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出版书 > 花季小说 > 老街中的痞子 > 第九百九十五章 不醉不归

老街中的痞子:第九百九十五章 不醉不归

小说:老街中的痞子作者:卸甲老卒

    嫂子是好女人,真的挺好。

    赵凤声感慨道:就怕你以后飞黄腾达,负了人家。

    黑哥扬起脖子将啤酒喝干,不反驳,不承诺,只是眼眸透出一股斩钉截铁的笃定。

    我这叫敲边鼓,瞎操心,按照你的为人,肯定做不出那种事。赵凤声哈哈一笑,将沉重的氛围稍稍缓和。

    这几天工作忙,天天陪着刘总和许总,确实对你嫂子有些冷落,谢谢你的提醒。黑哥带有愧疚道。

    那位一脸更年期的许丹河,还是你们雍城分公司经理?赵凤声诧异道。

    对,一直是她。黑哥点点头。

    赵凤声记得二把手刘志渊给亮子提起过,要将许丹河调离雍城,当初为了上位讨好亮子,说的信誓旦旦,没想到这么久过去,依旧没有动静。赵凤声跟许丹河只是有过一次摩擦,谈不上深仇大恨,也不想把人往死里整,但是刘志渊说到却不做到,言而无信,让他对这个人产生了不良印象。

    我去报道的第一天,就是由刘总亲自接见,如果不是你的关系,人家哪会搭理我。我早就说你不是凡人,活了四十多年了,干啥啥不行,唯独这双火眼金睛,看人特别准。黑哥喝到一定程度,嘴巴也不像平时金贵,开始喋喋不休起来。

    刘总?哪位刘总,刘志渊?赵凤声问道。

    对,刘总在雍城待了快一个月了,有这位顶头上司在,我们分公司的员工不敢怠慢,加班加点成了常态,如果不是今天刘总去外地开会,恐怕请你喝酒,还得往后再拖一拖。黑哥答道。

    赵凤声眉头一挑,狐疑道:刘志渊不是集团二把手吗?怎么会在雍城久留?

    这就不清楚了,人家副总经理的事情,我哪敢干涉。不过上次听别的员工说,公司跟本地几家企业有业务往来,可能因为这个原因,刘总才会在雍城常住。有次跟刘总去吃饭,见到一位姓孟的本地富商,看他们的态度,应该超出普通关系,所谈的业务,也较为随便,并不像一般客户那么谨慎。而且他们喝醉的时候,起到过雷氏集团。黑哥在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声音压的极低。

    怎么说的?赵凤声皱眉道。

    大吹大捧,只有好话,没有坏话,说老佛爷如何铸就了雷氏集团,说雷总经理如何青出于蓝,怎么好听怎么说,也不知是不是出于真心。黑哥认真道。

    没有别的了?赵凤声急切询问道。

    没有。黑哥摇摇头,下一步,我们跟雷氏集团可能要发展业务,到那时候,我再帮你留心他们的动态。

    安心过好你自己的生活,我的事,你不用操心。赵凤声帮助黑哥进入关中集团,只是觉得两口子不容易,不想拉他下水。

    该还的人情,我必须得还,否则的话,你嫂子会跟我翻脸。黑哥随意笑道。

    赵凤声若有所思望了他一眼。

    放心,我有分寸。

    黑哥挤出一个宽慰式笑容,举起酒杯,来,今天高兴,不醉不归,喝!

    烧烤摊热闹喧嚣。

    形形色色的人们组成了各种酒局,划拳,行酒令,哈哈大笑,声音洪亮,享受独属于盛夏的乐趣。

    赵凤声喝完一杯冰镇啤酒,帮对面的黑哥倒满,入职时间也不短了,感觉怎么样?

    自从黑哥进入到关中集团雍城分公司以来,两人这段时间一直没有联系,今天黑哥相邀,赵凤声爽快赴宴。

    西北汉子嗓门大,从粗狂豪迈的秦腔中就能够管中窥豹,喝了几杯酒,更加肆无忌惮,旁边酒客弄出的动静,震得两人耳根子发麻。赵凤声向来不喜欢扯着嗓子聊天,他的声音,很快被震耳欲聋的噪音淹没,黑哥竖起耳朵,才依稀听到了他的问话,清清嗓子,喊道:多亏了你帮忙,刘志渊很关照我,酒不是好酒,菜不是好菜,第一个月的工资全交到我老婆那里去了,等到下个月,一定请你喝顿好的,来,小牛,敬你一杯。

    我这种身份,能够在这练摊,已经算是高攀了,去大饭店吃饭,放屁都得悠着点,生怕把人家挺好的地方弄脏了,真不习惯。赵凤声开了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举起酒杯,不用谢我,说实话,这件事我没有出多大的力气,借花献佛而已。

    黑哥爽朗一笑,人吃五谷杂粮,屁该放就放,屎该拉就拉,那些有钱人和长得漂亮的女人,难道就不上厕所了?难道就只进不出了?不都和咱们一样嘛。

    一想到漂亮妹子跟咱一样放臭屁,那我就平衡多了。赵凤声大大咧咧笑道。

    旁边的牛娃子也是糙人一枚,对这两位略显不雅的交流不以为意,啃着肉串,一个劲地傻乐呵。

    嫂子呢?怎么没跟你一起过来?赵凤声对于吃苦耐劳的黑哥感觉平平,反而对那位硕士毕业的黑嫂极为敬仰,当一位女人奉献到无私的程度,换作是谁,都不能不竖起大拇指,赞叹一句女中豪杰。

    她忙着减肥,天天节食,饿的电动车都没力气骑,就不来凑热闹了。对了,她还托我给你带句话,等过一段你有时间了,去家里吃饭,你嫂子做拿手好菜款待贵客。黑哥每次提到黑嫂,黑黝黝的脸上都会浮现幸福笑意。

    赵凤声挺怀念黑嫂牌油泼面,香,辣,劲道,远比流水线出产的东西够味,一想起油汪汪的面条,赵凤声咽下不争气的口水,笑道:女人都爱美,长成名模那样的身材都不满足,总能鸡蛋里挑骨头。

    她倒不是为了美,而是体重太大,没办法生孩子,必须要降到正常体重才能备孕。虽然我们这种年纪,生育的几率微乎其微,又冒着高龄危险,可她就想给我们家留条根,把香火传下去。黑哥说起妻子的奉献,略微激动,手中整杯啤酒撒掉一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