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书 > 最新小说 > 低调术士 > 133章 蛇有蛇路,鼠有鼠道

低调术士:133章 蛇有蛇路,鼠有鼠道

小说:低调术士作者:短刀

    可是面对一个能单挑十一人且完胜的格斗高手,苏淳风还是有些疑惑赵山刚是怎么解决问题的?

    难道,亲率百人玩儿大规模群殴?

    这种可能性不大。

    虽然人多势众这句话没错,但论及到对阵赵山刚口中所说的陈典,人多不见得就能占得了便宜——要知道,目标单一的情况下,不可能所有人都围上去施展拳脚。真正对阵一个人能出手的,往多里说也就五六个人了不起了。而一个能单挑手持凶器的十一人且完胜的高手,就算打不过你们百十号人,也完全能够在占尽便宜的情况下脱身而去。

    所以苏淳风不禁问道:那你怎么解决问题的?

    赵山刚似乎感觉终于能够在苏淳风面前显示自己的能力了,还远未至将来那般成熟稳重的他,颇为开怀地笑着说道:第一,我也能打,我敢玩儿命;第二,我手下有两个好手,虽然手上功夫都比不得陈典,但也都是敢玩儿命的人。我们三个一起上,陈典不是对手;第三他一个人再厉害有什么用?当时打得他跑到房子上之后,我也没追他,只说了一句话,就逼得他下来和我谈判了。

    赵山刚唇角一掀,神色阴狠地说道:我对他说,要么你今天把我们几个干死,要么,带着你的老婆孩子滚出金州县。

    刚吃过早饭,赵山刚就开着摩托车来拜年了。

    和去年一样,大包小包的礼物,实打实地下跪磕头他的行为着实让苏成和陈秀兰两口子有种收受不起的尴尬,连连客套着请面相英武微笑中却透着令人惊惧煞气的赵山刚落座,沏茶倒水地忙活着招待。

    山刚啊。苏成递过去一颗烟,语重心长地说道:以后来家里别拿东西,太见外了,大过年的咱们家里啥都不缺,啊。还有这个拜年的事儿,不用那么搞得太,太总之你也明白,咱们这边所谓的磕头,其实用不着真磕头,是吧?你每次这样,不是折我和你婶子的寿嘛,对不对?

    赵山刚赶紧说道:叔,婶子,我绝对没这个意思。

    知道,知道。陈秀兰连连点头,道:你叔他也就是这么一说,以后不用这样了,啊。

    哎。赵山刚点头应道。

    苏淳风在旁边神色平静地说道:山刚,吃过早饭了吗?

    吃过来的。

    走,带你去看看咱们物流园区苏淳风笑呵呵地站起身来,道:其实也没李志超说得那么夸张。

    赵山刚稍稍迟疑,便起身道:叔,婶子,我和淳风去外面走走。

    哎,去吧。

    苏成和陈秀兰点头应道——虽然对于赵山刚的印象很不错,但两口子总觉得和赵山刚这号人坐在一起实在是别扭。且不说他过于客气礼貌的尊重之态让人收受不起,仅仅是他身上那种让人看不到却能清晰感觉到的凌厉气息,就让人内心里情不自禁地产生畏惧,就好像,和一头随时会择人而噬的凶兽坐在一起。

    此时天色已然大亮。

    火红的太阳冉冉升起,跃过了东面那排粘着白色瓷砖的二层楼房,悬挂在空中散发出刺目的光芒。

    空旷的停车场内寒风凛冽,刮起厚厚的积雪四处飞舞。

    两人踩踏积雪行走在停车场上。

    淳风,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赵山刚最先开口问道。

    嗯。苏淳风点了点头,道:山刚,我想向你打听一个人

    我不认识。苏淳风摇摇头,继而微皱着双眉,一边斟酌着,一边不急不缓地把袭击钱明的那人相貌特征大致讲述了一遍,然后说道:此人是个练家子,手脚上的功夫非常了得,寻常人纵然是三五个也难以近他的身。

    听完苏淳风的讲述,赵山刚眼前一亮,道:他是哪里人?

    不知道。苏淳风还是摇头,道:但想来,他应该是生活在金州县城,或者经常出现在县城里的人。

    找他有什么事?赵山刚疑惑地问道。

    苏淳风稍作思忖,笑了笑答非所问地说道:山刚,我知道你现在做的是什么生意,平日里走的又是一条什么样的道路当然我不会去制止你、劝说你,因为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独立的想法和能力。

    哦。赵山刚愈发困惑,不过内心里也油然而生出一股吃惊和钦佩之意。

    他和苏淳风之间的接触并不多。而且苏淳风此人,过完年也不过是十八岁年纪,周岁也才十七岁而已,然而无论是说话、办事方面,其语气神态都仿若成年人那般沉着稳重,深谋远虑,好似有着极深的城府。尤其让赵山刚吃惊的是,平日里几乎不怎么接触的苏淳风,开口便隐晦地说他知道赵山刚现在走的是一条什么样的道路!

    于是赵山刚不禁联想到了铁卦仙程瞎子,联想到了苏淳风轻描淡写般救了他那沾染阴邪之病疯了多年的老母亲。

    在并不了解甚至都不知道奇门江湖的赵山刚的认知中,苏淳风和程瞎子这类人应该都属于是那种身怀奇术,可以驱邪治病降妖除魔捉鬼除煞,还能掐会算的全才、活神仙——不然的话,程瞎子又怎么会有一个铁卦仙的绰号,又怎么能一卦值千金?其卜卦推衍的精准度,高到令人瞠目,赵山刚可是有着切身体会的。

    这个世界上有许多种人,生活在不同的圈子里,就好像,你走的这条道路,很多时候很多事情,都见不得光,无法用正常的社会制度、律法去约束。苏淳风意有所指地笑着看了眼赵山刚,又道:我们这类人,也有一个圈子同样也能像你所走的那条道路般,美其名曰江湖。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