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男校女校 > 卜阴匠 > 第三十一章 夜闯坟山(1)

卜阴匠:第三十一章 夜闯坟山(1)

小说:卜阴匠作者:叶青魂

    也不知跌跌撞撞多久,吕布发出一声欢呼,终于找到了李皓汶的墓碑。

    但当我看到这座坟墓时,顿时觉得一阵莫名的恐惧:它修建的太奇怪了。坟包比寻常坟墓低了一半不说,墓碑也是横放的,这陈设我忽然想起某种格局,但因为我在这方面涉猎范围还不够,也说不出到底是什么东西。

    老奚家的死门上摆着一口箱子,箱子里供着李皓汶的牌位,直觉告诉我,这是有人做的一个局。牌位受五煞和穴眼的双重影响,会不会作用到这座坟墓上呢,难道奚家和这个李皓汶有仇?

    更奇怪的是,在这座孤坟四周,散布着一些奇怪的树桩,看上去杂乱无章,但我一眼便能看出这是按照奇门方位打下去的,坟墓正好被树桩困在死门上,好比困在笼中的死物。但可以肯定,这座坟也被高手动过手脚,绝不是才下葬时的格局。

    谁特么是你财神爷!我可不认识你!我气不打一出来,回过神来恶狠狠盯了他一眼。

    你别理他,这个老骗子,在老娘这里骗吃骗喝不说,还赖着不走了,成天就知道做那些不靠谱的生意,回头你别被他骗了钱去!老板娘见那人和我们搭话,上来揪着他耳朵就往外拖,一时间闹得不可开交。

    青哥我们走吧,这人神神叨叨的吕布也被这一出闹得心烦,一把拉过我就往外走,那人见我急着往外走,也不着急,躲过老板娘一双鸡爪子,站在桌边一动不动。

    不着急,我们还会见面的。临走时除了老板娘的叫骂声之外,我听到那男人朗声说道。

    回到酒店之后,我回想刚才那个奇怪男人一巴掌拍在我肩膀上,竟然让我有些神清气爽的感觉,也不知是不是老板娘骂架中气十足的原因。不多会儿,吕布那个朋友来到了酒店,说是打探到了一些消息。

    老实说不得不佩服吕布的情报,那个吴先生一下午就问出了秀水村的一些情况。

    这个不大的村子大约建成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因为地处广安管辖范围内最远的一片,所以一直没得到很快的发展,村民也就百十号人,但是盛产甘草,于是就有许多中药厂商光顾,这个吴先生就是其中之一。

    至于奚家则是在老两口下放关牛棚的时候定居下来的,算起来正好是60年代中期,回来就一直没有动过窝。奚家原本有三兄弟,奚从文也就是我的客户奚老师是老三,老大老二早年夭亡,都葬在秀水村背后的坟山上。

    而那个牌位上供着的李皓汶,吴先生在村子里打探了一圈,得到的消息是,这个人是以前秀水村村支书的儿子,在特殊年代里因为带头欺凌乡亲,引起不少矛盾,某天忽然消失不见了,时隔多年依旧未曾找到,直到老村支书去世也没见人影。倒是在村后山的坟园里留了个坟包子,据说里面空无一物,村民传说这孤坟不吉利,久而久之也没人去拜祭,也就荒废了。

    我听到这里,有些疑惑:奚家老两口居然把一个早年枉死的人供奉在家里,还是在穴眼上,到底是为什么呢?

    吴先生是个大光头,这时也挠着脑门说:说实话我也没问清楚,现在村民对几十年前的事情已经记得不大清了,只知道那个李皓汶确实是个登徒子,十处打锣九处有他,没有一天不添乱的,几个老村民都说,肯定是哪个仇家杀了他然后把人埋了,就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了。

    李皓汶有子女没?我问道。按时间算,李皓汶失踪的时候三十好几了,应该已经成家。

    吴先生点头说:有是有,但是没生下来,据说因为他失踪了,媳妇伤心过度导致胎死腹中,最后给引产了下来。

    我感到有些焦虑,点燃一支烟,这边吕布见吴先生说的差不多了,便送他出门,临走时塞了五百块钱算是信息费,我关上门,对吕布说:晚上我们去一趟秀水村,夜探坟山!

    青哥,你说,我们,我们半夜去坟山?吕布虽然性子急,但明显胆子不大,听我这么一说,顿时吓软了的感觉。

    我掐灭烟蒂:如今之际也只有去实地看看了,这事情里除了奚老师一家,还有个孟姐,都是无辜的人,我真的不相信奚老太太会做出对自己儿子不利的事情。

    吕布狠下心一跺脚:好吧,既然你说去我就陪你去!这趟生意就算不赚钱咱也给他平了,我说你不会是看上那个孟姐了吧?

    我摇摇头:哪会,我只是觉得有愧于她,原本说的好好的帮她搞定,没想到越帮越忙。现在人家已经不敢出门了。

    话虽这样说,我心里竟然也略略地想起孟姐可怜的样子,于是趁着吕布收拾东西的时候,发了个短信问现在情况怎么样,孟姐不一会就回我,这几天虽然比前段时间好些,但始终觉得惴惴不安的,连班都不敢上,已经请了一段时间假。我又安慰了几句。

    等我和吕布悄悄潜回秀水村时已经是半夜三点,四周漆黑一片,只剩下一轮毛边月亮。

    找到这个村的坟山不难,因为整个村子的格局很明显,粗略按照奇门方位一排便能找到死门所在,我们俩趁着夜色朦胧,一个闪身闯进了村子里的坟山。

    说实话我还是第一次大半夜闯到坟地里,平时为了找坟头土我也会进坟地,那都是在大白天,但即便是大白天我也能觉得坟地里阴森森的,更别说这晚上了。吕布胆子比我,现在已经缩成一团。

    妈的,这黑灯瞎火的,能发现啥?他说话声音有点颤抖。

    我压低声音说:找墓碑呗,看哪一座坟是李皓汶的,你朋友说这座坟是孤坟,说明就在坟园的外围,旁边应该没有其他坟包,按说不难找。

    好,老子豁出去了!吕布像是给自己鼓气一样,雄赳赳往前走了,但没多远又怂了,我只好拉着他一起走。

    黑夜里各式坟包林林总总,像是住满了人的公寓,时不时我会有一些错觉,似乎某个坟包里有一双眼睛正幽幽地望着我这个不速之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