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出版书 > 男校女校 > 卜阴匠 > 第373章 三道符纸

卜阴匠:第373章 三道符纸

小说:卜阴匠作者:叶青魂

    我爹说完,就把我撵回了屋里,我回了屋,翻来覆去睡不着,就蹲到窗户边偷偷的看,我就见我爹绕着春床,用奇怪的步伐走来走去,最后也没见点火什么的,随手一挥那张床和纸人就烧着了。

    烧着之后,我爹把燃烧完的灰烬都收拾到一起,装到袋子里,提着就出去了,知道第二天早上七点多,我爹才从外面回来,而那个装灰烬的袋子,已经没有了。

    纸人张从章家偷了春床回来,到了自己家烧了,然后提着灰烬出去,这听着像是在为春床的事情收尾,难道这是长生木匠张临终时对纸人张的嘱托还是纸人张自己去做的呢    张天平说完看了看我,然后看向周强说道周局,你接着往下讲吧,那个孩子还看见了什么那个孩子发烧之后怎么样了    周强听到张天平的话,才回过神来接着说道那个孩子说,纸人把那张床放到马车上之后,就一起坐上了马车,而那个干瘦矮小的人,应该说是天平的父亲,纸人张吧。

    纸人张应该是早就发现了那个孩子在偷看,等到春床在马车上放好,纸人张检查了一番之后,就转身看向了那个孩子。

    小孩见自己被发现,就慌张的想要从凳子上蹦下去,却发现自己怎么都动不了,当时孩子急的就要哭喊,却是丝毫声音都发不出来。

    张天平听着,一脸张紧张的都有些扭曲起来,脸颊也在不停的抽搐着,双手绞在一起使劲的用力,因为血液被挤压,让他的手看起来红白青,三色分明。

    周局,是不是我父亲对那孩子做了什么张天平的声音很是紧张,以至于声调都变的有些诡异。

    张天平心中的纠结,紧张,忐忑,我是能够理解的。

内心充满正义感的张天平,现在很害怕,是自己的父亲对那个小孩子做了什么。

而张天平一直以来,对纸人张的愧疚,以及想要追凶的心念,或许也将荡然无存。

    周强看着张天平的样子,心中就是一紧,慌忙说道天平,你别瞎想啊,你父亲可是没对那个孩子做什么,你听我往下说,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

    张天平听到周强的话,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面色渐渐变的舒缓不是就好,不是就好,那,那你接着说吧。

    周强见张天平渐渐平静下来,才接着说道那个孩子当时急的只能流泪,而纸人张快步走到了孩子身前,对着孩子说道,这是何苦来哉,你这个娃娃半夜偷看可是闯了大祸了。

    唉,我这里有符纸三道给你,你明天让你父亲在午时三刻把这符纸烧了,用符纸灰和水搅匀给你喝下,还能保你一条小命,如果不然的话,这凶煞之气可是会要你的命。

    纸人张说完就取出了三道符纸,递给了小孩,在那一刻小孩就竟然就能动了,想在应该刚才是纸人张怕孩子跑掉,用了什么法术把小孩定住了吧。

    小孩接过符纸,有些懵,想要问问纸人张,可是纸人张已经上了纸马车,一挥衣袖,就驾着纸马车飞上了天,小孩见状,惊的从凳子上蹦了下去,对着纸马车飞走的方向嗑起了头。

    张天平听到这里,才算是完全放松下来,端起酒杯一口喝干,脸上也泛起了一丝笑容,那笑容中,有着一丝丝的骄傲和自豪。

    周强见到张天平脸上露出的笑容,也跟着笑了起来天平,你父亲是个好人。

那个孩子磕完头就回房间睡了,第二天早上就已经是高烧了,孩子的父亲发现之后就准备送孩子去医院,孩子掏出三张符纸给了父亲,说了做完的事情,那孩子父亲才没有送孩子去医院的。

    孩子给我讲完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到午时三刻了,孩子的父亲在碗里烧了符纸,然后用温水和了符纸灰给孩子喝下,喝完之后孩子身上猛出了一阵大汗,然后高烧就完全好了。

周强说完之后,是一脸赞叹的表情,像是在感叹符纸竟然能治好高烧。

    老黄喝完酒,擦了擦嘴巴,然后使劲晃了晃脑袋,像是要让自己清醒一些,然后看着张天平说道张兄弟,你说的这比老周说的要那啥,您家老父亲有这本事那可是高人啊,能不能引荐一下。

    老黄的职业病发作,管理民宗工作多年,老黄就一直在收集各种奇闻异事,梦想着编出新时代的聊斋,退休了开个茶馆,把这些故事都当评书说出来。

    现在听到张天平父亲的事迹,立马心痒难耐,恨不得现在就见到张天平的父亲,好好深入交流一下,丰富一下自己的素材库。

    张天平苦笑着摇摇头,点起一支烟抽上,略带一丝悲痛的说道我父亲已经去世多年了。

    老黄听完,脸上露出一丝尴尬,刚想说点什么,张天平就冲他摆了摆手,接着说道没事儿,刚才听周局讲的,我想起来一件事,我想去章家搬走春床的,应该就是我父亲了。

    具体时间我记不清了,反正就是八十年代初,有一天半夜,我睡得迷迷糊糊听到院子里有响动,就起来走进了院子,正好看见院子中间摆着一张奇怪的床,围着床还立着纸人和纸马车。

    我父亲看到我,就板着脸对我说,大半夜不睡觉乱跑什么,我当时好奇的看着那张床,因为我没在家里见过那张床,也没见过造型那么怪异的床,所以我就问我父亲,爹啊,这是啥床,咋看起来那么怪。

    我父亲摸着我的头说,那床是长生木匠张打的床,给死人睡的,刚才长生木匠张送过来,让配上纸人给死人烧过去,你快回去睡吧,等下爹就要把这些东西烧了,小孩子不能看。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