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三七中文网笔趣阁 > 奇遇小说 > 仰望星空的王 > 第17章 老师就老师吧

仰望星空的王:第17章 老师就老师吧

小说:仰望星空的王作者:一口大白牙

    就这样,美好的生活一下子陷入困境。经济的拮据,丧夫之痛,让武庆莲体验到了生活的艰难。还好夏之桐是干部,政府每个月都有一定额度的补贴金,才让母子俩挺了过来。可这一缓就是两年,夏丽娟五岁的时候,终于跟着母亲来到了武原村。

    武庆莲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早已经去世了。就在武庆莲连夜奔逃的那一晚,得知女儿逃走的武祥龙气得心脏病突发,憾然离世,死前说了句:‘我没有这样的闺女’。就这样武庆莲被两个哥哥按上了‘杀人凶手’的恶名。

    夏丽娟依稀记得自己的妈妈在那个夏天,在这片山脚下的武原村里,受尽了屈辱。更是被两个失去大好前程的舅舅,赶出了家门。至此,武庆莲心中愧疚,悔恨,认为自己现在的境况就是报应。

    倔强的武庆莲依旧不肯服输,独自一人将夏丽娟抚养成人。可心中一直惦念着自己的母亲,得知母亲去世的消息后,更是悲痛欲绝。奈何自己恶疾缠身,只得嘱咐自己的女儿前来武原村代为行孝,这才有了今晚之事。

    林潇听完之后,唏嘘不已。果然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啊!

    这时,两人在一家小超市门店前停下了脚步,林潇望了一眼见里面灯还亮着,就扶着夏丽娟走了进去。这是林潇的母亲在村里经营的一家小超市,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日用百货应有尽有。虽不能大富大贵,却也能自给自足。

    进去后林潇四周环视一眼,见比自己小三岁的妹妹林清怡正目不转睛的看着电视,压根就没有发现有人进来了。

    清怡,给我拿一**跌打药酒。

    林清怡正专注地看着电视,不想被打扰,连忙摆了摆手小手说道:第三排货架第二层,自己拿这时林清怡忽然觉得不对劲,转身看见林潇正笑吟吟地看着自己。

    嘻嘻。哥,你回来了。我好想你呀,你怎么这么久都不回来看我?林清怡此刻哪还管什么电视节目,高兴地抱着林潇的手臂摇晃着。

    哥这不是回来看你了吗?我们家的公主又长高了都成小美女了!对了,就你一个人在家吗?她呢?说着林潇笑着揉了揉林清怡的脑袋。

    她?你是说妈妈吗?她去三叔那里了,一会儿就该回来了!

    林清怡看了看林潇身旁的夏丽娟,露出一抹狡黠的笑意,拉了一把林潇小声说道:哥,这位漂亮姐姐是你女朋友吗?

    夏丽娟听到小妮子的话后,尴尬地笑了笑说道:小妹妹我可不是你哥的女朋友哦,我是他的数学老师。

    看着自己妹妹露出狐疑的表情,林潇捏了一下林清怡的小鼻子说道:你这小妮子整天脑子里想什么呢?这是夏老师,她来走亲戚不小心扭伤了脚,来我们家借宿一晚。

    好吧好吧,老师就老师这话听起来模棱两可,一琢磨才知道话里有话。林潇刚想去惩治这丫头,古灵精怪的林清怡似乎早有预料,做了个鬼脸蹦跳着跑开了,我去拿药酒。

    林潇将夏丽娟带进西厢房,给她的脚上擦了几遍药酒,又按摩了一会儿。起初,夏丽娟还有些扭捏,当药酒擦在脚背之后顿感一阵火辣辣的痛楚。好在经林潇一番轻柔慢捏之后,痛感渐渐消失,浮肿也慢慢消退,一阵阵酥麻之痒让夏丽娟忍不住轻声呻吟。

    看着夏丽娟躺在床上满脸羞红地微喘着,胸口也随之起伏不断,不由让林潇一阵口干舌燥。

    好了,夏老师你试着下来走几步。我我先出去一下说完林潇就慌忙逃了出去,如果被她看到自己高高隆起的帐篷,肯定会被当作流氓色痞。

    林潇跑去卫生间冲了个澡,这才把体内的燥火压了下去。刚出卫生间,林潇就看见院子里摆弄手机的夏丽娟。而夏丽娟见林潇穿着浴袍从卫生间里出来,打了个招呼也进去洗澡去了。

    也难怪,坐了一个多小时的车本身就有些体乏,身体上又残留一些巴士车上的怪味,让人觉得不适。况且,之后又发生了一连串不愉快的事情,身心也需要放松一下。

    看着夏丽娟进了院门,林潇才折身往回走,可走了没几步他就听到院子里吵吵闹闹的,隐约还有哭泣声。

    过了一会儿,林潇就看见夏丽娟在推搡挣扎中被撵到了门外,一不小心踩空台阶跌坐在门外的空地上。一个男人凶神恶煞的将手中的钞票扔在了空中,指着夏丽娟怒声喝道:拿着你的臭钱,给俺滚远远的!俺们家没有你这样的亲戚,回去告诉你妈,她这辈子都休想进这个家门!

    说完原本敞开的大门,‘哐当’一声关得严丝合缝。

    夏丽娟望着那紧闭的大门忍不住痛哭起来:为什么,为什么我只是想给外婆磕几个头而已

    这时林潇递了一张纸巾过去,轻声说道:若是孟奶奶知道你能来送她,她一定会很开心的。我了解孟奶奶,她心慈善良,宅心仁厚,最不愿意看到有人为她伤心了。

    过了一会儿,夏丽娟突然泪眼朦胧地看着林潇问道:林潇,你说外婆会知道我来看她吗?

    林潇弯下身来去捡那些散落在地的钞票,听到夏丽娟的话后说道:孟奶奶一生为子孙劳碌,不辞辛苦。她这辈子都是在为别人而活,所以她一定不放心家人也舍不得离开。

    夏丽娟点了点头,擦干眼泪,然后跪在地上,正身对着那紧闭的大门说了句‘外婆,娟儿来看你了’。随后一连磕了三个响头,这才在林潇的搀扶下起身离开了。

    走了一会儿,夏丽娟才想起来自己今晚可还没有落脚的地方呢,于是问道:林潇这附近有旅馆吗?

    林潇笑了笑说道:这穷山僻壤的,哪里来的旅馆。倒是几年前在镇上有一家,可是由于设施陈旧,线路老化着火了,连着老板一家和两个客人都烧死了,自那以后就没有旅馆了。

    那,那怎么办呀?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让夏丽娟一脸愁容。

    什么怎么办?去我家呗,这黑灯瞎火,荒山野岭的,难不成我这个学生还能让你一个人在山上过夜不成?

    于是,两人边走边聊。末后,林潇才知道原来在三十年前,夏丽娟的妈妈武庆莲是武原村的第一美人。眼见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上门前来提亲的也人络绎不绝。可大都被武庆莲婉拒了,对此武家人也没觉得如何。直到镇书记李连生托媒人为自己的儿子李恒山来提亲后,这下子可让武家人欣喜不已。不仅向武家人许诺丰厚的彩礼,还答应给武家两兄弟许以高官厚禄,看得旁人羡煞不已。

    那时候封建气息残留依旧严重,重男轻女不说,武庆莲的父亲武祥龙也生性古板,觉得子女的婚姻都应该秉承‘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于是,就这样应允了这门亲事。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