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三七中文网笔趣阁 > 最新小说 > 低调术士 > 645章 我无从辩解

低调术士:645章 我无从辩解

小说:低调术士作者:短刀

    苏淳风虽然侥幸未死,但岂能不怒?

    嗯,苏副会长的心情可以理解。刘学树道:不过,自三年前杀生门传人第一次出现,刺杀纵萌那次开始,到现在,他总计实施了四次刺杀行动,而这四次事件正如一直以来江湖中人所疑惑,也是诸多江湖传言令人半信半疑的缘由,都与苏副会长脱不开干系,想必苏副会长,以及大家,也都明白。

    会场内,瞬间安静了下来。

    刘主任要干嘛?

    这是要重走李全友教授败于苏淳风之路的节奏么?

    苏淳风愕然道:刘主任,怎么忽然说起这些?

    这次刺杀事件,有疑点。刘学树表情淡然地说道:也许今天在场的大多数同学们,并不知晓苏副会长的一些个人及家庭的私事,但我们是知道的。苏副会长逆鳞不可触,否则其睚眦必报的性情,奇门江湖人尽皆知

    这般好似有点儿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话,让台下的学生术士们尽皆面露疑惑。

    苏淳风的眉头,微微皱了皱。

    刘学树目光淡然地看向台下,道:此次杀生门传人刺杀苏副会长,选择出手的时机不妥,无论是地点还是时间,明显都会让他的刺杀行动成功的可能性,降到最低水平。我不认为,杀生门传人想不到这一点。当然,也许大家会觉得,杀生门传人历来如此,其刺杀行动无不是在不断自我挑战地提升难度,但苏副会长无论是其术法修为、术法攻击力的精绝,还是其个人武术格斗搏击的能力,在奇门江湖上人尽皆知,绝对堪称出类拔萃!那么,杀生门传人又岂能不知?既然在明知这些先决条件的前提下,杀生门传人还要选择在那样的时机,当众刺杀苏副会长,我想,只有一个理由他根本没打算成功!

    台下顿时一片嗡嗡嗡的议论声。

    刘主任这新官上任的三把火,烧得也太狠,太绝了吧?烧到苏淳风的头上可以理解,可泼洒上这样敏感的燃料,而且是当众指出,委实就有点儿孤注一掷,不功成就身死的决绝之态了。

    然而苏淳风在心生恼意的同时,也不禁暗暗苦笑——这,才是刘学树,前世那个刘成林的风格!

    只要做出了决定,那么就会不顾一切!

    但令人生畏,令人钦佩!

    苏淳风表情迅速冷了下来,淡淡地说道:依着刘主任的意思,这次事件,是我和杀生门传人自导自演的一出苦肉计戏码,是么?

    是。刘学树果然决绝。

    所有人都无法理解平易近人谦逊好学的刘主任,这突然之间的风格转变。

    不就是苏淳风在会议上走神儿了吗?

    无稽之谈。苏淳风冷笑着哼了一声,道:刘主任的想象力,淳风佩服好吧,你刘主任的判断、猜测,都是准确的,杀生门传人这次刺杀我,就没打算成功,至于为什么,我不知道,刘主任你继续编故事吧。

    说罢,苏淳风起身往外走去。

    会场里,更加安静了。

    白行庸赶紧起身拦住苏淳风,劝道:淳风,别这样,这不是总之,有什么话说开了总比窝在心里要好,刘主任这那,你也说了,刘主任是在判断,推论分析,你解释一下不就行了吗?

    刘学树似乎根本不在意苏淳风的态度,他看都不看拂袖而去的苏淳风,接着说道:这么长时间以来,奇门江湖对于杀生门传人与苏副会长之间有着密切联系的猜测、怀疑,以及诸多分析,还有替苏副会长辩解的,都疏忽了一个重点——大家都知道,杀生门传人专杀术士,而且会不断提升自己的刺杀行动难度以提升自身的修为,那么,杀生门传人当时选择刺杀科尔·道格拉斯的时候,又有什么难度呢?仅仅是因为刺杀地点在京城大学校园内,被人抓住的风险性高么?我看不然,刺杀科尔·道格拉斯之前,杀生门传人第一次出现在奇门江湖上,是实施了当众刺杀纵萌的行动,那么,我们可以试想下,科尔·道格拉斯与纵萌相比,谁的实力更强?也许大家会认为,这无法得出结论,因为两者没有交手,而且科尔·道格拉斯是美国人,我们不了解其家族和个人的实力。同样,杀生门传人恐怕也无法确定,充其量,也就是科尔·道格拉斯与纵萌的实力不分上下。而当时的科尔·道格拉斯,刚刚在挑衅苏淳风之后,被苏副会长干脆利落地击败,正是心神皆疲、气势最低的时候,杀生门传人却选择了这样的一颗软柿子捏死在京大的校园里,这也太不符合江湖上人尽皆知的杀生门传人的风格了吧?

    这么明显的疑点,以往大家怎么都没有想到呢?

    议论纷纷中,台上的刘主任接着说道:那么,科尔·道格拉斯被杀生门传人当作目标刺杀,只能有两个原因,一,科尔·道格拉斯当时败给苏副会长之后,说了些威胁之类的不敬话语,而杀生门传人得知了这一情况,所以他要杀掉科尔·道格拉斯,为苏副会长解决后患,很显然,这符合苏副会长向来谨慎小翼,且极为注重亲朋安危的性格;二,杀生门传人想要借此,给苏副会长引来整个奇门江湖的怀疑,以及美国加利福尼亚州道格拉斯家族对苏副会长的仇恨!

    台下,议论声再起,但所有人都在注视着台上的刘主任,聆听他的分析,希冀着,刘主任还能道出何等惊人的推断。

    而气氛离席被白行庸拦下劝解的苏淳风,出乎所有人意料地,返回到了座位上。

    表情平静,淡然。

    此刻的苏淳风,心里除了生气之外,也是无奈——不得不说,刘学树的分析是非常到位的,而且,这绝不能为人所知的隐秘,是事实。倘若现在愤而离席,天晓得刘学树还能做出何等分析,坐实他苏淳风和杀生门传人之间有联系。

    逃避解决不了问题,唯有当场见招拆招。

    刘学树看了眼返回座位的苏淳风,微笑道:我个人,不觉得杀生门传人有必要,去给当时在奇门江湖上仅仅只是声名鹊起,被誉为江湖新秀的苏副会长,添乱。以杀生门传人的风格,他更应该直接选择,刺杀苏副会长。

    台下,安安静静。

    没有了议论声。

    但所有人内心里,已然相信了刘学树,刘主任的分析,推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