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比趣阁免费小说 > 王爷小说 > 深有苦衷[综武侠+剑三] > 第167章 二次射大雕8

深有苦衷[综武侠+剑三]:第167章 二次射大雕8

小说:深有苦衷[综武侠+剑三]作者:二闲

    师父你别情绪稍微好点冷静了就不翻旧账算新账!师父你累了就去床上歇息睡吧!

    见此句之后,徐哲久久低头不言,黄药师的唇,是确实张开了的,他似是要说什么,但话都到了嘴边,却又是硬生生的一转,顺着徐哲先前的话,说起了目前冯衡的情况。

    黄药师道:衡儿她本就是不懂武艺的柔弱女子,挨了劈空掌曲灵风不知轻重的一掌,伤了心脾,命门有损,我不休不眠医治三天两夜,勉强吊其性命,现下活着不难,但今后如何保命却是难,而若想要她恢复如昔,身子健康,却是哪怕华佗再世,也多半是无能为力。

    言毕,黄药师的眼神微敛,稍一沉默,又继续道:若是习武之人,血脉不畅之处,可以内力温其经脉,以致扩宽之效,而逐日打通。此法以经脉为基,继而以药物调养修复,如此一来,哪怕今后再不能习武,寒冬之日身虚气弱,小心调养之下,也仍可保身子安好,性命无忧,但衡儿如今先不说衡儿毫不会武,内力不存,哪怕我想温其经脉,配以宝药,经年累月以调内伤

    黄药师长叹一声,道:哪怕我这般想的,衡儿的身子却是太虚,经脉极其脆弱,这以内力一温,怕不是治,反之是毁如此下去,唯有吊命,但如此之下,至多不过一年,便

    见黄药师的面色愈发阴沉,声音也逐渐去了声息,徐哲不禁小心翼翼的试探道:师父,哲儿有一事相问。

    黄药师抬抬眼皮,道:说。

    徐哲的姿态放的更低了,甚至情不自禁的稍稍后退了一步,小声道:江湖上都传闻这《九阴真经》是到了师父你的手里,不知

    徐哲牙关一抖,一提起《九阴真经》,就见黄药师的气势瞬间冷了八度。

    他注视着徐哲的目光愈发莫名,徐哲心中暗道不好,但他尚未来得及再次开口,就听黄药师冷笑一声,口吻莫名道:《九阴真经》?又是这《九阴真经》,好一个《九阴真经》!你当初为了这区区破书跳崖自尽,那两个孽徒为了这区区破书伤了衡儿,判出师门,而你,徐哲风,你如今——

    黄药师本就足足两夜未眠,将近三十六个时辰皆未合眼,期间又经受两个徒弟恩将仇报的悲,大徒儿失而复得的喜,大喜大悲之下的冲击更大,哪怕方才小憩片刻,这会看似清醒,心思深处却早已是压抑的厉害,当下突又听起《九阴真经》四字,竟宛若片刻前怒极断了众弟子的腿一样,心绪失控,怒火攻心,一时之间气冲天灵,当真是恨极了这经书祸害!

    《九阴真经》,《九阴真经》,就好像这世上的熙熙攘攘,全都是为了这九阴似的!

    万事万祸皆因九阴而起!这句话当是分毫不错。

    师父!徐哲深知,黄药师完全误会了他再出现的原因,但就是这般不分青红皂白的一误会,更是让徐哲晓得,此时黄药师的状态堪称不妙。

    徐哲急忙道:师父!你误会了!哲儿的意思是哲儿与师父所想相同,其中根节,无非是师娘毫不会武,经脉太过脆弱,以江湖武林人的疗法,对师娘不仅无益,反而是害,但若以正常人家的法子,却也不是治了师娘,不过是吊着条命,而徒儿之所以问起《九阴真经》,只是想知道师父是否看了这《九阴真经》。

    说话期间,徐哲试着靠近黄药师,他小心翼翼的跪在了黄药师膝边,明显比黄药师小了些许的手,试探的覆盖在了黄药师的手背之上。

    黄药师只感体内的经脉时涨时缩,肌肤又感时冷时热,眼前更是忽而发黑,忽而晕眩,太阳穴汩汩跳个不停,连胃部都在泛酸翻滚,竟比方才小憩休息前还要难受几分。

    这熬了三天三夜从未合眼的感受,当真是让人形容不出的。

    感到有什么东西覆上了自己的手,黄药师本能的就要甩开。

    师父!徐哲却是强硬的按住黄药师的手,不肯放开。

    哪怕是习武之人,在徐哲的记忆里,黄药师的手,尤其是手背,生的从来是貌比读书人的。

    而此刻,明晰而粗糙的触感,自徐哲的手心传来。

    黄药师的手背粗糙了好多。

    压着黄药师的手,看着黄药师的眉间因蹙眉过多而生出的两条纵纹,与黄药师此刻那因多夜未眠而充满血色的眼,以及眼睑下浓沉的眼袋

    一时之间,徐哲心间一抽,感到无比心酸。

    师父徐哲压下心间躁气,稳着声音道,师父,多年前,哲儿说过:除去九阴执念,哲儿为什么要活在这世上?哲儿便是想着,哲儿定要习得师父一身绝学,使桃花岛三字名扬武林,而哲儿一生不求扬名,不求娶妻,不求生子,只求师父不弃,好屈于膝下好好侍奉师父,任岁月过隙流逝,也只盼师父一世安好

    这番话,对于徐哲来说,已经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

    然而此时,只是稍一回想,徐哲便恍然发现,这般的话,那时的景,他竟然是分毫未忘。

    而这般疲惫乃至狼狈的黄药师,是徐哲从未见过的。

    初见黄药师时,他不过是个六岁小子,而黄药师也不过区区一十又九,尚且少年风华,风姿飒爽。

    他缠了这个人许久,终于成了这个人的徒弟。

    但打从那时不,打从初见开始,那萧疏轩举,湛然若神,谋定后动,风轻洒脱的姿态,便从未变过。

    徐哲咬紧牙关,眼眶隐隐泛红,这一刻,他难以控制的恨起了陈玄风与曲灵风,当然更恨的,还是那所谓的无法更改的天命!甚至是他自己。

    师父徐哲的手更用力了,他的指掐进黄药师的手背,甚至失控的在黄药师的手背掐出了道道红痕。

    这痛多少唤回了飞散的神智,黄药师充满血丝的双眼一怔,他拧着眉,松开掐住太阳穴的手,继而又睁开眼,映入眸中的便是一道模糊的黑影。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