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新笔趣阁免费完本小说 > 男校女校 > 卜阴匠 > 第十八章 奇葩(3)

卜阴匠:第十八章 奇葩(3)

小说:卜阴匠作者:叶青魂

    当他说到不花一分钱翻后墙玩够整个公园时,我终于忍无可忍说了一句:你真会过。

    张先生聊在兴头上,没注意我在揶揄他,还是继续得意地说:我老婆就嫌我抠门,我哪是抠门,像她那种大手大脚花惯了的人,我管教管教她还不乐意了。

    你还真别说,我家邻居每个月都在物业总阀上偷水,我说带我一起去他都不愿意,有好处不分别人,这才叫抠!

    我呵呵笑着一脸黑线,于是剩下的半程一路无语。

    张先生的家位于城南的一个公寓里,看样子是租住的,这种单栋公寓在我们市里很多,因为没有专业的物管公司一般租金不贵,很难想象一家上市公司的高管会屈尊住在这里,走到楼下的时候我闻到一股猫尿味,心想和张先生的风格还是蛮搭配。

    我见过很多抠门的人,大部分人抠门是因为本身收入不高,于是节流限制消费,但张先生这种人很少见,这位天之骄子为了节约公摊水电竟然连公区的节能灯都给拔了。

    我每天摸黑都能找到门,点着这个灯4时不灭,多划不来还便宜了别人。他一边按门铃一边说。

    张先生的老婆长得很漂亮,因为身怀六甲一直在家安胎,我进门之后迅速起局找到了可能被放置厌胜的几个方位,为了保险起见我让张先生自己去翻找,自己站在一旁看。

    自从进了这间屋之后灵摆跟疯了似的抖动,尤其是在接近张先生老婆的时候,如果不是上衣袖子套着,我相信灵摆会飞奔她而去。

    张先生很是肉痛地打开全部灯翻了半天,愣是没找着什么可疑的东西。

    我有些哑然:厌胜物如果想长期起效,需要根据施法者不同的八字放在生、死、惊、杜几个门中,但这几个位置已经被翻了个底朝天,却一点发现都没有。

    难道不是厌胜?一时间我心里也没了谱,但看他老婆的症状,完全不像被下降的样子,南洋邪法肯定不是了,巫蛊这种东西和厌胜本来就是相通的,没理由我不会发现。

    这时珞溪忽然打来电话,问我在干嘛,我说在客户家里,电话那头说这段时间进了一些开运吊坠,问我有没有客户需要,我说晚点再说吧我这正好在工作呢,于是就挂了电话。

    此刻我却在脑海里极力回想当时为顾姐制作截运制时的情形,每个环节除了底料用的是阴物之外,没有任何差错,难道是我选的那两种阴物入了灵?

    见我说办公区有煞气,张先生也是被吓得后退一步:你赶紧给我看看,到底是谁想害我,一定是顾雯雯,绝对是她,这两个星期她被我说得最惨,哦对!张倩也有嫌疑,还有罗丹和沈从志!

    我没工夫听他叨叨,张先生瞬间已经说出了五六个名字,看来平时果然没少得罪人,而他嘴里说的那个顾雯雯,应该就是我的客户顾姐。

    张先生还在一旁啰嗦:我就奇怪了,这些人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我平时对他们严厉就是为了他们好,像我这么优秀的人,愿意给他们指点工作上的不对已经是对他们很大的帮助了,竟然还要害我,等我查出来是谁,一定要好好惩罚他们!

    我真是不耐烦他的言辞了,便打断了他:抱怨起不了作用,你现在的情况是不是自己事业受损,家里也出了问题?

    他连连点头说是。

    我心里有些纳闷:我施的截运制只针对总体运程,而且放置在办公区,按说不会对家里造成任何影响,为什么他老婆怀胎也会受到威胁?

    自己施的厌胜需要自己解,这好比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要走完,如果吕布和珞溪在场,一定会背地里笑话我,我也顾不上想这些,迅速锁定了生门中放置截运制的位置。

    在张先生办公室左侧有一个内嵌式的消防栓,因为写字楼的装修一般讲究整体性,这个消防栓嵌在墙体里不是很打眼,如果没有遇上火灾或者消防检查,这个地方一般不会有人注意到,我悄悄伸出右手让灵摆去感应,但奇怪的是,灵摆完全没有反应。

    这说明截运制本身没有大灵附着在上面。

    于是我长舒了一口气,对张先生说:我知道怎么破解厌胜,但这次有人对你的家人和你同时下手,我现在只能解决你的问题,你家里还需要单独处理,我报个价吧,破法要伤我的福报,先算这笔,你给八百就好,图个吉利。

    什么,就过来看一次收我这么多钱,你怎么不去抢银行呢?张先生大概是被我的报价惊呆了,眼睛瞪得比刚才还大。

    说实话这个价虽然是我随口报的,多少还是有点随意,但因为这个厌胜本来就是我施的,现在又要自己解,我只象征性说了八百,没想到他反应这么大。

    我只好说:要不等我确认了你家里的是什么东西以后,再整体报价给你,在这一行里你可以打听我,我收费一向公道,但我不保证你家里那个东西能便宜处理,希望你想清楚。

    张先生低头算计了好久,终于很不情愿地说先带我去家里看看再说。我摇摇头,收拾好手里的粗盐便要离开。

    喂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没礼貌,你洒一地的东西你也不收拾收拾就走?张先生忽然拦住了我。

    我没好气地说:我这是为了破法做准备,再说你公司有清洁工啊,难道要我自己扫干净,再说了,公司是你家开的么?这么上心。

    被我顶的说不出话的张先生只好抑郁地跟我离开公司,路上一边开车一边诉说他的发迹史。在我看来张先生就是一个被成功学洗脑的非成功者,相信自己比别人强很多,天之骄子般的充满了优越感。

    他从学用上学期回收的书皮包新课本开始,一直说到大学的时候带全宿舍的人出去免费蹭吃蹭喝,神情里充满了得意,好像带着一帮人去喝市政广场的免费直饮水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因为足够节约。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