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三七中文网笔趣阁 > 奇遇小说 > 炮灰女的华丽逆袭 > 第77章,胆大包天

炮灰女的华丽逆袭:第77章,胆大包天

小说:炮灰女的华丽逆袭作者:终极反派

    今日哀家寿宴,你小小年纪痛失双亲,其情可悯,皇上日理万机确实是有失察的地方,但你也不该迁怒,谅你年纪小不懂事,你乃莫家孤女,哀家与陛下都不会亏待与你,今日之事到此为止。

    你们都不相信我对么?小兰扫了一圈,目光嘲讽至极。

    在看向三皇子的时候,点点头,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众人再次愕然,本以为还有下文,结果却不像他们想象那样,让人觉得吃鱼刺卡在喉咙一样难受,难道你不应该证明自己说的是真的?冒着得罪皇上的风险就为说这些模棱两可,没有真凭实据的话。

    太后寿诞,明日所有众臣都得进宫贺寿,小兰提前找了义父密谈一次,比起杀人不眨眼的三皇子,顾念旧情的周王,显然更值得信任。

    这一晚注定是个不眠夜,一队黑衣人行动迅速敏捷,每年的太后寿诞,都会很热闹,以孝治天下,以名安百官,皇帝自是煞费苦心。

    他们将被关押在冷宫的皇帝生母,趁着黑夜带了出来,孝惠皇太后与先皇乃是原配发妻,却被亲生儿子打入冷宫。

    城外百里处,来自北漠的大队兵马日夜急行,其他几位王爷,周王并不准备结盟,与他而言,不过是几个跳梁小丑。

    周王看着幽幽放光的月色,想起当初先皇,他与楚天阔乃是八拜之交的兄弟,战场上刀光剑影,一路杀伐都可安然无恙,却未曾想死在自己亲儿子手里。

    他为了陵越国的江山稳固,曾经亲自上阵杀敌,又为兄长挡了致命一箭,后被封为陵越国唯一的异姓王。

    往事一幕幕记忆深刻,他的眼神越来越悲痛,被亲生儿子背叛,完全可以想象出兄长临死之时有多么痛苦与愤怒。

    回到房中,小兰辗转难眠,这些日子始终困扰她的是凶手,玉竹明明知道,也不知觉得说出来自己不信,还是压根就是胡说八道,没有说是谁!皇位之争她没兴趣,至于玉竹说的予她妻子之位,皇后之尊,更是可有可无。

    来这个世界如此久的时间,偶尔想起家人,仿佛是上辈子的事情,岁月将这份亲情打磨的不像最初一样热烈,却如温泉一样想起就心中温暖,小兰已经不像最初一样,却愿一直尽己所能,用自己的方式守护这份亲情,这也是她坚定完成任务的信念。

    华灯初上,天空烟花朵朵绽放,喜庆的气氛充斥整座京师,太后寿诞,举国同庆,皇宫之内宴席如长龙,人影绰绰,热闹如菜市场,百官已到齐,还有四位王爷也入了宫,这一次连下至文武百官的女眷,上至公主、郡主,各宫妃嫔。

    太后雍容华贵,谈笑间慈眉善目,给人亲近随和之感,旁边皇后陪座,连皇上都坐到了下手位,可谓是一时宴席上最尊贵的人,她举杯,底下所有人都得一同举杯,小兰坐在人群中很不起眼,她的对面是义父周王,左右两侧都是公主。

    小兰目光搜寻,从皇上,到皇后,再到下手位的众多皇子与公主,确实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三皇子带着恶鬼面具,在一众俊美的皇子中十分扎眼,犹如一群凤凰中混入一只退了毛的麻雀,事实上以毒门的能耐,那点胎记真不算什么。

    她勾唇一笑,将酒杯重重放在桌上,宴会人虽多却都很安静,这样的响动如同平地一声惊雷,将所有人的注意吸引了过来,有好奇的,诧异,不解,厌恶等等各种目光交织,小兰拂袖起身神情不卑不亢,仿佛面对的是平辈人,毫无尊敬与惧怕之色。

    你是?太后目光深沉,疑惑问道。

    忘忧不得无礼。周王摇摇头,面色严肃训斥。

    二人同时开口,三人彼此互看一眼,诡异的气氛有片刻的凝滞,皇帝笑容收敛,目光阴沉盯向忘忧郡主,二皇子萧睿目光焦急,想说些什么,犹豫了一下终是没开口。

    小兰给义父一个放心的笑容,她知道对方有打算,不管是哪个朝代,真正掌握兵权的人才是真的拥有实力,周王虽没有天下一半的兵马,拼一下还是有希望推翻这个皇帝统治的,但也只是有希望而已,她要的是万无一失,这可是她的任务。

    陛下,您孝感动天也爱民如子,这次寿宴热闹非凡,本郡主出生乡野真是大开眼界。

    这番话本是赞美,可她用漫不经心的语气说出来,给人一种蔑视嘲讽的感觉,不由让人倒吸一口凉气,凌越国敢如此对皇帝说话的,这忘忧郡主绝对是第一人。

    只不过陛下,这里有一卷您的秘史记录,说陛下其实生母另有其人,乃是孝惠皇太后,您对外说她老人家已经驾鹤西去,其实被秘密囚于冷宫之中,这可与陛下做事的

    大胆!皇帝爆喝一声,使了个眼色让羽林卫将这个不知死活的郡主拖下去。

    如果陛下动我,说明您心虚了,证明本郡主说的一字不差。

    凭你在此胡言乱语,朕便能摘了你的脑袋,你辱极皇太后已是死罪一条。

    就像十年前莫家满门被屠杀一样,陛下多杀一个确实也没什么打紧,其实我真正的身份是莫璃洛,莫家幼女,离家时不过才八岁稚童。

    她每说一句,百官犹如被扔了一枚枚炸弹,这样的事实实在是让人难以置信,更不明白为何会这样,莫家的幼女,莫家当年的灭门惨案,陛下也没有查出幕后真凶,难道真是她回来了。

    你是莫家人?二皇子惊呼一声。

    是,当我从尸体堆里一步一步走出来,我便发誓要找出幕后真凶,却万万没有想到是当今圣上,真是天大的讽刺,陛下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需要暗中出手灭我莫家上下百口?

    她说这些话的时候,感觉心中一股滔天怨气,看向皇帝充满了恨意,声音冰冷彻骨寒凉入心。

    朕从未做过,若你是莫家孤女,看在莫爱卿当年为朝廷的贡献,今日之事朕可既往不咎。皇帝的声音很压抑,就算是旁观者,都能听出他压抑背后的滔天愤怒与杀意。

    羽林卫在宫里混久了,知进退,看这情况立刻停止拿人的动作,退至两旁原地待命,这里任何一个人都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

    苏子玉暗暗叹了口气,目光怜惜看向忘忧,原来她还有如此不幸的童年,倒是看走了眼,平日里活泼开朗实在是不露任何痕迹,直到此刻才看出她的满心恨意。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