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笔趣库三七小说网 > 王爷小说 > 江湖尘事 > 第五十四章 禽兽不如

江湖尘事:第五十四章 禽兽不如

小说:江湖尘事作者:江南剑

    慕容寒山忽然出手,剑光一闪而过,剑又回了鞘中,仿佛他没有出手过。

    而这个拿刀之人的手臂连着刀子一起被卸下,此人先是愣了一下,似乎不能相信眼前所见,接着他的惨叫声不绝于耳,并企图用左手去捂住伤口,但断臂处血如泉涌,又怎能捂得住没过一会,他的惨叫声就变得虚弱起来,原来人已经昏迷过去。

    其他四人无不被慕容寒山惊人的身手所震惊,直到此人昏迷过去之后,这才齐声喊叫一声,每人都抽出兵器,试图一起向慕容寒山围攻过来。

    慕容寒山剑光再出,四人打着旋儿倒飞出去,每人眉心要害都受了致命的一击,这次慕容寒山杀死他们,非常小心地没有让血溅上自己的衣服,他对其他人的血都不甚在乎,但是这五个人,他却嫌他们的血脏。

    那名被倒着吊起来的孩童也看到了慕容寒山杀死这五名恶人的场景,被吓得说出话,他年纪幼小,分辨不出是非,不知道慕容寒山出手是为了救他,还以为他们都是一伙的,慕容寒山杀人不过是为了单独吃他,所以当慕容寒山来到他旁准备救他下来时,他吓得哇哇大叫,让慕容寒山不要靠近他。

    慕容寒山知道孩子受到了惊吓,把自己看成了杀人恶魔,他当然不会怪罪孩子,他一剑削断了吊着孩子的绳子,将他救下,又为他解开脚上的绳子。

    孩子脸上带着无尽的惊恐之色,浑身颤抖,就连话都说不出来,慕容寒山心中怜悯之意大起,他脱下自己的外衣给孩子罩住,不过他衣服太长,慕容寒山将衣襟撕下一段,又将袖子撸起来,这才能穿上。

    慕容寒山柔声道你放心,我是好人,你叫什么名字

    小孩听慕容寒山语气温柔,和准备将他煮了吃的那些人不同,他终于嗫嚅着说道我叫虎娃。

    慕容寒山又问道那你的爹娘呢你知不知道你住在哪里

    虎娃说道爹娘从家里带我出来,走到这边没多远,就遇到了他们,爹和娘都被他们杀死啦

    慕容寒山暗暗叹了一口气,想不通这几人为何不吃孩子爹娘的尸体,反而要来吃孩子,他问道你爹和你娘在哪,你带我去看看,咱们将他们埋了。

    别看虎娃只有五六岁,但十分懂事,想来是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之故,他引着慕容寒山来到他爹娘的尸体旁,见到了两个骨瘦如柴的尸首,登时明白了那五名凶人为何不吃他们,因为他们身上早已饿得皮包骨头,全身也没有几两肉,想来是这对夫妻千方百计弄到些吃的,自己舍不得吃,都给了孩子,因而孩子虽说不上胖,但也不算太瘦。

    这是一对值得尊敬的夫妇,慕容寒山唏嘘一番,准备将两具尸首给掩埋了,虎娃见到爹娘的尸体,又趴在他们身上大哭起来,慕容寒山不去理会他,自己在旁边挖了个坑,准备将两具尸体埋了,可是虎娃怎都不同意,哭得撕心裂肺,慕容寒山叹了口气道他们已经死了,死人讲究入土为安,你难道忍心他们死后还不安宁么

    好说歹说地劝说了一通,虎娃这才躲到一边转身嚎哭,慕容寒山在孩子的哭声中,给夫妻两人堆好了一个坟头,又削木为碑,算是以后有个记认,只不过虎娃说不清他爹娘的名字,慕容寒山便在墓碑上写道虎娃爹娘之墓。

    弄好这些,慕容寒山牵着虎娃向回走去,虎娃兀自在哭啼不止,慕容寒山刚刚经历了一番人间惨事,心情极为败坏。

    回到他们歇息的山丘,风意门的三人见到慕容寒山半夜出去,竟带着一个孩子回来,无不感到惊讶,他们看得出孩子身上穿的是慕容寒山的衣服,吕长虹问道发生了什么事这小娃娃是谁

    慕容寒山不愿再提今晚所见,只轻描淡写地说道这孩子父母遇到劫匪被杀害,只他活了下来。其他便不愿多说。

    吕长虹随觉其中定有其他隐情,但慕容寒山既然不愿多说,他又岂敢多问只能将疑问闷在肚子里。

    这一夜几人不但在饥渴和寒风中度过,期间还伴随着孩子不断的哭啼声,实在是难熬极了。

    天亮的时候,虎娃发起了高烧,估计是昨夜被剥光吊在树上,受夜风吹拂,又加上惊吓,所以得了风寒,这么一来,对于慕容寒山来说,他身旁不仅有一匹瘸了腿的马,还带着一个生了病的孩子,让他十分苦恼。

    不过好在有吕长虹等人在一旁跟随,慕容寒山将虎娃放在他们的马上,吕长虹道咱们这么走,对孩子也不好,剑神前辈若是信任小的,便将这匹瘸马留下,我们三人牵着去汉中,绝不至将它吃了,剑神骑着晚辈的马带着孩子先走,到了汉中赶紧找大夫给她诊治,这样两不耽误,你看如何

    慕容寒山别无他法,只能答应下来,他对吕长虹点了点头,表示认了他这个人情,接着他也翻身上了马,让虎娃坐在他身前,他一抖马缰,马儿如一阵风般向前疾驰起来。

    风意门并不缺钱,绝不会单纯地为了官府的招募而来,但从他们几人的坐骑就能看出来。

    不到晌午,慕容寒山就带着孩子进了汉中府,他不敢停歇,进城就打听郎中的所在,并将孩子尽快送了过去。

    虎娃所得的不过是普通的风寒,再加上慕容寒山为他送医及时,郎中给虎娃熬了一大碗浓浓的药汤,虎娃一口气喝完,发了一身大汗,风寒就此痊愈。

    慕容寒山付了诊金,决定带虎娃离开,那郎中对着虎娃左看右看,忽然说道这孩子似乎还有些不对劲,我医术不够,我去请我的师父过来看看。

    慕容寒山见这名郎中年纪依然老大不小了,他的师父还不知道老成什么样,既然是为了孩子好,他自然没什么好说的,便陪虎娃在郎中家等候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脚步声传来,似乎有一大群人赶到,慕容寒山赶到有些不对劲,走出屋子,看到外面已经被官兵重重围困了起来。

    睡到中夜,慕容寒山忽然被一阵异响惊醒,饥渴交迫下,本就睡得很浅,慕容寒山听到风中带来远处山林中传来的极为轻微的叫喊声。

    而等风过去,一切又恢复了宁静,仿佛就是自己的错觉。

    慕容寒山扭头看去,风意门的三名弟子还在旁边熟睡,根本没有听到一点动静。

    在慕容寒山躺下来睡觉时,这批瘸了腿的马就一直趴在他旁边,慕容寒山没有拴住它,它也没有离去,不知道是对慕容寒山心生感激,还是它也知道附近没有青草和水,就是离开,也不知能去哪里。

    慕容寒山站起身来,准备将马留下,自己顺着风吹来的方向去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吕长虹等人听到慕容寒山起身的动静,也跟着醒来,慕容寒山说道劳烦你们看顾一下我的马,我到那边去看看。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