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比趣阁免费小说 > 男校女校 > 卜阴匠 > 第三十二章 陈瞎子的回忆(1)

卜阴匠:第三十二章 陈瞎子的回忆(1)

小说:卜阴匠作者:叶青魂

    我听到这里方才恍然大悟,原来不是因为他是丧门星,而是那家人本来就有人要死,而陈炳仁就只是想就近收一个生魂而已。

    最开始的时候,他收的都是些散碎的、魂智不清的生魂,多数还不完整,但也能使厌胜物起效,但随着技艺越来越熟练,年龄越来越长,他的要求开始发生了变化。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陈炳仁发现,完整的、魂智清晰的生魂,尤其是女人的生魂,对他有种特别的吸引力,于是诞生了一个既大胆又可怕的想法,那便是寻找一些完整的女性生魂,将它们压入完整的瓷器中,看能不能打造一个似人似鬼的伴儿。

    人的念头就是这么可怕,虽然一开始他被自己狂热的想法所震惊,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每次施法做厌胜物时,他心里似乎都有另外一个声音在提醒,一定要试试这个大胆的想法。

    加上那时生活困难,每天锔碗的他也不可能有什么好的收成,连处个对象甚至娶个媳妇都是难题,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开始了这趟惊险的旅程。

    移居到一个村子时,他每天白天给人锔碗,晚上就用收来的碎瓷片打底,慢慢地攒成一个瓷**,陈家锔瓷的技艺本就是基本功,长年累月的锻炼中陈炳仁已经练得登峰造极,乡下本就没什么娱乐活动,不知多少个夜深人静之时,他埋头苦干,终于完成了一个完美的瓷**。

    有了瓷**坐底,他开始寻找生魂。

    因为每天走家串巷,陈炳仁结识了很多乡里,同时也大概知道谁家有女性病人,年纪大的生魂他是没有兴趣的,单找那些即将早亡的生魂对于一个在阴物里浸染数十年的阴匠来说不是难事。

    机会总是会到来的。

    有一天,一个大户人家的闺女在河里淹死了,陈炳仁刚巧路过那家人时,发现灵堂周围有一种独特的气息,那是新鲜生魂的气息,便停下脚步,找了个理由进去观望。

    早些时候灵堂里没有照片,但却有死者的生辰八字,陈炳仁那时眼力极佳,一眼望去就知道了死者的年纪,同时生辰八字这东西对于一个熟知四柱命理的人来讲,透露的不仅仅是年龄这么基础的问题。

    通过八字陈炳仁大致能知道死者的相貌、体态。何况是他,就连我本人也能通过八字,在不见面的情况下判出这个人的基本面貌。

    于是当晚,待众人都散去仅留下守灵人的时候,陈炳仁施了个办法诓走了守灵的,用一枚瓷碗便将棺木里尚未离去的生魂收走。

    当夜便以陈家独门的印诀压入瓷**中。

    而那个女子的生魂,经过印诀压制以后,便成为了陈炳仁的守子。守子这个东西很奇妙,介于阴灵和生人之间,寻常入灵的厌胜物中多半是散碎的生魂,很难有魂智的存在,而守子的魂智不但清晰,抛开没有实际的身体,几乎与常人无异。

    而陈家独门的治瓷技艺,能长期保持守子的魂智不散。

    因为不同于普通阴灵的特性,守子但凡在一定的禁锢法器中加持的时间久了,是能与主人心意相通的,久而久之,这瓷**里的守子便融入了陈炳仁的生活中。

    据他本人讲,因为长期厮守,他竟然对瓷**里的守子产生了人类不该有的感情,放现在就叫人鬼恋,而那个时候,陈炳仁没想那么多,这个禁锢在瓷**里的守子不知在多少个寒夜温暖了他寂寞而清高的心灵。

    旁人都觉得陈炳仁是个怪人,到了年纪不娶妻,却忙着鼓捣瓷器。

    阴匠都有强迫症,都试图把自己的作品做得更完美,于是陈炳仁在给人锔碗的同时,不断地搜集他认为同那个瓷**匹配的瓷片,一次次更新那个瓷**。

    久而久之,那瓷**竟被打磨得光滑如玉,甚至看上去跟一块完整的玉料雕出来的无异。

    可俗话说,人怕出名猪怕壮,这枚看似名贵的瓷**,却在那个年代被一个当权者给看中了。

    而陈炳仁后半生的惨剧,这时才刚刚开始。

    小÷说◎网 】,♂小÷说◎网 】

    第二次到陈瞎子家,我心里终于没有第一次那么忐忑了。

    还没坐定,我心里太多疑问就跳了出来,正准备发问,却见陈瞎子不紧不慢摸了一个杯子出来:别嫌老瞎子家里的东西脏啊,我又瞧不见,无法打扫干净,你自己对付着喝点热水吧。

    我接过杯子,却压根没想喝水,只是象征性地往里倒了点。

    感觉到我尴尬又不失礼貌的举动,陈瞎子璨然一笑:无妨,我这老瞎子家里平时没什么客人,见谅了。看来你倒是个懂得尊重对方的人。

    我客气了一番,便直奔主题,问为什么需要我帮他收三个生魂。

    只见陈瞎子毫无生气的眼白在接近漆黑的屋里翻了一翻,似是想起了诸多往事,过了良久,方才缓缓开启了话匣子。

    同三娘讲述的掌故不同,陈瞎子对自己的身世透露甚少,只说自己是阴匠陈家的后人,祖上传下的厌胜术是以瓷器为主,我回想起之前陈瞎子提起的阴匠五家的专长,想来他便是善于治瓷的陈家后人。

    陈家的厌胜除了独以瓷器为料之外,还善于入灵,走的是逆法的法门,同我们叶家以正法为主的特点不同,陈家同阴物打交道的程度更甚,所以在道上被称为鬼瓷陈。

    陈瞎子早年还被人称为陈炳仁的时候,痴迷于瓷器入灵,加上家族传下的技艺就是将不同的阴灵压入瓷器,形成一种独特的厌胜物。

    在早些年,尤其是十年运动之前,陈炳仁打着锔碗匠的名号,在乡间广泛搜集阴灵,这也是为什么陈三娘说的故事里,陈炳仁总是端着个破瓷碗在别人家守候,这是因为当人要死时,会有一种独特的气息出现。

    而善于做入灵的阴匠会敏锐地捕捉到这股气息,于是就有了上面的故事,陈炳仁端着碗在哪家门口,哪家必定会死人。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