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比趣阁免费小说 > 王爷小说 > 深有苦衷[综武侠+剑三] > 246.死战襄阳9

深有苦衷[综武侠+剑三]:246.死战襄阳9

小说:深有苦衷[综武侠+剑三]作者:二闲

    黄药师阅遍百家武功,徐哲但字一出,他便了然道:但,此法也只对身怀内力之人有效。因此,对于冯衡来说,仍是无用之法。

    徐哲点头,转而又道:但师父有所不知,这《九阴真经》,尚且有一总纲,该总纲以梵文书写,它可以令身无内力之人自通七经八脉2,而师娘当下最让人头疼的问题便是这七经八脉!但若借助这九阴总纲,师父只需细心将师娘照顾好,待师娘的身子稍好后,便授以总纲其意,让师娘的经脉自通,起固经强脉之效,如此之后,再以内力温之熨之,配以草药辅助,假以时日,必能达到师父口中的‘若师娘身怀内力,乃习武之人,这被曲灵风伤的一掌,便也不会成了致命大患了’。

    说罢,徐哲微微一顿,又摸摸脑门笑道:师父并非迂腐之人,其实,哪怕哲儿今日不说若是师父难以在近日内寻到医治之法,就算曾经不屑翻一翻这《九阴真经》,也定是会为了师娘而去做的。

    徐哲说这话,也只是希望黄药师听了舒心,毕竟,徐哲心中又想,若不是他回来这一趟,曲灵风等人定会与那店小二描述的一般,卷着九阴离了岛

    这人,一去不返;这经,去之难寻;而这之后,就是冯衡逝世了。

    徐哲后面的这些话,黄药师没有听进耳里。

    他一时怔怔,脑中反思思索方才徐哲所言,若徐哲所言非虚

    他在心中仔细琢磨了一番,很快便心有决断

    只要那九阴总纲当真这般神奇,可让身无内力之人自通经脉

    这最最困扰黄药师的经脉脆弱之惑,自然也就迎刃而解。

    沉默片刻后,黄药师沉沉低笑出声,继而转为高声大笑,积久之郁色终于大去。

    见黄药师终于面色大霁,徐哲不禁心间一松,也微扯嘴角,眉眼柔和,无声轻笑。

    黄药师大喜过望,当下便觉得疲意去了大半,拉着徐哲便要好好的商讨一番。

    徐哲本是不满的道了句:师父,你再稍微休憩上一、两个时辰,再来与徒儿商讨吧。

    这心事一解,心绪一纾,心病一去,黄药师的心情霍然大好,憔悴疲惫之色紧跟着就明霁三分,满脑子都是各种待冯衡经脉稳固后的医疗之法。

    这会,听徐哲劝他休息,黄药师大笑伸手,反拍徐哲肩膀,力道极重,打的徐哲一个踉跄。

    更没有师徒爱的是,黄药师拍了拍徐哲的肩,又顺着那肩的高度,比了比自己的胸膛之下。

    身高梗已被玩坏·徐哲:

    黄药师:你这小子,五年过去了,平安回来是好,但怎的这脸还是这般嫩,个子还是这般矮,方才瞧着你与默风抱在一起,可不就是跟你最小的七师弟的怀中,再抱了个比他还要小上三岁的小师弟似的!说罢,黄药师的手又重重的压上了徐哲的头,反复的揉了又揉。

    徐哲:我这是修炼了每过三十年就要返老还童一次的神功你信不信!

    情绪大喜大怒的狮虎虎,真让人一时之间有些不适应。

    不,心情一好就拿他来看玩笑的狮虎虎,真是不给徒弟面子_(:3」∠)_。

    徐哲忍着头上那只不安分的手,结果忍啊忍啊忍

    狮虎虎还在揉_(:3」∠)_。

    师父。徐哲闷闷的叫道,你揉够了没啊然后故伎重演,不给狮虎虎开口机会,张嘴便转个话题,道,师父,你看现在师娘的性命无忧,将来若小心注意调养,长命百岁也不是问题,你的气——至少是针对五师弟、六师弟、七师弟的气徐哲不敢说是迁怒的气_(:3」∠)_

    徐哲慢条斯理道:你对三位师弟的气,想必也消了不少,不如你看这样,我这就先去把三位师弟断了的腿接上,碾些药膏给他们敷着,再接着开几幅方子,吩咐哑仆们把药熬上

    徐哲童颜巨矮的身子一弯一转,逃开黄药师的揉头魔掌,便灵活窜到了黄药师的身后。

    徐哲的掌心贴上黄药师的背,大胆放肆的推着黄药师朝前走。

    而且!狮虎虎没阻止他!纵容他以下犯上推师父诶_(:3」∠)_!

    徐哲便走便道:至于师父你,便在徒儿做这些必要的事情时,稍微休息一会,哲儿跟你保证,待帮助师弟们回屋躺好了,就立马过来叫醒师父,绝不让师父多睡一刻,立马和师父好好商讨师娘之事可好?

    徐哲仰着头,对着黄药师使劲的瞪大眼,比心真挚

    徐哲话痨劝道:师父,哲儿去帮师弟们疗伤后,哪怕要再和师弟们分别叙个旧,至多也就一个时辰,而师娘的身子,也绝对不会因这一个时辰的差别,就出了什么差错,倒是师父你,别是师娘还没好,师父你便又倒下了,到时候这岛上唯我一个行医的,哲儿的心是偏的,定是想先帮师父,可师父与师娘又是比翼连枝,伉俪情深,哪怕师父病着,也定是想让哲儿先去帮师娘的,可哲儿心下却又

    徐哲正理歪理一大堆,怎么绕圈怎么来,但最终却是自己越说越头晕,绕着绕着便把自己也给说进去了。

    徐哲如此聒噪罗嗦,叽叽喳喳比鸭子还烦,黄药师却是未有丝毫怒色。

    待到徐哲的声色都有些变了,黄药师才起身走至桌边,他指尖一动,又翻起一个杯盏,继而提壶倒水一杯,指尖一弹,只见杯中水面平静无纹,无波无动,那盛满水的杯子,却是自黄药师的手里直直的弹至徐哲身前,眨眼之间便是递水一杯。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