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最强丹神 小说 > 奇遇小说 > 一步偷天 > 第418章 术御射三修三绝

一步偷天:第418章 术御射三修三绝

小说:一步偷天作者:刀锋饮喋

    连环衔尾!神乎其技!

    却原来这声响乃是后箭追到前箭,灵力撞击而发出的金石之音。接连三箭衔尾,即便步安能目视神力,也是练习了不知多少次,才能做到的。

    这时,人群中忽然有人喊了一声:术御射三修三绝!众人看向步安的眼神已经彻底变味,似乎直到这时,才品出他先前那句井蛙不可语海,夏虫不可语冰是什么意思。

    云麾将军之名,二十年前大江南北无人不知,便是此时提及,殿内殿外也无人不晓。联想今日燕幽兵乱,百姓流离,愈加令人怀念将军坐镇塞北之时,罗刹国不敢越雷池一步的威势。

    而对天姥书院来说,云麾将军这个名头,有着另一层更深的渊源。只因将军本不姓申,而是复姓申屠,正是当今右相屠良逸的嫡亲弟弟!

    眼下晴山在这大殿之上揭开身世之谜,自称申晴山,以天姥书院与申屠家的关系,自然有人从她眉目之间,瞧出了将军的影子,料来绝无虚假。

    于是乎,以她英烈之后的身份,直言今日天姥山上鼠辈聚居,实在分量十足。当下便有许多天姥书院中人面红耳赤,更有正直如吕飞扬者,顿足甩袖,沉吟不已。

    面对屠良逸的询问,晴山没有作答,而是接着道:

    那柳店镇上百鬼聚结,为非作歹,若不是公子出手,不知要冤死多少孩童那越州城中官匪勾结,大发邪月之财,若不是公子涉足,不知有多少贫苦百姓要家破人亡如此种种,天姥书院近在咫尺却视若罔闻,今日竟有脸来责难公子?真当天下人皆是耳聋目盲之辈不成?

    晴山向来温婉,这几句质问却掷地有声。先前有人当她是曲阜书院之人,故意要与天姥书院为敌,此时得知她真实身份,便无一人再讨没趣,于是整个殿内一片肃静。

    此时晴山照旧怀抱古琴,一袭襦裙,袅袅婷婷;而一旁宋蔓秋斜负长弓,身姿挺拔,傲立如枪。步安柔眼看去,心中暖意洋洋,嘴角也泛出笑来,当下信步走去,揉一揉素素的脑袋,对她们二人轻声道:走

    话音未落,只听一声:慢!却是出自怀沧之口:知人知面不知心,晴山姑娘涉世未深,哪知道人心险恶。昆仑与旧神勾结之事,步公子身上疑点重重,还是趁今日说清楚为妙。

    你正当自己留得住我们?素素娇喝一声便要挺身而出,却给步安一把揽住——他是怕这丫头跟怀沧硬刚吃亏。

    转过身来,步安又换上了人畜无害的笑脸,朝怀沧道:方才你说,我贴在观海崖上的对联,上联是什么来着?

    怀沧微微一愣,他只知道那对联有些莫名其妙,却哪里记得全文。

    上联仁义礼智信吕飞扬突然出声,显然他痴迷诗词,哪怕是一副对联,也比旁人记得牢些:下联潘驴邓闲。

    殿中众人听得生奇,心说这算哪门子对联。这会儿便有人开口道:树已半枯休纵斧,果然一点不相干。此人话中藏着玄机,一来是说步安这上下联毫不相干,二来却是举了个无情对的例子,显然十分高明。

    天姥山上虽然多是雅人,但今日也聚了不少粗人,便有议论声起。

    树已半枯休纵斧,果然一点不想干,你看这两句毫无干系,却是对仗极为工整,这便叫做无情对

    原来如此,这么说步执道那副对联也是异曲同工

    嘈杂声中,步安又笑着道:这对联贴了一年有余了,竟无人解得其中真意吗?

    自然是没有,于是他只好自问自答道:貌似潘安器如驴,富比邓通得闲,唯其五样俱全,才敢说少年风流

    此言一出,殿内嬉笑惊愕,不一而足。而只需稍稍品味,便看得出他以这五字为下联,对上联的仁义礼智信,实在是笔如刀枪般锋利。

    正有人要因此而发作,步安却又接着道:如此上下联,却不知与那越州城中的邓闲有甚干系?怀山长如此牵强附会,难不成是觉得潘驴又是另一人不成?

    众人这才明白,他这一通说法,是为了撇清先前怀沧的责难——假如那副对联是这个意思,最多说他龌龊,或是对儒家不敬,却不能指责他与邓闲一早勾结。

    此时此刻,素素仍旧叉着腰,晴山与蔓秋却因为刚刚那五字箴言而面色绯红,两人似乎都没想到公子还有如此不正经的一面。

    她们俩想不到,怀沧自然更想不到,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说什么是好。若是骂步安不知廉耻,便是承认了他的说法,正落了步安所愿,可假如咬死了这下联中的邓闲便是邓闲其人,岂不是还得找个姓潘名驴的出来?更何况,以步执道的文采,这上联五字各有其意,下联自当同理,绝不会对出两个人名来

    至于疑我带艺投师,就更好解释了步安嘿嘿一笑:井蛙不可语海,夏虫不可语冰,山野村夫不知天下有修行人为何物,怀沧山长也只是没有见过天才罢了

    这话说得轻描淡写,却仿佛一记耳光,抽在怀沧脸上。

    而步安不止嘴上言语,手上同样有动作,只见他微抬双臂,地上因为先前打斗而散落的砖石尘土,便都缓缓上升,直至环绕周身。

    四周立即有人轻呼道:术艺这等精微,恐怕真有空境了

    和光同尘,这步执道果然非同可

    这两人谈及的术艺境界,都有术艺控制灵气的精妙有关,要知道儒家术艺,之所以又被称作数艺,就是因为操控的物事越多越杂,便是境界越高,而光中流动的微尘,简直不能以数目计,可见步执道于术艺一道,修为已是极深。

    他们却哪里知道,步安只是取巧罢了。他能目视自己的神力,本来就占了便宜,为了施展聚灵为妖的神迹,平日里勤练不缀,眼下露一手只是雕虫技罢了。

    一不做二不休,步安双手轻轻一荡,周身尘土为之一清,紧接着背后长剑腾空而起,却是他借由术艺控剑,那长剑在他身前连挽了几道剑花,却同样占了能够目视神力的便宜。可在别人看来,这分明已不是术艺这么简单,而是上升为御剑之能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