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三七中文网笔趣阁 > 最新小说 > 低调术士 > 466章 母老虎发威!

低调术士:466章 母老虎发威!

小说:低调术士作者:短刀

    此时的刁平,已然脸颊苍白气血紊乱,一双狰狞冷血的眸子里透着愤怒、不甘、无奈和丝丝的倔强与仇恨。

    在这种宗师级别的斗法对决中,刁平这种修为的术士,根本就是不堪一击。若非伏地门四位炼气境高手突然发起的第一波攻击,被反应极为敏锐的王启民、龚虎及时施术阻挡并发起反击,刁平恐怕在第一波攻势中就已然气血逆行经脉碎裂意识崩溃而亡了。而且当他初遭术法攻击的余波侵袭时,便有齐翠将他揽入怀中,以自身受妖气锻骨从而免疫任何术法攻击的变态非人体质生生抗住了所有术法攻击。

    即便如此,强大的术法对决造成的五行灵气急剧紊乱,仍然让身为术士的刁平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四人刚刚从低矮的平房内走出,王启民和龚虎强行反击营造出的僵持平衡,就被敌我双方恐怖的术法攻击力和术阵的对决撕成了碎片。

    狂风骤起,卷起漫天灰尘,沉闷的滚雷声阵阵从地下沸腾涌动而出。

    随即就听着嘎吱嘎吱几声令人牙酸心惊的声响传出,站在院落中的四人背后那一排三间破旧的房屋,骤然间瓦片翻飞,房梁折断,房顶轰然坍塌,连带着数面墙体也都歪斜倾倒,犹若遭遇了恐怖的爆炸般,浓密的灰尘翻滚涌动着腾空而起。

    断裂的横梁和椽子迸裂四射。

    飓风呼啸,砂石乱飞,半空中乱窜碰撞碎裂的砖头瓦片噼里啪啦地如雨般落下。

    王启民和龚虎还好,炼气中期的术法宗师在毫无保留地倾力施术时,其周身附近天地灵气皆为己所用,身体更是迸发出狂暴的,犹若实质般的气机,便是那五行天地灵气急剧紊乱状态下引动的天地异象,都不得不避让他们二人,从而让那些纷飞激射的碎砖烂瓦不至于伤及到他们。

    可齐翠和刁平就不一样了,如雨般落下的碎砖烂瓦,劈头盖脸砸下,齐翠不得已只能右手攥着擀面杖抬起用右臂护着头部,然后躬身弯腰低头,犹如护犊的母虎般,左臂把刁平揽入身下牢牢地护住,心中已是怒火万丈。

    不远处西南方向的街巷拐角处,伏地门门主蔡贤隔空传音向门中弟子下达严酷命令:滴血,己身融入阵!

    分占在术阵六处阵脚的弟子毫不犹豫地领命,咬破食指滴血入阵脚。

    血入阵脚,己身入阵,心神相通——阵为人,人为阵。

    玲珑伏魔阵在继续保持着向王启民和龚虎发动攻击的同时,内部开始出现一种恐怖而稳定的能量运转,渐渐向处在阵中心的王启民和龚虎延伸而去。

    这般攻击的能量,比之前要强大数十倍甚至上百倍!

    此番蔡贤亲手布下的玲珑伏魔阵,以六名弟子压住阵脚,施术加持术阵运转,威力自然比之符箓抑或术法刻印组成的术阵要强大得多,甚至堪比以中品法器做阵脚的术阵还要强横,毕竟人乃万物之灵嘛。其实蔡贤不吩咐六名弟子滴血入阵脚,己身融入阵,以当前的玲珑伏魔阵之威力,再加上他和三位师弟倾力施术,绝对能将王启民和龚虎击杀在当场,所需要的,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可此处不是地广人稀的荒郊野外,这里是一个破旧的村落,一个极为繁华富饶的县城中像是被遗忘在角落里的村落。

    龚虎和王启民藏身的这处破旧院落四周,全都是有着住户的民房!

    一旦动静太大,斗法拖延时间太长,把附近的村民们给惊扰得全都跑出来看热闹的话,那可就很容易发生诸多意想不到的状况了。

    所以,蔡贤必须果断做出决定,速战速决!

    到现在,蔡贤已经很震惊了。

    他怎么都没想到,王启民和龚虎二人,竟然能够硬撼他们师兄弟四人同时施术,而且还抗住了玲珑伏魔阵的强大攻击。

    此刻,附近已经有多家住户的房屋窗户上亮起了灯光,近处几家的窗户玻璃都被天地异象初显时的沉闷滚雷声震裂,或者被激射乱飞的碎砖烂瓦打碎,还有几家房顶上的瓦片、院子里的树木枝桠,都被平地而起的飓风边缘扫到,凌乱不堪。只是龚虎家坍塌的老宅此刻被诡异恐怖的小型飓风,以及漫天滚荡的沙尘碎砖烂瓦覆盖,黑沉沉得让人在屋内隔着窗户根本看不清楚,只能听得那骇人的呼啸风声和不断炸响的闷雷声,继而心惊胆颤匪夷所思着,一时间无人敢走出房门看看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站在院落中倾力施术的王启民和龚虎,已然察觉到了那股正在向他们涌动而来的恐怖攻击力量。

    那,是一股让他们不由自主地生出无力抗衡感觉的强大术阵力量。

    然而此刻,他们逃无可逃,避无可避!

    王启民想要让龚虎带着齐翠、刁平赶紧跑,却根本发不出声音来,他所有的精神、注意力、力量,都用在了抵抗对手的攻击中。龚虎也想开口让老婆带着刁平跑,可如王启民一样,发不出声音来。

    如母虎护犊般保护着刁平的齐翠躬身弯腰,浑身肌肉绷紧,后背和肩膀处已经被砸得到处酸痛淤青,头上和右耳上也被砸得流出了血,她的脸颊已然泛起一股诡异的红黄色,双眸中怒火几乎喷涌而出。

    突然,齐翠护在头上的右臂拿开,右手中的擀面杖砰地一下敲打在了怀中刁平的后脑勺上。

    刁平连哼都没哼一声,便晕了过去。

    打晕他,就不担心他的心神在如此恐怖的术法攻击和剧烈的磁场紊乱状态中受到伤害,同时因为其昏迷状态如死,体内气息再无半点抗拒,周边恐怖的术法攻击力和紊乱的天地五行灵气,自然不会继续伤害他体内的经络和气血。

    齐翠把昏过去的刁平拖到旁边,轻轻放下,顺手拖过一扇崩落的门板架在刁平身上保护他,防止被落下的碎砖烂瓦砸伤。

    然后,齐翠一手护头,一手拎着擀面杖,弯腰躬身如同一只愤怒的被杀死了孩子的母虎般,从低矮的院墙中间那处当做院门的缺口处,冲了出去!

    她不懂得术法,不会去感应术士的气息波动从而判断出来袭术士的方位。

    但她现在根本不考虑这些。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