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最强丹神 小说 > 花季小说 > 老街中的痞子 > 第五十三章 戾虎

老街中的痞子:第五十三章 戾虎

小说:老街中的痞子作者:卸甲老卒

    赵凤声含蓄地笑了笑,自嘲道:二哥,您在夸我我就找不到北了。再说了,草窝里哪有什么凤凰,如果有,那也是凤凰在天上待久了,下来打了个盹,让别人看着后,就误以为是草窝里能飞出金凤凰。您可别以为我名字带个凤字就是凤凰了,从出生起我就是只草鸡,也从没想过要得道飞升爬到九天之上看一看风景,一辈子不想着光宗耀祖了,安安稳稳活到头也就很知足。

    知足才能常乐啊你这种心态才是大智慧。唐宏图拍着赵凤声的肩膀,感慨道:在笆篱子蹲的时候看过一本书,是拿破仑希尔写的,当然不是那位伟大的皇帝,而是一位成功学的巨匠。他在书里写到,成功人总是抱有乐观的心态,而失败的人则用消极的心态去面对人生,你怎样对待生活,生活就怎样对待你,你怎样对待别人,别人就对待你,他说从来没见过持消极心态的人还能得到最后成功人生的,就算碰运气偶尔成功,那也只是昙花一现,转瞬即逝。

    生子,你是我见过为数不多的聪明人,你的人生也刚刚开始,不要这么消极,马放南山是我们这个岁数的人才考虑的问题,以后这个舞台,是你们年轻人掌握生杀大权。不要想太多,要用积极态度面对人生,这样,才不枉费我们在人世间走一遭。

    听完唐宏图不俗的谈吐,赵凤声有些惊讶,他没想到看上去一身江湖气的二哥竟然会阅读国外著作,这太让人匪夷所思了。看书不是一件太过惊愕的事,但是要做到牢牢记住书的字和思想,那就是有点不太普通了,更何况出自以凶悍著称的二哥身上。

    在赵凤声印象,唐宏图就是一个大碗喝酒大块吃肉说着一口脏话的粗鲁汉子,和拿着书籍翻阅的典雅男人毫不沾边,这个深藏不露的大混混究竟有多少让人摸不透的底蕴?耐人寻味。

    其实赵凤声的丹纳曼雪茄并不昂贵,只不过用苏门答腊烟叶制造出来的味道比较独特,类似于坚果味,让抽烟和抽二烟的人都不太排斥。

    享受着丹纳曼雪茄独有的馥郁味道,赵凤声从新审视着从白山黑水走出来的男人,双鬓已经被岁月摧残为霜白,眼角的鱼尾纹即便没有开怀大笑,也深深横在太阳穴前端,法令纹竖在嘴角上方,勾勒出沧桑的脸庞。仅从面相上看,唐宏图枭雄气质要远远大于儒商气质,但这些表面上的东西最能迷惑人的感官,让人很容易忽略包裹在躯体里的那颗八面玲珑心。

    唐宏图没能抵挡住丹纳曼雪茄的诱惑,拿起一根,点燃专门和雪茄配套的火柴,一边熏烤前端,一边慢慢旋转,等待雪茄前端充分被火焰炙烤过后,放到嘴边深深吸了一大口,缓缓道:生子,你知道我像你一样年轻的时候,最大的愿望是什么吗?

    不知道。赵凤声回答得很干脆。

    说出来你也许不相信,我那时候做梦都想拥有的,就是在城市有一处属于自己的水果摊。唐宏图好像对自己当年的梦想都有些嗤之以鼻,不住地泛起嘲弄式的笑容。

    好像没听说过您开过水果摊,倒是砸过不少水果摊。赵凤声在一旁笑眯眯打趣道。

    你是城市里出生的孩子,根本不知道我们那个年代农村人对城市的渴望,我十八岁瞒着父母走出了家门,去了离我们村最近的小城市。记得第一次在城里见到小汽车,我忍不住上去摸了两下,结果被车主扇了几个嘴巴子,直到现在我还记得脸疼的滋味,火辣辣的,但是比起心里的肝肠寸断,就是小巫见大巫了,所以到了后来我有实力去欺负别人的时候,从来不打脸,只诛心。

    唐宏图说起这辈子最屈辱的时刻,云淡风轻,可眼神快速闪过的一丝阴戾被赵凤声捕捉到了,只是刹那间,阴戾很快地掩盖在笑意下,似乎从未出现过。

    关于唐宏图的发家史,赵凤声了解的并不多,好像自从唐宏图立足在武云市后,就一直扮演着狠角色,让和他打过交道的人都心存畏惧。

    我挣到的第一笔钱,50块,是在小饭店里给人家当牛做马干了两个月才拿到,现在看来也许还买不到一包高档香烟,在那个年代,却能让一家口顿顿都有饱饭吃。可是老天爷却不让我活得舒坦,等到第个月快发工资的时候,老板污蔑我说偷了饭店里的钱,非但不给我应得的报酬,还揍了我一顿,把腿都差点打断了一条。呵呵,你猜我后来对老板做了什么?唐宏图冷笑完毕后,眯起双眼瞥向赵凤声。

    望着二哥眼神里泛起的阴毒,赵凤声全身涌起一股凉意,沉声道:你把他杀了?

    唐宏图没有直接回答,将雪茄插在烟灰缸,扭了下不适的脖子,长出一口气:我听过你以前绰号叫做赵疯子,好,我喜欢你这股疯劲,因为你的绰号和我有些相近。我呢,属虎,在家里亲戚邻居们都喊我小虎,从那件事之后,我为了再也不受欺负,就努力让自己表现得和别人不一样,改名叫做唐宏图,是大展宏图之意。后来也不知道怎么瞎传的,可能是我干的缺德事太多,下太狠,他们也给我起了个绰号,叫做戾虎。

    赵凤声摇了摇头,咧嘴笑道:您的绰号,听起来比我的档次高多了。

    疯子,赵凤声。

    戾虎,唐宏图。#####

    两人一口气将杯酒水全部倒进口腔,平时喜怒不形于色的沐金福见到赵凤声牛嚼牡丹般将价格昂贵的红酒这样糟蹋,嘴角也轻轻牵扯一下,似是鄙夷,又像是惋惜。

    赵凤声砸吧砸吧嘴,蓝莓果香充斥在口腔,让他不免想起了老是说着erde的外国彪悍小妞。一开始仅靠着肢体语言才能交流的赵凤声还以为erde是问候吃饭的意思,到了后来才知道,原来erde和他妈的这个字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看着长相如同天使一般的小妞爆着粗口,连见过世面的赵凤声都惊掉下巴,不断感叹着一句至理名言:人不可貌相啊!

    来,再干一个!

    唐宏图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一口闷完,把医生告诫他的戒烟戒酒戒女色在这一刻全都当做耳旁风。要知道白酒的度数要远远高于红酒,再加上高脚杯比起平常的杯子大,一杯足有二两,普通人喝下去,不是当场狂喷就是躺在一边不省人事,由此可见,唐宏图的酒量已经到了一般人难以企及的地步。

    收敛起思绪,赵凤声倒满红酒又和二哥碰了一杯,也没劝告他要少喝一点,百姓们都讲究个隔辈亲,对于第代的降临都有着超出寻常的期盼,更何况唐宏图已经什么都不缺,唯独只有子孙单薄这块心病,现在解决了这处心头大患,没有成范进举般的癫狂就已经不错,再忠言逆耳劝他适可而止,就有些不近人情了。

    狂饮进去两杯酒,唐宏图没有再倒,似乎是不胜酒力,靠在小牛皮沙发,不断用敲打着额头,轻轻说道:不争气啊,以前对瓶吹干都没事,现在喝了两杯就上头了,哎,不服老是不行了,生子,你喝你的,不用管我。

    赵凤声也没糟蹋好东西的陋习,慢慢品尝着来自异国他乡的佳酿,轻笑道:二哥,老不老是由明规定的,您现在放到哪都是年富力强的年人,等到了60才能称为老年,再说您龙精虎猛的比小伙子都结实,说这话,太早了点。

    唐宏图从沙发一跃而起,矫健异常,一双熠熠生辉的双目冲着旁边拍马屁的家伙泛起笑意,赞叹道:哈哈,生子,我就喜欢听你说话,不俗气,还让人心里面舒服,这就叫有本事有化。

    赵凤声摇头浅笑道:我和大刚小学五年级就‘毕业’了,怎么也和有化扯不上边儿,二哥,这话重了。

    嗯~不对。有化和上过多少学没什么关系,上学再多,也只是说明这人是个读书人,不是化人。不说在佛庙里只敲过几十天木鱼的朱元璋和纵横天下的铁木真,就是现代富豪默多克和李嘉诚也没读过几天书,不是照样站在众生之巅?清朝的皇子们是最勤勉的,卯入申出,一连学习十几个小时,恨不得把所有东西都装进肚子里。可最后呢?山草驴变蚂蚱,一辈不如一辈,整个江山都被妄臣和洋鬼子玩弄于鼓掌之间。所以说书是死的,人是活的,不要太介意履历,现在多得是扎在书本里不开窍的榆木疙瘩,真正有本事的人不会被那些东西困扰。不瞒你说,我公司里就弄了俩经济学博士来当管理层,可是一个沾酒就倒,一个吭吭哧哧连话都说不利索,这能干点啥?急的我光想给他俩一人踹上几脚!

    唐宏图侃侃而谈,这位也是早早辍学的汉子点评着学习的重要性,而且对于高学历人群抱有一定敌视。在他的生活轨迹,毕竟是尔虞我诈和义气干云两种人占据主流,硕士生和博士生从原先的高山仰止,到现在接触后的恨铁不成钢,干脆直接把他们和书呆子划上等号。

    赵凤声在旁边不置可否,他对于高学历人群还是有着一定崇拜心理。古代社会的紊乱造就了一批草莽枭雄,但现代知识化的社会注定了学术性人才不可撼动的地位,像唐宏图这种混子痞子摸爬滚打进入精英阶层,具有时代性,现在大多数行业都得拿上本科毕业证的敲门砖才能迈入门槛。那个只要硬着脖子下海就能混上丰衣足食的年代,已经不可复制。

    武云市只是一个线城市,和一二线大城市不同的是,在生意场人脉关系和暗操纵程度要大于产品质量,这样的情况导致腹有良谋的人才施展不开拳脚,也让许多企业束缚在一个牢笼,很难走向全国市场,唐宏图的一言堂家长式管理,也让他的企业禁锢在固定范围之内,没有逃离这个怪圈。

    赵凤声毫不客气拿起桌上的雪茄点上一根,顿时烟雾渺渺,调侃道:做买卖我不太懂,但是听老人们说起过一个道理,把常年在梧桐树上的金凤凰猛地弄到地里和草鸡抢食吃,肯定斗不过找不到饭就得饿肚子的草鸡,甚至把草鸡逼急了,都敢扭头找你拼命。想要称一称凤凰的斤两,就得骑上它和别的仙人斗法,是叱咤宇内还是翱翔九天,就得看每头凤凰的本事了。

    哎!唐宏图叹了口气,道:活这么大年纪了,那俩是什么货色我还能看不出来?别说让我骑着飞了,能不把我摔死就算不错了,生子,要说凤凰,我觉得你就是我要找的那只凤凰。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