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新笔趣阁免费完本小说 > 男校女校 > 卜阴匠 > 第二十八章 有人破我的法

卜阴匠:第二十八章 有人破我的法

小说:卜阴匠作者:叶青魂

    奇门八门中,艮宫生生落在死门上,不管今天哪个星官值守,今年什么流年,这户人就是无后的结果。

    在死门上,堆放着一口有些年头的红漆箱子,这口箱子放在这个方位上一般人不会注意,而我一看便知道正是这口箱子改动了整栋屋的格局,于是三兄弟中最的奚老师得以保全,而屋外正北方朱雀位上正好杵着一座不高但很绵延的山包,合了五煞位的煞气后,正好是个名为凤雏的格局。

    意为后代昌平,绵延不绝。

    有一点我没想明白,如果让我来判整栋屋的风水格局,我会给出一个户主迁址的建议,而不是死守在这个会让自己断子绝孙的位置上,常言道,人生有两次改变后代命格的机会,第一是祖屋选址,其二是阴宅定穴。奚老师家父母辈往上都不在本地,这栋房子就算做祖屋了,自然对后代有不的影响。

    饭后我们找了个理由离开四处走走看看。

    奚老师很紧张地跟在我们身后,我们走他走,我们停他停,这幅六神无主的样子让我觉得有些过意不去,便问:奚老师,你爸妈家堂屋那口箱子是什么时候放在那儿的呀?

    奚老师侧头想了一会说:好像是我成年以后就放那儿了,我妈性子倔,有几次我回来都觉得那个地方放个箱子很碍事想挪开,她死活不肯,久而久之我也就放弃了。

    我趁着四下无人,掏出随身带的袖珍罗庚,马上测定了整个村子的方位。这座村子位于一处山脉下,多数建筑依山而建,乍一看我便断定这个地方应该是龙穴砂水明禽案,忽然想明白了为什么奚家老两口一定要守着这栋房子不放了。

    想到这里,我心里忽然升起一丝不解和疑惑,看看跟在身后的奚老师,他完全没察觉到我的变化。我在心里暗自做了盘算,便拉着二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几句,不知不觉天色已黑。

    等回到屋里时,见老两口准备洗洗睡了,乡下地方娱乐生活很有限,奚老师的爸妈当年也是文化人,肯定不会和一般乡村农民一样跑家串门聊天度日,看样子是看完电视准备就寝。

    乡下地方,你二位就将就一下吧,隔壁有间屋一直没人睡,等会让从文(奚老师)收拾收拾,你们也早些休息吧,明天还有工作呢。奚老太太很客气地招呼着我们,看得出来这家人很有教养,忽然我心里泛起了嘀咕,以为自己猜错了,但随即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因为奚老太太临回屋前说了一句:夜里风大,你们关好门啊,晚上别起夜省得着凉。说罢还略有紧张地看了屋子里一眼。

    唉,我妈就是心善,人特别好,这次我女儿出事和家里出事,我都没忍心告诉他们俩,也不知这事究竟能瞒多久。奚老师看着年迈的父母进屋歇息,眼角泛起了泪花。吕布闻言也是一阵长吁短叹,说难得奚老师有这份孝心,也是不易了。

    时间终于走到了深夜,我隐约听到奚老师在隔壁传来阵阵轻微的鼾声,吕布和我住在偏屋,经过这些时日的磨练,他已经和我形成了一定默契,知道今晚我有事,于是根本没睡着。

    出门的路上,吕布很诧异:青哥,往回你都是不赚钱不出门的,这次怎么这么积极,这奚老师家出的事能和我们有多少关系?

    我白了他一眼:你知道个屁。我感应到我的厌胜失效了,你知道对于我们阴匠来说最严重的事是什么吗,就是厌胜被人破了!

    啊,你是说,有人破了你的法?吕布这才知道我为什么着急,瞪大眼睛问我。

    我还不确定是有人破法还是撞见什么厉害东西了,总之就是放在他家的三个厌胜物没一个管用,都破了!我气急败坏地说道,心里一阵阵犯晕,如果这次又遇见什么高手,我能怎么办。

    还有一件事看上去不是巧合,我刚给孟姐施了克己制,回头奚老师家就兜不住了,我不觉得二者之间没有联系。这背后一定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

    我们市距离四川广安足足三个时车程,等赶到的时候天色已经黄昏,奚老师家住在广安外围的一个山村里,而广安本身位于川东,和湖南湖北交界,自古以来都不太平。

    我所说的不太平不是指世道,而是这处地方古时候就有巫傩的存在,想到这里我更加惴惴不安。

    奚老师一家虽然都是书香门第出身,但因为特殊年代父母遭受了不公正待遇,浩劫过后二人从牛棚里重获自由,但却失去了在县城工作的机会,于是接下来几十年都在山村里当学老师。

    奚老太太和奚老爷子都很和善,见奚老师带我们回家了,都有些诧异,但还是招呼的很周到。奚老师只得谎称我和吕布是他一个课题组的老师,回来采风考察的。

    这荒山野岭的有什么好考察的,来,尝尝我们自家收的菜!奚老爷子招呼我们坐下,这会正赶上开饭时间,于是我们就跟着坐到了饭桌前,放眼一看桌上全是素菜,可见老两口平时也挺节俭。

    打从进门的那一刻我就知道,这栋农家屋看似寻常,但已经被人改过局。

    改过局是我们行内的说法,风水讲究格局,而专业风水师一眼就能看出来一栋楼一间屋是不是被人改动过风水格局。

    这栋屋位于整个村子的东头,扼守青龙位,西边有一条婉转逶迤的山路直通附近的大山,在风水上属于白虎衔刀,蜿蜒的山路如刀斧一般横在白虎位上,煞气十足,而这栋房的五煞位恰好就在这里。

    原本这户人应该是个断子绝孙命,就算有孩子也养不活。吃饭的时候我听老两口和奚老师聊天,知道他本来有两个哥哥,但早年都意外身亡了,他们正在商量今年过年什么时候去祭祀。

    我一边吃饭一边起卦,但说来奇怪,这一局起来一看,就是个绝命局。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