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比趣阁免费小说 > 最新小说 > 低调术士 > 677章 事发突然人心慌

低调术士:677章 事发突然人心慌

小说:低调术士作者:短刀

    港粤禾媒集团董事长霍辰禾,站在别墅窗前,望着被岸边高楼的霓虹映射得泛着粼粼波光的大海海面,一颗心悬在嗓子眼里,久久放不下去——如果乍仰·达艾隆有什么意外的话天知道阿瑟猜大师,会如何迁怒于他。虽然,从一开始,自己介入到万通快递融资事宜之中,就是受到了阿瑟猜大师的暗示,但那时候是自己体会到阿瑟猜大师的意思,然后主动请缨的,并非阿瑟猜大师明确指示他去针对万通快递的。如此一来,乍仰·达艾隆在华夏国内发生意外,他霍辰禾,就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了。

    一想得到阿瑟猜白衣降头师的身份,一想到曾经请阿瑟猜的徒弟,施展降头术害死的那些商战对手仇敌们,身中降头死前的惨状,可能会降临到自己的身上,霍辰禾就不禁浑身冷汗直冒,双腿发软。

    华夏国内,万通快递事件引发的斗争,形势突变之后,霍辰禾就待在香港不踏入大陆一步了。虽然香港已经回归大陆多年,但霍辰禾很清楚,无论国内的形势最终恶化到何种地步,至少,在此次针对万通快递的各方势力落败,可能还会遭受到官方打击的凶险形势下,最能确保人身安全的,只有自己,因为,他在香港。

    电话铃声响起。

    霍辰禾被突兀响起的电话铃声吓了一跳,差点儿歪倒在地。年过六旬的他,强撑着身体几乎是连滚带爬地蹿到了沙发旁,颤巍巍地拿起了电话:喂,是谁?

    霍总,乍仰·达艾隆被人用术法,杀死了!电话中,传出了蒋福平焦急的声音。

    霍辰禾双目一瞪,噗通一声瘫倒在地,直接被吓得昏死了过去。

    霍总,霍总

    摔落在地的电话中,传出了蒋福平焦虑而担忧的电话声。

    但此时的霍辰禾,已经无法给予回应了。

    很快,听到声响的霍家人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冲到昏死的霍辰禾身边着急地呼喊着,有家人急忙拨打了急救电话。

    霍辰禾在医院内抢救无效,医生宣布死亡。

    苏淳风站在寝室里,和双目通红的谭哲、刁翔拥抱,告别。

    已经决定暑假后回校学习,年末考研的杨波,昨天下午就坐飞机回家了。张展飞自从上次提前吃过离别宴,喝得酩酊大醉一场之后,第二天就离开了京城去南方演出,再没回来过;寝室老大顾天恩,前年参军入伍,一直到现在和舍友们再没有见过一面

    寝室中,就剩下了苏淳风一人。

    他把早已收拾好的行李箱放在门口,在寝室里缓步走动,抬手抚摸着上下铺,书柜、衣柜、书桌四年时间,眨眼而逝,同学们、舍友,各奔东西——昨天晚上的告别宴会,全班的同学中,许多男生,还有所有的女生,哭的稀里呼啦的场景,仿若就在眼前,无论四年同窗的时间里,相互有过什么样的矛盾、争执,在这场告别的宴席中,在浓郁的伤感氛围中,都烟消云散,不再去因为那一点点的小事而挂怀,只后悔为何不早早地放下,如今却已是分别时,来日虽然方长,可今生是否还有缘再见?

    与同学们相比,一直都保持着温和微笑的苏淳风,无疑像是一个铁石心肠的异类。

    但同学们没有谁生气在意他的淡然——四年时间下来,大家都已经熟悉,苏淳风就是这样一个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人,他帅气、沉稳、成熟、知性、温和、家境优越他似乎是那么多完美。虽然,因为他的淡然和不擅多言多语,难免会让人觉得他清高,使得他没有非常好的人缘,但全班同学,包括曾经有过矛盾的几位女生,都不会讨厌他,就连许多追求过他的女生,被委婉拒绝后,都没有丝毫生气挂怀。

    事实上,看起来淡然的苏淳风,也有着心酸的失落,不舍。

    只是他能够把这种情绪,轻轻地压在心底,不至于流露表现出来。他当然知道,自己把这种情绪流露出来给别人看到,似乎更适合分别时的气氛和环境,但习惯成自然,他做不出这种虚伪的做作。

    手机铃声响起。

    苏淳风走到门口一手拉住了行李箱,一手掏出手机摁下接听键,他以为,是王海菲打来的电话,但手机中传出的,是龚虎的声音:爹了个蛋的,平娃那孩子,昨晚上把泰国来的小降头师,给干死了。

    哦。苏淳风心里一颤,语气却很淡定。

    淳风。龚虎的声音变得很少有的冷静、严肃,道:这件事,很快就会传遍奇门江湖,但我想,你应该知道的,老王头和平娃的身份,绝对不能暴露啊他爹了个蛋的!说到这里,龚虎似乎压抑不住心里的憋闷,恢复了粗劣本性,骂骂咧咧起来:我就知道早晚得出事儿,而且咱们就算是不说,早晚还是会在奇门江湖上闹得人尽皆知,到那时候,全他娘的会知道,我和老王头这个该死的、人人得而诛之的诡术传承者,是老相识了,老子还养活过他,养活过平娃那个大魔星!苏淳风,你爹个蛋的,也跑不了!唉。

    苏淳风轻叹口气,道:龚伯伯,这段时间,您一直在中州市保护我的父亲,辛苦了。

    辛苦个屁,什么事儿都没干。

    但还是要感谢您。苏淳风语气淡然地说道:刁平既然已经出师了,以后咱们与刁平,与王老师之间,疏远些吧。他们,是要去做震动整个奇门江湖的大事,在局势不明的混乱情况下,我们只能保持沉默。

    老子不傻,知道这事儿的严重性,不就是和你说一声嘛。龚虎似乎极度心烦,想谁都不顺眼,气急败坏地说道:程瞎子那时候说,恰风水至三两年,便人杰地灵,我算是知道了,真他娘人杰地灵,平阳的地界上出了你这号变态的家伙,又出了刁平这么一个小魔头,偏生老子还拿你们一个个的都没办法,爹了个蛋的!别的我不管,苏淳风,有句丑话我得和你说在前面,平娃他去报仇雪恨我不拦着,他横行江湖我也不在乎,但如果他将来魔性大发,滥杀无辜的话,我铁定要亲自出手解决他,到时候,你可别怪我不给你和老王头面子哎对了,真有那么一天,你会怎么干?你小子总不能还保持着狗屁的沉默旁观吧?

    苏淳风苦笑着摇头,心想真有那么一天,我若是要置身事外,又和我能有什么关系呢?

    你龚虎何必给我什么面子?

    再说了,刁平出师,杀死乍仰·达艾隆,你龚虎提前是知道的,也没有阻拦,而是默许了。刁平跟随王启明修行诡术,戾气太重有成魔的危险性,你龚虎也知道,可还不是照样没去阻拦么?

    现在,真出事儿了

    你就随便找人发牢骚,这算什么?

    稍稍沉默了一会儿之后,苏淳风语气淡漠地说道:这件事,和我无关,此次允许刁平杀乍仰·达艾隆,是我给足了王老师面子,从今以后说到这里,他突然停了下来,从今以后,自己会怎样呢?

    真的任凭奇门江湖被刁平搅得天翻地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