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三七中文网笔趣阁 > 江湖小说 > 冷酷暗帝的小小妻 > 第64章

冷酷暗帝的小小妻:第64章

小说:冷酷暗帝的小小妻作者:一夜之灵

    小婵回头一看,原来是楚离的领带掉了,她轻轻动嘴说谢谢,然后赶忙回去捡起,可当她回头时走廊里已经没有楚离的身影了。小婵的心猛然沉下然后快步追了上去,抵达楼下时,那辆私家车已经从她眼前开了过去。

    楚离走了,他自己上车走了,没有叫她,也没有等她。

    有事更晚了,今天有事要出去,明天不知道能不能更。晚上会通知,如果不明天就会更。

    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转载!

    她说话都是乱七八糟的,一边说一边哭,到后面甚至是泣不成声。 楚离在那边比她更急,却还是极为耐心的安慰她然后引导她说出准确的位置,然后让她找个隐蔽的地方躲着,在他们过去之前千万别出来。

    小婵都不知道她躲在了什么地方,她不停的流着泪咬着唇,头都被汗湿了凌乱的披在肩膀上,或者脸上,她都没有时间去理会。此时的等待,一秒钟都等于一年的煎熬。不知道楚离来了没有,不知道陆怎么样了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听到外面有很多声音,然后又过了一会,就有很多车开了过去。

    好像又过了很久很久,她终于听到有人过来说找到了,少夫人在这里!

    小婵终于抬起头,她看到了很多人,都是平时跟在楚离身边的属下,其中她唯一认识的就只有陈皮。她环顾四周,就是没有楚离的身影。

    楚少送陆哥去医院了。陈皮明白小婵心里在想什么,便道。陆虽然比他小,可是陈皮还是很尊敬的叫陆哥的。

    小婵坚持让人送她去医院,等她到医院的时候,被眼前的一幕刺痛了眼。楚离像一个受伤的刺猬一样蜷缩在墙角,抱着膝盖,痛苦的抓着头他从来都是优雅干净的,可是此时的他一身的狼狈,一身的痛苦

    小婵的泪瞬间就留下来了,她知道况一定很不好,可她不敢大声哭,也不敢叫他的名字,只轻轻的走过去陪着他一起坐在墙角,默默的流泪。好像除了哭,她什么也做不了,她就是这么的没用。

    这个时候的她还能哭得出来,可过了一会医生从里面出来,摘下口罩严肃道谁是家长,况很糟糕,病人需要截肢,不然性命会有危险,快来签字。

    瞬间,小婵浑身的力气都仿佛被抽光了似的跌坐在地,再也哭不出来了。然后她眼睁睁的看着楚离站起来,他的神色她看不清楚,只是看到他拿着笔的手在颤抖,他只停顿了几秒,就签下下去。她甚至都看不清他当时的表,可她知道,此时的他一定在流泪,把血泪流进了心里。

    陆的一条腿被截肢了,左腿,从膝盖以上截去

    闫子星他们敢过来的时候,手术已经结束了,事生得很突然,他们接到消息的时候再赶过去已经来不及了。果然是x帮的,可是对方显然是有备而来,他们反而因为准备不充足,没能一网打尽,头领逃跑了而陆,当时他们进去的时候陆都仿佛变成了一个血人。

    陆虽然很能打,可是为了为了守住那扇门,他硬是挡在门口,像铁人一样怎么打都不走。直到他们到了,他才倒下。大哥先带他离开的,而他们就留下来善后。知道况不妙,可是谁也不会想到,陆会被截肢。

    整个医院上空仿佛被一层乌云罩着,气氛异常压人。

    南溪醒过来的时候,胖子还在她身上运动,那撕裂般的疼痛那么明显,她的世界瞬间都崩溃了。

    胖子冷冷的起身,用纸巾擦了擦身体然后丢垃圾一样丢掷到南溪脸上,胖子笑得很险恶原来女人跟女人的最大区别就只是脸跟脸的不同,其他上了床脱了衣服都一样!其实我是想跟你好好相处的,谁让你不识抬举不给老子面子?让我在兄弟面前抬不起头?以为长得漂亮一点就装清高?你再装啊!要不要老子给你看看你昨天晚上的贱样子?你他妈就一个贱货!

    南溪两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没有一点声息,仿佛胖子的话一点都传不到她耳朵里。就这样赤着躺了不知道多久,她才慢慢起身,脚刚落地就软下去了,这浑身上下几乎都没有一个能看的地方了,南溪终于把脸埋到膝盖里。

    为什么这个世界还存在呢?为什么不是世界末日?

    已经两天了,陆一直都没醒过来,而楚离也已经整整两天没有回家了。小婵想留下来陪他,可是却被拒绝了。于是她每天都来往医院跑,每天都十分准时的提着自己亲手做的饭菜去医院,然后每天晚上又原封不动的拿回去。

    她不能进入陆的病房,因为现在还算是危险期,所以她只能隔着病房门上那厚厚的小小的透明玻璃远远的看着,看着陆浑身上下都绑了绷带,而被子下面的他,还少了一条腿,看着楚离寸步不离的守在里面。小婵只能拜托闫子星他们把饭菜送进去,保温盒里同时也有闫子星他们三个人的饭。

    可是,却没有一个人吃。闫子星他们都恨死她了,根本不会帮她送饭菜,更不会吃她做的饭菜。又一次,她提着保温盒慢慢走出了医院。为了能有机会照顾他们,小婵跟公司请了一个月的假期,她才刚去几天就请假,老板很不高兴直接就让她滚蛋了。

    小婵想,滚就滚吧,可是如果她滚了能换回陆一条腿,让她死都行。

    小婵走到医院后花园,那里有很多流浪狗,想想以前收养拉拉的日子,那个时候陆虽然讨厌她,可是那个时候却是她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刻。小婵刚蹲下把东西拿出来,眼泪就流下来了,她咬着唇没出声,可是那泪却像断了线的珠子哗啦啦的往下掉。

    你又来喂狗了呀?一道清脆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小婵擦了擦泪水回头,就看到一个很年轻很瘦的护士。

    那护士见她鼻子红红的好像刚刚哭过也不离开,反而走过去跟她坐一起,然后看着眼前的狗狗们道我也经常来喂它们,之前院长还说要把它们都赶走,我还去求了校长,用多上半个月夜班的代价把它们留了下来。

    小婵没有说话,因为刚刚哭过所以鼻子现在堵得有点难受。

    是家里有人生病了吗?护士又猜想,在医院里哭出了家里有人生病,还会有什么呢?其实人生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你家人的病也一定会好的,你这么善良老天爷一定会帮你的。

    你别哭了呀,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小护士仿佛特别见不得人哭,见小婵眼眶红红的忍不住又说了我原来是有白血病的,可是我家里很穷根本看不起病,那个时候我以为我死定了,生活都充满了绝望我爸妈为了给我治病就差去抢钱了,可是有一次他们为了赚钱得罪了大人物差点没命,却不想那个人却放过了我们,还给了我们家很大一笔钱,我就是用那笔钱把病治好的。所以你看,我一个白血病的人都能有奇迹,你家人也一定会有的。

    整个过程小婵都十分安静的听着小护士的絮絮叨叨,过了一会后她才站起来说我回去了,谢谢你陪我说话。

    小护士仿佛还想说什么,可是听她这样说便停口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