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最强丹神 小说 > 最新小说 > 低调术士 > 590章 亲自询问出真相

低调术士:590章 亲自询问出真相

小说:低调术士作者:短刀

    富远集团偏偏还就是一口价,其它的也不谈了——态度很明确,你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

    杨远景本性胆小老实,可老实人的脾性多半都很倔,而且他又是个对于资产很吝啬小气的人物,不然也不会一点点积累买房购地,积攒置办下了如此庞大的一笔产业。所以他在这一点上,也绝不肯让步,并开价五个亿,少一分钱都不行。

    五个亿,比最初杨远景提出的条件,大抵还多出了两千多万。

    要么,就赔偿我等同面积的门市房和房租损失。

    谈判陷入僵局。

    接下来,杨远景很快就受到了富远集团方面派人给予的口头警告和威胁。

    而反了倔脾气的杨远景,也怒气冲冲地表现出了极为强硬的姿态:你个龟儿子,吓唬老子呐?咱们山城人,历史以来出过几个孬种?谁还没点儿血性啦?老子豁出去拿两千万往外砸,就是一条过江龙来了,老子也得给你砸趴下!真当老子好惹啦?你们说,来文的还是武的吧,老子奉陪到底!

    再然后,杨远景就接到了最直接而有力的威胁:杨远景,你要么同意,要么,就准备得病去死吧,没人能保得了你!

    与此同时,杨远景还听到了一些富远集团故意放出来的风声——富远集团请来了神秘的术士,会用术法将杨远景全家都杀死

    苏淳风完全相信了杨波的话,因为这与袁尊调查到的情况,相差无几。而且杨波今天酒后牢骚,不至于去跟他说什么假话。

    在距离袁家中医医院不远的饭店吃过晚饭后,苏淳风没有和张开达、徐香、王海菲三人一起回医院,而是独自留下来,让服务员帮忙找了一处小包间,然后给杨波打了个电话,让他出来喝酒。

    杨波没有丝毫犹豫地答应下来。

    这个春节,杨波过得真是欣慰喜悦与悲苦担忧并存——年前父亲杨远景突重疾,差点儿要了命,万幸在袁家中医医院抢救过来,并且日渐好转,如今已然能够每天下床自己到外面溜达几圈了,进食、活动、交流、休息基本上都没什么大碍。不过,院长袁老先生的意思是,暂时不能出院,还需要多观察几天,至少得过完元宵节后,才能出院。对此杨波内心里其实很有些不满意的,倒不是在乎钱,短短十几日,他们家已经拿出了四十万的医疗费对于杨家来说,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问题是,当前杨远景的情况,明摆着没什么事情了,怎么还得住院治疗?

    所以杨波觉得,肯定是这家医院想要多赚他们家的钱。

    可杨波再如何不情愿,老爷子杨国,还有父亲杨远景,都同意要多住些时日,杨波这个晚辈,自然不能什么牢骚。

    而最让他感到不舒服的是,自己这个当儿子的,得一直待在这里。

    亲爹患病住院了,如果说杨波还在上学,当前情况下不用他自己说,长辈们也得把他赶回学校去上学,可现在是寒假假期,他这个当儿子的,总不能把老爹仍在医院里,自己回去轻轻松松开心过年吧?

    就在昨天,杨波终于忍不住提出建议,让父亲到一家好的医院做个全面的检查,这家中医医院的大夫虽然医术高,可什么先进的医疗设备都没有

    杨国和杨远景,当然知道杨波的那点儿小心思。

    他们也知道,已然都回了山城市的诸多家属们,现在也都对袁家中医医院有了不满的情绪。明摆着杨远景现在已经是一个好端端的人了,就算是还需要后期的疗养防范复,那也完全可以从这里拿了药回家慢慢调养,干嘛非得住在这里?虽然杨家有钱,可再如何有钱的人,也不能傻乎乎地当冤大头吧?

    对于这些,杨国和杨远景却不知道怎么去向家里人解释。他们爷俩心知肚明,导致杨远景这次差点儿丢了性命的突疾病,是怎么来的。

    所以昨天晚上,在没什么外人的情况下,杨国和杨远景父子俩犹豫再三后,终于还是决定,把实情讲述给了杨波听——你父亲的病,是被人用术法所害,虽然现在体内术法之害已经被解除了,可还是需要每日由袁家中医医院的院长,或者袁赐辛先生,以针灸施术的疗法,固本培元,将内伤彻底根治。除此之外,在家里的事情还没有解决之前,杨远景还不能回山城市,只有住在袁家中医医院里,才能确保他的人身安全,否则的话,就有可能再次遭受术士施术法加害,而下一次,那可恶的术士,绝不会再给杨远景赶赴到天府市袁家中医医院抢救的时间,而是会一击毙命。

    杨波听到爷爷和父亲的这番话,脑袋都差点儿炸开——开什么国际玩笑?这社会什么时候变成仙侠玄幻世界了?

    若非对他说出这番话的,是自己的亲爹亲爷爷,杨波真想立马大爆把两位长辈狠狠地训斥一顿。但很快,他就意识到爷爷和父亲这绝对不是在开玩笑——能够以绝对优异的成绩考上最高学府京大,从又是在豪富之家长大,如今已然是一名大三学生的杨波,智商绝对没有问题甚至应该说还要优于寻常人。

    他压下心头的震惊和荒谬感,询问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然后,就开始害怕。

    面对那种能够制造出自然能力的术士和术法,常人根本无法去应对去防范,就连报警都不能,因为警察不会相信这些,反而会把报案者当成白痴,甚至反过来批评报案者是在故意扰乱妨害公安机关的正常工作秩序。

    抽着烟狠狠喝下一口白酒的杨波,耷拉着脑袋翻着眼皮瞅着苏淳风,苦笑道:淳风,我说的这些,你信吗?

    信。苏淳风点点头。

    操,别扯淡了杨波挥挥夹着烟的手,道:哥们儿知道,你是在安慰我,可我说的这些,都是真的。

    苏淳风微笑道:我知道是真的,因为我亲眼看着袁老先生和袁赐辛大夫,救治你父亲的过程。

    嗯?杨波怔了下,道:有什么不同?

    大不同,不可思议。他们用到了符箓,使用针疗和灸疗时,也与我们日常见识过的方法不同。苏淳风端起酒杯喝下一口,神色间略显仍旧难以置信的表情,道:一边扎针,一边吟诵术咒,一边灸疗,一边烧符箓,而且符箓是诡异地突然起火。咱们是成年人了,京大的高材生,再怎么眼力不济,也不至于在数十次上百次的符箓异常燃烧时,仍旧被寻常的把戏给蒙蔽了双眼,何况当时我就在旁边站立着,几乎目不转睛地盯着。而且你是没见到,抢救治疗的中期,数百枚扎在你父亲身体上的银针,所扎的地方,全都开始往外浸出黑色的粘稠液体简直越任何人的想象力,你说说,这种诡异的非常情况,除了神秘的术法,怎么解释?

    杨波也听得后背凉,道:这么严重?

    可不是嘛,要不然你以为我会轻易相信?苏淳风撇撇嘴,旋即像是不想再回忆那种恐怖场面似的,摆了摆手,端起酒杯与杨波走了一个,然后岔开话题说道:哎对了,你爸他,是怎么招惹上那么厉害又神秘的术士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