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新笔趣阁免费完本小说 > 最新小说 > 低调术士 > 434章 我没有杀人!

低调术士:434章 我没有杀人!

小说:低调术士作者:短刀

    罗同华听着下方学生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话,脸上看不出有丝毫愤怒的表情,而且他的眼神,更多的会去注视单蓁蓁。

    众所周知,单蓁蓁是一个性格温良,从不与人争执的老实女生,女术士。

    这个世界上老实巴交的女孩子很多。

    但如果去仔细观察,多多思忖的话,就会发现单蓁蓁的温良老实性格与众不同,因为她会在无形中影响到每一位认识她的人,对她产生好感不奇怪,但奇怪的是每个人都会愿意去包容她,去在各方面抱着怜悯的心态支持一下她。

    谈不上笼络人心,但有人缘。

    单蓁蓁出身于一个很普通的术法家庭——不是什么门庭显赫历史渊源的世家,没有庞大的家族财富和精绝的术法传承,也就是能称得上小康的普通富裕家庭,父亲是一位传承家学的术士,母亲是寻常人,曾经还有一个随母性的哥哥,在十多年前出车祸身亡。说起来,大概也只有这兄妹二人不同姓,而且男孩子竟然随母姓这一点上,比较奇怪吧?其它各方面,单蓁蓁都普通到很容易让人忽视她。

    当前情况下,虽然绝大多数学生术士都觉得自己的表态,是支持苏淳风,因为这家伙人缘不错,自己没理由不支持,而且还能反对下罗教授,从而表达出内心里那种身为江湖中人必须要和庙堂在某些事情上争一争的态度。可事实上连他们自己都不清楚,唯有罗同华教授看得出来,这些学生术士无形中都受到了单蓁蓁站起来表态后的影响,哪怕只是一点点,也是翘起了地球的那个支点。

    会议很罕有地,在罗教授的一个提议没有通过的情况下,结束了。

    罗同华也没有对此表达什么,不了了之。

    但所有学生术士心中,除却因为这次与代表着半官方身份的罗同华之间的争执取得了胜利后的欣喜之外,更多的则是明白了一点——苏淳风,会无罪释放的。因为罗同华教授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他对苏淳风不满,但不会放任苏淳风被判刑。

    看似不过是苏淳风一人之小事,实则关系到江湖与庙堂之间的敏感天枰。

    天枰的度,则是要有夹在中间的罗同华尽力去调解。

    自古以来,庙堂不允江湖草莽胡乱生是非,江湖不想庙堂过多管束插手江湖事;庙堂希望事事都必须在掌控之中,只是会迫不得已地留出一丝余地,划下一道红线,明确告知江湖中人不得越雷池半步,但偶尔也会拿一点点小事就小题大做地雷霆一击,敲山震虎;而江湖术士,则会勇敢地不畏生死或者不由自主地去时不时触碰,挑衅,试探着,将那条红线往对面挤一挤,争取让自己这边的空间更大些。

    这,是一种源于人性和阶级之间的利益对立冲突,是永远不可能调和的矛盾,且永远不会因为单方面的强大而消亡。

    所以,其实罗同华挺不容易的。

    苏淳风又一次坐在了审讯室内的那把椅子上,他的双手被拷着——审讯室的上下空间较低,室内光线昏暗,会无形中给人带来极强的压抑和压迫感。

    这期间他很配合警方的调查和审讯工作,不会像是电影电视剧中那般拍桌子蹬椅子大吼大叫甚至自残来抗议警方非法拘留他,侵犯了他的人权什么的因为他很清楚如果做出那类行为,对自己来说有百害而无一利。

    当然他也不会完全沉默地不表达自己的诉求和观点,只是较为温和地提出,拘押时间是不是太长了些,我应该有权利返校学习,需要和亲人朋友通话等等。在被拒绝之后,他就会很认真地请求,不要告知他的父母亲,因为自己没有犯罪,是无辜的,早晚都会无罪释放,所以不想让父母过于担心。

    对于这样的犯罪嫌疑人,专案组的警察们也不好意思去用各种方式折磨,或者干脆刑讯逼供。

    他们会把向上级申请批复同意延长对犯罪嫌疑人拘押审问时间的报告,拿给苏给淳风看,也会找来公安部门最专业的谈判专家来开导、审讯苏淳风,并且用不断获取到的各种线索、证据,以及警方的推断,给苏淳风施加压力。

    事实上,警方现在已经基本可以肯定,苏淳风就是王家营子特大杀人案的杀人凶手。

    但肯定,不等于就能给苏淳风定罪。

    因为,这需要完善的,铁一般不容有丝毫质疑的证据链条。

    专案组组长,分局副局长郑天明走上前给苏淳风点了颗烟,道:苏淳风,咱们还是别这样耗下去了,没有任何意义,你明白吗?我们又拿到了新的证据,而且肯定还会调查出更多的证据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政策,不用我多说了吧?

    我没杀人。苏淳风重复了一遍已经说过很多次的话。

    大概能让专案组的警察们最恼怒的,就是犯罪嫌疑人死不认账的态度了吧?苏淳风就是这样,无论警方专案组拿出什么样的证据,多么合情合理的推断,他都坚持自己没有杀人,自己是无辜的。

    最初警方逮捕苏淳风,是因为那位出租车司机提供的线索。而那条线索,已经足以把苏淳风锁定为重大作案嫌疑人了,因为王家营子早已搬迁一空,苏淳风身为一名京大的学生,在冬日里大半夜又大老远地乘坐出租车跑到那里找什么人?能有什么事情?又恰好当天晚上,王家营子就发生了三人被杀的重大刑事案件。

    不是他杀的还是谁杀的?

    世间哪儿有那么多巧合到极点的事情?

    而苏淳风对此的解释,也让警方很愤怒到无奈。

    他说:那天晚上我女朋友王海菲和我们的朋友张丽飞,遭遇了抢劫,我立刻乘车赶过去,当时看到王海菲和张丽飞脖子上的伤痕,我很恼火,恰好当时看到附近有两个鬼鬼祟祟的青年在关注着这边,发现被我看到了,立刻就有点儿做贼心虚般做出租车离开,于是我就怀疑那两人是抢劫犯,赶紧打车追了上去。后来,我乘坐的出租车司机没能跟上那辆车,跟丢了,我当时很生气,埋怨了司机,司机大概是怕我不给他钱吧,就把车停在了荒郊野外,指着前面的一个村子,说他看到那辆出租车进了村,但他不敢往里面走了,因为那个村子早已经搬迁一空。

    这样的解释太扯淡,太无耻了。

    要知道,这种谎话只要把出租车司机方长军找来当面对质,就能水落石出。

    可苏淳风如果坚持这样耍无赖,出租车司机方长军和专案组都拿他没办法,因为,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说了些什么话,只有方长军和苏淳风最清楚。换句话说,方长军他说的是实话,凭什么苏淳风说的就不是实话?  

    所有人都笑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