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比趣阁免费小说 > 最新小说 > 低调术士 > 378章 该来的来,不该来的也来

低调术士:378章 该来的来,不该来的也来

小说:低调术士作者:短刀

    黄薏瑜歪头看着苏淳风露出温和笑意的英俊侧脸,道:如果换做以往我肯定会害怕,可今晚跟着一位能驱鬼镇邪除煞的神棍,又有什么好怕的呢?

    苏淳风没想到黄薏瑜的精神状态如此放松,就笑着点了点头。

    月藏星隐,微有晨光

    当夜色下犹若酣睡巨兽般的山峦映入眼帘愈发清晰巍峨时,金西路右转,与烽火岭相距数百米并行向西北延伸。转弯处的正西方,公路与烽火岭之间那片坟起的丘陵地带,就是坟岗。坟岗与公路接壤的小片狭窄地块略有些稀疏的青绿植被,也有那么几棵长得面黄肌瘦的杨树,异常坚强地耸立在恶劣的环境中彰显着自身顽强的生命力。一条似路非路的坑洼小径从公路上滑下去,随即掉头昂首,越过那片狭窄的青黄相间的地块后,在遍是砂石的贫瘠坟岗蛇行攀沿而上。

    公路旁,停放着三辆轿车。

    苏淳风驾车掉头靠边停好,推门而出,与黄薏瑜并肩走下公路,沿着小径登上坟岗。

    此时,在遍是砂石的坟岗泛起的枯黄色映衬下,夜色愈显稀薄,四周安安静静,连夏日的夜晚荒野中普遍存在的蚊虫轻鸣都没有。

    黄薏瑜担忧道:淳风,他们好像来了好多人

    有旁观者而已,不仅仅是敌对者。苏淳风神色轻松地说道,心里却是有些奇怪和愤懑——迟一正和江灵儿属于外地人,就算是程瞎子或者龚虎尽地主之谊为他们安排一辆车,那么程瞎子和前来观战的龚虎再乘坐一辆轿车足以,又怎么会有三辆车在这里呢?还有谁来了?

    转念一想,苏淳风不禁莞尔,心中笑骂:狗日的龚虎!

    苏淳风的轻松之态,让原本生出些担忧的黄薏瑜也放松下来。她想起那天晚上程瞎子似乎莫名其妙地向苏淳风提出的条件,可不就是说有一位多年的好友要观摩苏淳风与迟一正斗法么?而且程瞎子还说,他的朋友一直都想了解苏淳风的术法,这是不是说明,苏淳风在那个神秘的所谓术士的江湖中,颇有名气?很厉害很强大?或许,还会有别的神秘术士前来观战吧?

    黄薏瑜忽然有些莫名的激动和兴奋——在这个世界上,有多少普通人能如自己这般倒霉,又幸运地见识到如此之多的神秘术士呢?而且,自己还和似乎很厉害很强大在那个神秘的圈子里很有名气的术士苏淳风,是好朋友!

    他们斗法的时候,又会是什么样子?传说中那样飞沙走石天崩地裂翻江倒海?

    如蛇般蜿蜒的小径尽头,是坟岗上一片开阔的弧形坡地,像一个巨大的椭圆形坟丘的丘顶,四周散落着许多不知什么时候从山上滚落下来的大块石头,奇形怪状,最大的两人多高,七八米长,约莫有十几吨重。夜色下,巍峨肃穆的烽火岭仿若近在咫尺般,静静地俯视着这处坡地,让身处此地的人不由得会生出渺小的感觉来。

    坡地中间相对平坦的地方,散开站立着八九个人,原本轻声交谈的他们,把目光投向了稀薄夜色下从坡地边缘现身,缓步行来的苏淳风和黄薏瑜。

    苏淳风着白色短袖衬衫,黑色长裤,黑色皮鞋,玉树临风;黄薏瑜则是一身米黄色运动休闲装,长发飘飘,身材高挑相貌出众的她就如一位职业模特,任何款式的服装穿在她的身上都格外的美丽般配。

    看到坡地上散开站立的人时,苏淳风原本并没有什么讶异之色——许万发、常增先、郑建军三位出现在这里,一点儿都不奇怪,毕竟有龚虎那号师父在,巴不得自己的徒弟多长长见识,又能凭借故意带更多人前来的行为,刺激下不喜被人知晓术士身份的苏淳风,让他不爽了,那么龚虎就会像个老顽童似的感到恶作剧得逞,于是很贱很开心。所以钱明出现在这里观战,也就理所当然了。

    只是当苏淳风走近些,看到另一边与迟一正、江灵儿站在一起的那名身着黑衣中等身高气质冷冽如一把钢刀的青年时,就不禁面露诧异了。诧异之色一闪而逝,苏淳风示意黄薏瑜停步,独身一人微笑着走过去伸出了右手,主动道:纵学长,远道而来到了平阳地界,也不提前打个招呼,好让我略尽地主之谊啊。

    纵萌伸手相握,表情和语气如以往那般冷漠:凌晨两点在平阳下火车,就匆匆赶赴这里,还没顾上和你联系。

    无妨,斗法之后有时间。

    两人简单寒暄客套时,站在几步开外的黄薏瑜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钱明,道:钱老师,你,你也是术士?

    钱明尴尬讪笑道:不敢不敢,只是刚入门。

    哦黄薏瑜打量着在场的人,视线飞快跃过让她心有余悸的迟一正、江灵儿,然后多看了龚虎几眼,心想这老头儿怎么长的那么猥琐丑陋,而且表情、眼神更是猥琐奸猾,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

    龚虎被年轻貌美的姑娘家多看了几眼,就忍不住有些飘飘然的洋洋得意和自恋不已,他故作慈祥和蔼地朝着黄薏瑜温和一笑,正待要开口说句什么时,却愕然发现黄薏瑜迅疾躲避了他的目光,神色间更是掩饰不住的厌恶和畏惧。龚虎顿觉胸口仿若中了一刀,心头滴血,恶狠狠地把嫉妒的目光投向了苏淳风的背影——这小兔崽子长了副好皮囊,跟他在一块儿的姑娘都是一个赛一个的漂亮,如果老子再年轻二十多岁

    站在他身旁的程瞎子不合时宜又莫名其妙地轻声提醒道:邪不倒,你年轻时长得就很磕碜。

    你爹个蛋。龚虎气急败坏道:卦算人心过多,会被雷劈的!

    卦算你,无妨。铁卦仙微微一笑。

    龚虎咬牙切齿却不再言语,生怕说得再多了,就被旁边的三个徒弟,还有钱明,以及跟随苏淳风前来的这位漂亮女孩子,知晓了他刚才心中那不堪为人知道的小心思,只是恶狠狠地瞪了根本看不到他也没有看他的老瞎子几眼。

    和苏淳风寒暄几句,纵萌便直来直去地说道:苏淳风,我这次前来,是想代迟一正和你斗法。

    为什么?苏淳风微笑道。

    我们之间斗法的话,可以点到为止,不至于伤了和气。

    不行。苏淳风很干脆地拒绝,道:上次我答应过你,以后自然会有机会和你斗法切磋,至于我和迟一正之间的斗法,难不成是令尊更改了主意,还是迟先生畏惧胆怯,不敢与我斗法,所以把你请来做救兵?说着话,苏淳风目光平静地扫了眼迟一正,随即抬腕看了看手表,道:时间到了。

    迟一正心下恼恨苏淳风言语间似乎并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冷哼一声,扭头看向纵萌:小师弟,还是我来吧。

    纵萌微皱眉稍稍迟疑,点头道:我旁观。

    苏淳风转身走到黄薏瑜身边,淡淡地看了眼钱明,继而把温和的目光转向黄薏瑜,柔声道:薏瑜,你和钱老师他们在一起,不论看到什么景象都不用害怕,这几位可都是术法高强的能人,就算坟岗遍地妖魔鬼怪,也足以保护你的安全。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