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出版书 > 奇遇小说 > 绝命医尸 > 200、戏这么多

绝命医尸:200、戏这么多

小说:绝命医尸作者:燕云小阿摸

    沐初阳的嘴角忍不住就抽搐了一下——桥头周围其实是一片颇为空旷的所在,有水面,有桥头栏杆,有周遭地面上的矮小灌木,比较而言,佟宛如手里的那把伞,才是那片区域里的制高点。

    此时,天顶上又划拉过了一道闪电,简直好像是在警告沐初阳——雷雨天的时候就不要随随便便出门找死了。

    沐初阳龇牙咧嘴了一番,开着车慢慢往前哧溜,离得近了,越能看清佟宛如脸上的表情——那是一种无比可怜的让人一看就想要将其搂在怀里好好安慰的神态。

    何必戏这么多沐初阳心里嘀咕着,估计这个距离应该已经能让佟宛如看见了,于是他抬手打开了车灯。

    佟宛如的脸上显出了一种终于等到了曙光的神情,身躯颤抖着,甚至连伞都拿不稳了,于是下一刻,她一抬手,将那把伞直接丢在了地上,而后冲着沐初阳车的方向奔跑了起来,大雨转眼便将她淋了个湿透,甚至连衣服都透明了。

    沐初阳估算着距离,转了下方向盘,车体打了个滑,刚好就横在了佟宛如的面前,车门正对,沐初阳一抬手,便将副驾座上的门给推开了。

    佟宛如好像直到这个时候才意识到自己的狼狈,手足无措起来。

    上车啦,你要是就这样淋生病了,你家里人还不得把我大卸八块?沐初阳催促了一句。

    佟宛如点了点头,钻进了车中,正试图向沐初阳说些什么,沐初阳已是一块毛巾扔到了她的头上:擦一下。

    佟宛如乖乖擦头,她直到这个时候方才发现,原来沐初阳的身上也是湿漉漉的一片,显然也是在这雨里经历过的。

    但是现在这气氛明显已经尴尬了起来,使得佟宛如准备好情绪饱满的告白,一时间竟有些不合时宜了起来。

    沐初阳带着佟宛如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沐初阳的办公室边上有个小套房,有浴室有床铺,平常他在实验室熬夜之后,也会在这小套房里面假装休息一下,免得自己表现得太过超人让人起疑。

    佟宛如被打发进了浴室,出来的时候,门边已经备好了更换的衣物——衣服是沐初阳的,尺码有些大,佟宛如穿着松松垮垮,竟显出一份慵懒的性感来,而沐初阳独自一人坐在外间的办公室里,根本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佟宛如已经在洗澡更衣的过程中重新梳理了一番自己与沐初阳之间的关系,此刻已是胸有成竹,便轻手轻脚却又毫不迟疑地推开门走了出来。

    你没必要亲自来解释啊?沐初阳显然察觉到了佟宛如的动静,但是头也没抬,就这么问了一句。

    更没必要做这么多的戏。沐初阳又补充了一句,这样只会让我对那位倪永诚天师更加戒备,甚至连带到你。

    这不是做戏。佟宛如深呼吸了两下,轻咳了两声之后回答道,这是一种先发制人的,以展示自我折磨的手段,来争取别人原谅的方法。

    哦?沐初阳挑了一下眉毛,终于回过头来,与佟宛如直接对视,负荆请罪?你有什么事情,需要我的谅解?

    我向你隐瞒了永诚叔的存在。佟宛如很老实地回答,甚至可以说,你我之间的这份姻缘,也是他一手促成的。

    这可不是什么美满姻缘。沐初阳嗤笑了一声。

    但是对我来说却足以无憾。佟宛如说道,一步一步地向着沐初阳走近,最后更是直接半跪在了沐初阳的膝前,仰着头,楚楚可怜地看着沐初阳,身上的衬衫松松垮垮香肩半露,整个姿势都有一种无意之中的刻意感。

    不管怎么样,你都已经是我的丈夫了,而且,我们还拥有了一个那么完美的婚礼。佟宛如喃喃地说道,眼底一片水光潋滟。

    难道你当真了?沐初阳觉得自己的眼皮好像也随之跳了两下。

    我一直是认真的。佟宛如一字一句地说道,如果我不认真,你觉得我会画出‘日出’那样的画吗?

    的确,永诚叔对我提起过你——汤礼煌出事的那段时间,我的身体也有些莫名的不适,永诚叔有所感应,便来嘉淞见了我一面,那个时候他顺便替我算了一下姻缘,结论是——与我姻缘相连的另一头,不是人类。

    其实我那个时候可吓坏了,心想总不成到头来,我的姻缘线是和小白联系到一起了吧。佟宛如甚至还自嘲地笑了一下。  

    佟宛如正无比开心地折腾着如今手里的这份生意,觉得自己已经成为了嘉淞实质上的女王,好像沐初阳从此以后彻底消失都无所谓的时候,沐初阳给她发送了一条讯息。

    倪永诚是谁?沐初阳的信息看起来好像只是随口问一个人名——佟严宇将倪永诚招来嘉淞的事情,大家都没有对佟宛如提及过。

    沐初阳这么问,其实也是想试探一下佟宛如的反应,好根据这反应来推断你倪永诚在佟宛如心目中的地位,并进一步完善自己的计划。

    佟宛如在看到这么句问话的时候也愣了一下,甚至生出了一丝莫名的心虚来——其实追溯一下缘由的话,她一步步地将沐初阳给绑到自己身边来的这些过程中,她的一切行为,其实都离不开倪永诚若有似无的指点,但是,佟宛如却从未对沐初阳提起过倪永诚这个人。

    他到底是用怎样的口气来问我这句话的?佟宛如皱起了眉头,一脸的纠结,如果他是当面对我说这句话的话,我还能通过他的表情勉强推断一二,可是他现在就只留给我这么一句话

    不过,他既然已经知道了永诚叔的存在,那么他继续追究下去的话,会不会意识到自己其实是被算计了?佟宛如的心里突然忐忑了起来,他会因此而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吗?会不会对我也心生抗拒?

    是了,不管这句话是什么口气,以他的性格,会当面对我问这个问题的话,就意味着他其实已经见过了倪永诚,并且知道了倪永诚的身份他会不会全部都知道?佟宛如情不自禁地瞪大了眼睛,因为她的潜意识在告诉她——这种事情,是真的有可能发生的,甚至,会是可能性最大的一种猜测。

    这么长一段时间以来,他甚至都没有主动联系过我一次,这回突然向我打听永诚叔,必然是他自己已经将该查的查一遍了。佟宛如深呼吸了几次,平静了心神,好像头脑都因此清醒了不少,原来他这是在逼我站队呢。

    于是,沐初阳的那句问话,在佟宛如的视线中,便已经演变成了一个威胁:我和你那位永诚叔已经结下怨了,所以,现在,你还想要当谁的朋友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