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笔趣库三七小说网 > 花季小说 > 老街中的痞子 > 第八百四十八章 逃兵

老街中的痞子:第八百四十八章 逃兵

小说:老街中的痞子作者:卸甲老卒

    外面下起了瓢泼大雨,天色灰暗阴沉。

    高铁列车温度很低,崔亚卿冻得瑟瑟发抖,盯着窗户上跌跌撞撞的雨滴,想要挪动娇躯,换一个温暖点的姿势,不心又碰到了那条伤腿。

    只是位置有所差池。

    最疼的地方,在心里。

    s首发更新更q新更快广告少s

    认准以下址其他均为仿冒

    娶亲队伍没有回老街,而是直接来到了桃园酒楼,一行人浩浩荡荡,却很少有人喧哗,没了嬉闹的气氛,多了一种极为怪异的凝重感。

    由于新娘玩起了消失,所有程序全部取消,婚庆公司的主持人挺没眼力价地问东问西,弄得大刚差点抡起胳膊揍人,如果不是怕兄弟婚礼变成斗殴现场,大刚早就先拿不长眼的东西出出气。等客人到达饭店,菜肴已经全部摆上了桌,龙虾,鲍鱼,海参,烤全羊,山珍海味,飞禽走兽,应有尽有,光是一桌的成本就得几千块。这些菜肴未必精致,但量大管饱,符合老街里糙老百姓的饮食习惯,这是赵凤声反复思考了好多天才订好的菜单。

    赵凤声陪着崔立恒来到了最大包房,里面全是家属,崔母,大妮,三妮和崔洋,接到通知的李玄尘也早早坐在主位,崔立恒坐到了老爷子旁边,嘘寒问暖,完全是以晚辈姿态相处。酒宴开始,赵凤声先是端起酒杯挨个敬了一圈,然后将头伸到了三妮旁边,压低嗓子,道:跟我说实话,你二姐究竟因为什么原因离家出走。

    我不知道啊,她跑那么快,我腿又这么短,哪能追的上她啊。三妮停下手里筷子,咬进樱桃口,眼珠子滴溜溜转。

    赵凤声拍了拍行动不便的大腿,言辞不善道:你姐的腿伤比我还严重,甭说健步如飞,就是快走几步都踉踉跄跄,她去了哪里,为何生气?

    这个三妮摸着短发上的猪佩奇发卡,吭哧道:我姐她不让我说啊,否则回来会把我大卸八块滴。

    就因为罗弦月说了一大堆话,于是她选择逃婚?赵凤声醉眼朦胧道,一双眸子布满血丝,按说他的酒量不至于如此,可烦心事窝在心里,容易醉。他虽然表现出较为平静的状态,心里却不像表面一样淡然。

    应该是吧三妮在他耳朵边悄声道:其实她真没给我说原因,只是叫我陪她去了高铁站,还嘱咐我不许跟爸妈说,要不然就跟我断绝姐妹关系。姐夫,看样子她正在气头上,我哪惹得起她啊,二姐气性大,常常因为一件事发火,但她不用哄,自己就能把自己劝好,等她消气回来以后,你就当没事一样,可千万别说是我告的密。

    好。赵凤声轻轻说道,仰起脖子,灌进一大杯苦涩酒液。

    酒宴进行了一个多时,前来喝喜酒的亲朋好友就走了个干净,大伙都清楚里面暗藏玄机,也没人去捅破,来得早,吃得快,空荡荡的大厅里,只剩下一桌桌残羹剩饭。

    崔立恒带着家眷们离去,包房内还有李爷爷和大刚他们,赵凤声喝了大概有一斤多,酒入愁肠愁更愁,看到的东西全是重影,他艰难挪动着身体,来到老爷子面前,醉醺醺道:师傅,嗝!您是不是早早就算好了有这一出?

    李玄尘挥手驱散着酒气,一脸厌嫌道:瞧你这出息,不就是媳妇耍性子么,至于自己把自己灌成醉鬼?大丈夫生平就应横刀立马有一番作为,为了儿女情长消极倦怠,还是老赵家的种吗?!

    赵凤声眼神喝的已然呆滞,听完师傅的话,像是傻子一样笑了笑,师傅,我觉得你早就算到了我跟二妮有缘无分,对不对?

    亮子,刚子,奉先,把他给我抬回家,省的在外面丢人现眼。李玄尘懒得跟一个醉鬼计较,单手叩住他的肩髃穴,轻松将赵凤声撂倒在桌面。

    三人哪敢不听老爷子吩咐,不用郭海亮和大刚动手,傻子一只胳膊就把饭东哥扛到肩头,嘿嘿笑道:师傅,俺们先回家啦。

    李玄尘极为不耐烦地挥手,等众人离开,他自斟自饮了一杯,叹息道:屈指算尽天下事,玄幻莫测最人心,看穿红线?傻孩子,你这不是为难师傅吗。

    一辆开往南方的高铁列车上,商务座有位憔悴美艳的女人,她痴痴望着窗外景色,眼神涣散,一动不动,给人一种我见犹怜的凄美感受。

    正如三妮所说,崔亚卿愤恨之下离家出走,来到高铁站,买了一张距离武云市最远的车票,没想过在哪里下车,也没想过终点通往哪里,她只是不愿意留在令她窒息的地方,去承受所有伤痛和苦果。

    二妮辛辛苦苦等待了多年的爱情,包含了一切美好。

    她对婚姻充满无限憧憬,想每年去旅游两次,想要快点生个漂亮健康的孩子,想要珍惜每一天跟赵凤声共同度过的岁月。所谓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罗弦月突如其来丢出了一个孩子,深深刺痛到了她脆弱心灵,不知道该以什么方式来接纳这个事实,家人知道后会不会反对?亲戚朋友知道后会不会嘲笑?后妈这个词汇,她从来没考虑过,也没做过心理准备,万般纠结下,只好选择以逃避来应对残酷现实,即便她像个逃兵一样懦弱不堪,但她想不出第二种办法,逃的狼狈,逃的难以启齿。

    尽管她清楚这件事跟赵凤声毫无关系,也谈不上责备,但二妮是往更深一层考虑。按照赵凤声的性格,得知真相后,会丢下给他生完孩子的女人不管不顾吗?她太了解赵凤声为人了,一边是结发妻子,一边是给他传宗接代的初恋,会倾向于哪方?

    她不敢想,更不敢去面对。

    宁愿一走了之。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