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三七中文网笔趣阁 > 最新小说 > 低调术士 > 367章 半个准舅哥

低调术士:367章 半个准舅哥

小说:低调术士作者:短刀

    我跟你们说。谭军的火气发出去一些,又有王海平出面相劝,便不再发作,尽量平心静气地说道:赵总最在意的就是开门做生意,得厚道,这门市上的生意零碎看起来不多,可这是咱们山刚农贸的根,让你们待在门市上,也是想磨磨你们的性子,多锻炼长点儿心,别只知道打啊杀啊的,以后你们说到这里,谭军看到一辆黑色的桑塔纳2000轿车从解放路上驶来,径直开到了门市前的空地停下。透过车窗,谭军看到是苏淳风驾车,李志超坐车,便赶紧打住话,起身面带微笑地走了出去。

    淳风,志超,你们俩怎么来了?谭军出门就伸出手大步上前。

    李志超很熟络地和谭军握手:哟,军哥你今天怎么有空在农贸这边?我寻思着找王总安排俩人去武城县要要账,他妈的都欠三个月了,还拖着不给。

    我送志超过来的。苏淳风笑道。

    谭军和苏淳风握手客套两句,随即面露诧异地对李志超说道:武城县?是不是那个姚瘸子的生意?他娘的想造反啊,敢不给钱!说罢,他才想起什么,笑道:小事一桩,走走,上楼说话,正好刚哥在楼上呢。

    三人说笑着走进门市房。

    他们三个在外面打招呼客套时,门市房里张伍春和崔二俩人趁机恶狠狠地瞪视向王海平。他们俩打心眼儿里瞧不起老实巴交的王海平,平时听别人说起公司的人在外面和人干仗了,他都会紧张得不行,上次有一伙人突袭来砸公司时,堂堂男儿身的王海平竟是吓得狗一般钻到了桌子底下不敢出来,实在是给鼎鼎大名的山刚农贸丢脸。据说他当初能来山刚农贸上班,是因为还在上学的亲妹妹的男朋友和赵总认识,所以赵总给那位朋友的面子才让王海平来公司上班,要不然,就这号怂包凭啥进山刚农贸?不说其它,就冲这一点公司里就有好些个员工瞧不起王海平。

    崔二小声威胁恐吓:行啊王主任,你他妈在后面告我们的刁状!

    张伍春抬起手臂,把刚被烟头烫了的伤给王海平看着,狰狞阴笑道:王主任,兄弟我今天受了伤挨了痛,又不敢跟军哥说出个一二三,可心里憋屈啊,回头你得好好请兄弟吃一顿安慰安慰,也算弥补下你的过失,对吧?

    还得弄几包好烟呀。

    王海平尴尬道:中,中。

    说话间,谭军和李志超、苏淳风走了进来。

    刚才室内发生的一幕,都恰好被苏淳风看到,虽然没听见那两个看起来凶巴巴的年轻人对王海平小声说了些什么,但看他们的表情,再看王海平尴尬中还有些胆怯畏惧的样子,也能想象到不是什么好话。

    海平哥,上着班了?苏淳风笑着主动打招呼,一边从兜里掏出包玉溪烟,抽出四支,先给王海平一支,再给谭军、李志超,最后一支自己叼在嘴里,又拿打火机帮着王海平点上,再自顾自点着——他虽然没有烟瘾,平时生活中也基本上不抽烟,不过回到家之后,身上总是带着烟和打火机,原因无它,在物流园的家里遇到些父亲的朋友们,或者物流园的员工,还有舅舅、大伯他们,以及偶尔来找自己的村里发小,上学时的同学们,总要表现得主动客气礼貌些。

    淳风,你咋有空来了?王海平露出有些不自然的笑容客套着。

    王海平知道苏淳风是妹妹的男朋友,家里很有钱,又和赵山刚关系极好,而且他能来山刚农贸上班就是赵山刚看在苏淳风的面子上才主动让他来的。所以每次见到苏淳风的时候,再差一步就能算得上是准大舅哥身份的王海平,都难免会有些尴尬。

    下午两点多钟的光景,阴云过后毒日当空。

    新阳农贸市场周边熙攘喧嚣的时间段已经过去,难得吵杂的市场外车辆行人稀少,颇为安静。

    山刚农贸公司那幢两层的楼房对外,是四间与后院相通的门市房。

    穿着白色背心,大裤衩和拖鞋的谭军,懒洋洋地坐在挨着院门的门市房里喝着茶,玻璃房门大开,室内大吊扇呼啦啦地快速旋转,刮起阵阵热烘烘的风。两个小弟模样的年轻人从后门进来,端着切好的几块冰镇西瓜放到谭军身旁的小桌上,恭恭敬敬地说道:军哥,这大热天的,吃点儿冰镇西瓜解暑。

    其实军哥您到楼上的办公室歇着多好,那有空调,不热,咋非得待在这下面啊?

    谭军叼着烟瞥了眼俩小弟,道:谁也不傻,都想待在空调屋里享受,可咱们公司现在有多忙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就连赵总每天都得到处跑来跑去忙得脚不沾地,大热天还要在工地上晒着听说最近公司这边门市上的生意不大好,赵总今天提了一提,我不得不亲自过来看着啊。

    都怪我们俩,没把生意做好。

    是是,军哥你跟赵总说一声,我们以后一定努力!

    两名年轻人虽然都是满脸凶相,掩饰不住的桀骜,平时在外那也是敢拎着刀与人对砍拼杀还挂过彩挨过刀的主儿,可面对谭军,却都是一脸谄媚和恭敬忌惮之色。

    半倚半坐在竹制躺椅上的谭军眼睛眯缝起来,笑道:伍春,站我面前。

    哎。张伍春答应着,神色间却闪烁出一股恐惧,也不敢拒绝,颤颤巍巍地从旁侧走到了谭军面前。

    再往前点儿。

    张伍春就又往前走了半步,所站之位距谭军也就剩下半步,恭恭敬敬。

    脸上挂着淡淡笑意的谭军忽然抬腿一脚狠狠蹬在了张伍春的膝盖上,砰一声响,张伍春不由自主地身体前扑,单腿后划,眼瞅着就要身不由己地扑到谭军身上,半倚半坐在躺椅上的谭军眼疾手快,抬手揪住张伍春的胳膊往旁边一划拉,噗通张伍春歪倒在躺椅旁侧,下巴重重地磕在了躺椅的扶手上,顿时满嘴鲜血。

    啊呀,军哥你别生气,别生气。张伍春痛呼着又赶紧哀求。

    军哥,这,这是咋了?另一位光头年轻人战战兢兢地躬身弯腰结巴着问道。

    谭军的脸色已经冷了下来,把燃烧着的烟蒂狠狠地按在了张伍春赤裸着的小臂内侧,兹兹的声响中,张伍春痛得滚头冒汗浑身颤抖,却是不敢躲闪,更不敢反抗,龇着血牙咧着血嘴带着哭腔哀求认错:我错了,我错了,军哥我知道错了

    谭军摁着烟蒂没有拿开,道:哪儿错了?

    门市上生意不好,我做事不认真。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