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书 > 男校女校 > 卜阴匠 > 第三十四章 冲灵

卜阴匠:第三十四章 冲灵

小说:卜阴匠作者:叶青魂

    唔这是冲了灵了。他低头喃喃道,忽然一转头对我说,如果我能救,价钱怎么说?

    啥?我脑子一懵,哪有一上来就谈钱的!

    见我有些晕菜,高林也蒙圈了,咽咽唾沫,只好又说了一遍:我说,如果他有救,我也能救,你打算给个什么价码,财神爷?

    我有些肉疼地看了眼吕布,便说你先开个价吧,救人要紧。

    嘿嘿,兄弟蛮耿直的嘛!高林双眼笑成了一条缝,转头问老板娘,三孃,我欠你多少只鸡来着?

    一百二十八。三孃剜了他一眼,愤愤地说,亏你子还记得!

    嗯,一百二十八只,按平均每只三斤算,现在肉鸡每斤市价二十八高林眯缝着双眼掐指算了半天,不错,一口价,一万七千五百二十块,兄弟你我有缘,高爷打个特价,一万!

    说罢比了一根手指。

    啥?我又是一惊,还有这样算账的?!

    不错啦!这个价位很实惠的,要不这样,我可以给你个打包价,两万,把你身上那个‘住客’一块给请走!见我发怵,高林忽然变成了谈价高手,忽然一根手指变作两根,在我面前直晃悠。

    我心里一惊,什么,我身上的住客,那不就是

    也许是直接冲了大灵,此时吕布直翻白眼,口吐白沫,不一会儿就昏死过去,就在这个档口天色微亮鸡鸣三遍,我见势不妙赶紧拖着吕布撤离坟山。九方塔也懒得管了,等会天光大亮的时候它就会和那个不知名的死胎一起化为一滩污水。

    我慌不迭背着吕布往秀水村跑去,一路上无论我如何折腾,怎么抽耳光喊名字,吕布愣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天色渐亮,借着晨光一看他的面颊,才是吓得我心惊肉跳,只见一张马脸上满是青筋,一个活人看上去竟似死尸,双眼紧闭脸如金纸,口中涎水直流,恶臭无比。

    这是典型的冲了灵的症状,男人有三魂七魄,女子有三魂六魄,魂与魄随着死后慢慢飞升、遁地,其中魄在地下,也是九转借运局的关键,但由于我的大意和无知,解封了这个布局,吕布直接被李皓汶的大灵冲撞,不死也得退层皮。

    等到了村口的时候,村里已经有人外出干农活了,川东深秋颇冷,不知是吓的还是天凉,我身上一个劲儿打寒战,这时,我忽然看到街边食店的老板娘神色紧张地看着我。

    这老板娘我认识,就是昨天傍晚在食店痛骂高林那个中年女子,昨天被她一阵尖叫镇住以后,我登时记住了她的模样,生的很是俊俏,岁月在脸上留下些许痕迹,穿着朴素但颇有风韵,很难想象她是如此泼辣。

    兄弟,这是咋了!她见我一脸慌乱,又背着一个半死人似的吕布,跑过来关切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怎么表达,连比划带叨叨说了半天,期间因秋风吹拂导致留下的鼻子水儿加哈喇子飞得如天女散花,到了也没能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毕竟不能和陌生人随便说我们干嘛去了,只好说我们是来收药材的,走夜路不心走到后面那座孤坟那儿了,天刚亮吕布就成了现在这样。

    啥子,李家孤坟呀?啧啧啧,你们俩胆儿可真肥哟!老板娘一脸惊恐的表情,好似大白天见了鬼。

    眼下也没其他办法,我只好问老板娘附近有没有医院之类的,诊所也行,先救人要紧。

    老板娘捋了捋额角的头发,为难地说:这可不好办了,我们这儿荒山野地的,卫生所倒是有,但那个医生前晚上自己阑尾炎发了,被送到镇上医院去开刀,那医院离这儿少说几十里地呢!

    这时我再看吕布,口涎已经挂到下巴,呈暗黄色,一阵莫名的腥臭在清晨的空气中散开,令人几欲作呕。等找到车再赶到几十里外的镇医院,一代天骄吕布怕是得嗝儿屁了。

    更骇人的是,他的眼角竟然开始流出汨汨的深褐色血水,犹如已经死去的人在棺材里腐烂时的情形,我知道大事不妙,可我的修为顶多是帮人施个厌胜什么的,根本不知道冲了灵该怎么办,一时间急得捶胸顿足。

    老板娘看来是个好人,见我没了主意,一跺脚道:这样,你先背他去我店里,我去给你找个人,没准能瞧好这怪毛病!

    我就跟行将溺死的人抓到稻草一般,脑子里忽然亮起希望,当下也不敢耽误时间,赶紧背着吕布三步并作两步往食店跑,一路上吕布腥臭的涎水顺着我肩膀滴落蹭了半身,倘若不是从昨晚上到现在水米未进,我一准吐个七荤八素。

    安顿好以后天已大亮,老板娘匆匆往村那头跑去,我端了一盆清水给吕布擦脸擦嘴,抹布每在盆里清洗一次,水的颜色便暗几分,回眼看吕布,已是出的气比进得多,行将就末了。

    我心急火燎地等着,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门外有了说话声,并且这个声音令我觉得有点熟悉。

    大清早就从坟山出来,这子嫌自己命长了吧,三孃,要不你给那人说说,把我欠你的鸡钱抵了,凡事都好商量。听到这里,我才想起来,原来是那个家伙——爱吃鸡还不给钱的高林!

    只听得夸啦一声门被人推开了,我抬眼一看,可不正是他么。

    一头乌黑靓丽的长发,现在呈马尾状扎在后脑,还是一身油腻的黑色外套,也不知多长时间没浆洗过了,一边搓手一边兴奋地看着我。

    咋样,财神爷,我说了我们还会见面的吧!他乐呵呵地盯着我,那眼神就不像看到了人,而是一堆钱。

    我忙不迭说:大师,你救救我朋友吧!

    说实话,他倒有点像江湖术士,我心想实在找不到其他人,也只好死马当活马医了。

    哟,竖子还挺有眼力界儿,待高爷我好生瞧瞧!那人见我下了矮桩,心里很是受用,便凑过来掀开吕布的领口。

    我低眼一看心里大惊——原本平滑的皮肤上,竟然也长满了青筋,如蛇一般蜿蜒逶迤,已经快布满整个胸口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