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笔趣库三七小说网 > 最新小说 > 低调术士 > 005章 为老子献策

低调术士:005章 为老子献策

小说:低调术士作者:短刀

    青菜炒肉,丝瓜炒肉,一盘凉拌土豆丝。

    坐着小板凳围在低矮的木桌前,看着神色依旧严肃的父亲,温和喜悦的母亲,还有心性活跃已经上小学五年级的弟弟苏淳雨,苏淳风内心里涌现出无尽的喜悦和幸福,以及难以倾诉的伤感、悔恨、内疚

    上一世,他和弟弟都未能圆父母的心愿——苏淳风初中毕业后就不再上学,而是倔强地甚至不惜离家出走,偷偷跟随师父修行神秘术法;而弟弟苏淳雨勉强读完高中后,就辍学在家务农打工。后来苏淳雨自己做生意混得还算不错,也给父母挣了些光。可苏淳风,却沉迷于诡术的修行中,当了十多年好吃懒做的啃老族,让父母伤心失望,连同他一起被街坊四邻们嘲笑和怜悯。

    后来他与父母爆发了最激烈的一次争执时,修为已有成就,便踏足奇门江湖且很快混出了些许名堂。

    本来那时候他觉得自己完全可以一夜暴富,但却因种种缘由,直到2009年下半年才开始迅速拥有了巨大的财富。然而他却发现,财富并不是万能的,他来不及享受,来不及挽回父母对他失望的心,来不及孝敬父母

    爹,娘。苏淳风忍不住长叹口气,充满自责地说道:以前,都是我不好,对不起了。

    苏成和陈秀兰就都有些疑惑,这孩子今天怎么了?

    傻孩子,说什么胡话呢?陈秀兰心里微微一酸,温和地说道:快吃饭吧,吃完饭赶紧回学校,以后好好学习。

    嗯。苏淳风点点头,眼眶有些泛红。

    苏成皱了皱眉头,似乎想到了什么,道:他娘,去再拿个酒盅来让小风陪我喝点儿酒。

    胡话,孩子还小。陈秀兰急忙道。

    少喝点儿不打紧。苏成哼了一声,板着张脸貌似生气地说道:上了初中的熊孩子们,有不喝酒的吗?别看整天在家里一个个装模作样的,看看哪个村子起集的时候,没有半大小子喝醉酒的?

    苏淳风就笑着露出腼腆之色,道:娘,我少喝点儿吧,今天高兴。

    陈秀兰抿着嘴瞪了儿子一眼,却是微笑着起身去拿了一个干净的酒盅放在桌上:最多三杯,不能多了。

    嗯。苏淳风应道。

    我也要喝!苏淳雨挥着筷子叫唤道。

    苏成一巴掌拍在二儿子头上,斥道:喝个屁,你才多大点儿!

    苏淳雨当下不敢吱声了。

    其实,苏成并不完全相信儿子苏淳风会在这次表态下决心之后,就变得多么听话懂事,肯定能好好学习将来考上大学——这种下决心表态的事情以前在苏成的拳头巴掌下没少发生过,也没见多大成效。让苏成感到开心的是,这孩子此次下决心是自愿的,且态度诚恳认真,还流露出了歉疚之色。

    隐隐的,就让苏成觉得孩子似乎一夜间长大了。

    为人父母者,无不从孩子嗷嗷啼哭着降生那一刻开始,就一直在孩子每一次显示其成长的事件中开心喜悦,并且每次都对孩子的将来充满了信心既然长大了,喝点儿酒算什么?

    反正管得再紧,也管不住半大孩子私下里偷偷和同学们在一起喝酒。

    抱着这种又有些喜悦又有些放纵的心态,本就劳累一上午的苏成喝酒喝得就稍微有些高了点儿。于是在吃饭的过程中,不知不觉间他就真把苏淳风当成了一个大人,和妻子一起聊起了生活和将来的一些打算。

    所谓打算,自然是农活,收成,还有如何挣到更多的钱。

    苏淳风一边和父母闲聊着,一边有些内疚地在心里琢磨着该如何帮助家里提高经济收入。

    前世他忙于修行,涉足奇门江湖后又极少关心社会商业经济方面的问题,所以重生的他竟然想不到一个发财致富的金点子出来,真是妄为重生者——当然他也并非一无所知,十几二十年后城市房价地皮飞涨,某些超级富豪做各种生意赚到流油但根本不适合当前这个贫困的家庭去做啊。

    就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却听着父亲提及今年麦收花钱雇佣收割机,能省点儿力气和时间。

    苏成所说的,是那种装载在小型拖拉机前端,快速把麦子和水稻割倒的简单机械,在农村刚刚时兴起来。

    有道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苏淳风灵机一动,当即想到了前世初中毕业一年后联合收割机的兴起。记得当时村里最先购买联合收割机的老钟家,凭着一台联合收割机,五月农忙割麦子,割完麦子旋地,秋季又能旋地,一年时间就发家致富了

    想到这里,他当即说道:爹,我觉得与其花钱雇佣别人的机器,倒不如咱们自己买台联合收割机赚钱!

    联合收割机啊!苏淳风表情认真地说道:昨天晚自习下课后,我上厕所时听见两位老师在那里谈论,说联合收割机最省时省力,在全国很多地方已经开始普及了那玩意儿下了地,村民直接拿着粮袋在地头等着装麦粒拉回去晒就行。据说一天不停能割上百亩地,完事儿还可以把收割机卸下来,安装上旋地机,把地呼啦啦旋一遍,地面又平又软,大土块都没有,比用拖拉机犁过去的地好得多,而且旋过去之后,都不用整地了呢,您说说,多省事儿啊!

    苏成一听这话,就皱眉稍作思忖,道:你那俩老师有没有说,那玩意儿割一亩麦子多少钱?旋一亩地多少钱?太贵了谁用啊?

    苏淳风挠着头在记忆中翻检了一通后,道:不贵,大概也就二三十块钱吧?关键是省时省力,谁也不在乎花这点儿钱,您想想,省下来十天半个月的功夫,出去干活儿能多赚多少?

    这倒是。苏成连连点头,随即又摇头道:那什么联合收割机,肯定很贵,咱买不起。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