对教主了解深重,加之最重要的一点,燕南山探教主踪迹此行,唯我与向右使两人,归教之后,我与向右使并未将教主遇险之事告知他人,但谣言不知何起,在我与向右使察觉之时,教内几乎已经是人人知晓,只是不敢判定教主是否当真遭遇不测了

    这话说得,饶是驴人多次的徐哲,竟然也一时间也感到有些棘手的难分真假。

    这到底是东方不败的篡位手段,还是任我行当真不知为何而出事了?

    徐哲的面色也渐渐沉重如磐,道:若先生所言属实不出几日,我教必定会有一场大难,既然我教教众都能得知父亲出事,幕后黑手若当真与我教有仇,当然也可将日月神教教主身陨,如今神教群龙无首的消息昭示天下

    东方不败赞同道:正是如此。

    徐哲深深吸了口气,总感觉吸到嘴里的空气都是凉的,冷的他的心肺都跟着颤抖起来。

    哪怕他再怎么天泽卓绝,早熟冷静,遇上这样大的变故,一时之间,也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是啊,如果一个不到八岁的孩子,一夜之间父亲身亡,仓促之下以稚龄登上教主之位,偏偏教中正逢大难大劫

    徐哲的心中,这时才终于扯出一个了然的笑容。

    他终于安下了心,因为他已经肯定,东方不败绝对不会杀他。

    东方不败不会杀他,至少最近几年内,至少在东方不败神功大成前,东方不败绝对不会动他,不会动这个任我行的长子。

    任盈盈与徐哲最大的区别,便是任我行自徐哲幼时起,便已然将徐哲当做继承者来看而严加管教,并且徐哲做的足够优秀。

    原著中,东方不败道:教主遗命,将教主之位传继于我。

    而在这里,任我行把徐哲当成下任教主的继承者的心思、举动,可是多年以来,都摆的明明白白的。

    若现任教主已然身死,下任继承者随即暴毙,那么,再登上教主之位的那个人,只要无法彻底完全的以力服人,便绝对是时时刻刻皆如履薄冰,坐不稳那个位子。

    更何况,如今教中任我行的心腹人手仍然不少,不管是为了权利,还是为了忠义,若他这个继承者此刻死了,而东方不败明明神功未成,却接着上位,东方不败所受到的阻力,绝对比原著中还要大上许多,吃好果子的,便绝对不会是我们的东方巨巨。

    而依照东方不败如今的做法

    徐哲的心中升起几丝玩味,东方巨巨这是想趁着他最最无措脆弱的时候,成为他最值得信赖依靠的人,以培养教主的方式,将他这个教主彻底养废?

    此刻,徐哲不妨以最大的恶意,去猜测一下这个野心勃勃的男人。

    几年之后,东方不败神功大成,距离任我行之死已有些年份,他这个继承人也在教主之位上坐了许久,东方不败方可以辅助年幼教主共同掌管教务之名,在这几年中,趁着他年幼无知,对人事教务并非知悉精通之时,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任我行的这批老势力逐渐替换掉

    这样一来,数年一过,不过是故技重施,到时,既没了在上头压着东方不败的任小教主,下头的教众心腹也纷纷换成了东方不败所用之人,这日月神教的教主之位,可就当真是坐的踏踏实实了。

    真是好算计,依照东方今日的做法,加之三年以来的相处教导,以任哲哲对东方先生的信赖,上述猜测若要变为事实,也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了。

    面上,不止被徐哲自己咬破的唇,就连他的脸,也苍白透明的没有一丝血色。

    他看起来正在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努力的让自己去思考方法,却因阅历实力之限,无论如何,也想不出什么有效的法子。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