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比趣阁免费小说 > 花季小说 > 老街中的痞子 > 第六十章 跑路

老街中的痞子:第六十章 跑路

小说:老街中的痞子作者:卸甲老卒

    崔亚卿对于今晚捅出篓子的罪魁祸首,又是心疼,又是愤懑,如果不是看弟弟受了伤的份上,真想上去补上几下狠的。

    崔亚卿边帮弟弟拍着衣服沾染的尘土,边咬牙道:别人欺负你了,你就不能忍一下?非得跟人动粗?你能打过人家那也行啊,也算自己有本事,最后还得靠你姐夫帮你解围,你看看,把你姐夫也连累进去,你个混账小子,什么时候才能长大!

    崔洋本想再反驳几句,但是见到赵凤声嘴角血迹和软绵绵的右臂,还是选择了沉默。

    一行人走出魅力国汇,没有发现唐宏图的人马,赵凤声谢绝了老佛陪他去医院的好意,直接让大刚开着崔亚卿的奥迪a4,火速离开了是非之地。

    车子行驶了一公里之后,东张西望的赵凤声侦察到没人跟踪,才彻底把心放进了肚子里,他冲着崔洋沉声道:老四,带身份证了没有?

    还有些闷闷不乐的崔洋诧异道:带了啊姐夫,怎么了?

    赵凤声点了一根烟,语气里透着斩钉截铁不容置疑的笃定:赶紧离开武云市。

    崔洋并不了解他的深意,一脸茫然:为啥啊?

    别问那么多,你就去海边找个不需要身份证入住的农家院先等着,到地方以后买张新的卡,给你二姐发条信息,任何人都不可以联络,什么时候你二姐给你打电话你再回来。记住,不要死待在一个地方,最好是一两天就换家住处,至于你想去哪座城市,别说,只要你自己心里有数就行。赵凤声详尽地对崔洋进行安排。

    唐耀辉是睚眦必报的货色,即便是他老子唐宏图对今晚的事既往不咎,这个阴险毒辣的太子爷未必会放过崔洋,很有可能派人来再下黑。加上唐耀辉是19案的重大嫌疑人,赵凤声决定将案子查的水落石出之后,再让崔洋返回武云市,毕竟这小子是崔家的命根子,出了任何差池,谁都担待不起。

    崔洋脑子也不笨,想到往日里嚣张跋扈的刚哥和姐夫都不太敢招惹对方,也清楚那个阴狠的年轻人恐怕大有来头,终于明白了事态的严重性。崔洋俊俏的面孔上浮现出苍白色,心里突突直跳,再怎么说他也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是一株温室里娇生惯养的花朵,没有经历过大风大浪,碰见了需要跑路避风头的大事,不由自主浑身轻颤。

    赵凤声掏出一张银行卡交给崔洋,嘱咐道:里面有十万块钱,密码6个8,穷家富路,别亏待了自己。不用紧张,当年我揣着十五块钱就能在外面吃香喝辣,你比姐夫聪明多了,难道连姐夫都不如?别紧张,就当是去海边旅游了,这个季节也正好是吃螃蟹的时候,记住别光顾着自己解馋,回来了记得给我和你二姐带点。放心吧,有姐夫在,啥事都能帮你摆平。

    一番温暖心窝子的话让崔洋热泪盈眶,他哆哆嗦嗦的抓着赵凤声死死不放,似是感恩,又像是在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哽咽道:姐夫

    崔亚卿也擦拭着湿润的眼角,抽泣道:我今天没有带卡,等明天了还给你。

    赵凤声笑道:都是自己家的钱,什么你的我的。

    崔亚卿泪如泉涌,心里却骄阳似火。

    大刚从兜里翻出所有现金,大概有**千块,一股脑甩到崔洋怀里,坏笑道:臭小子,这是哥赞助给你泡妞的钱,到那了别光靠着打飞过日子,该潇洒时还是得去玩一玩。记住戴套啊,有病的太他娘多,都是暗雷,哥前几年酒后没忍住乱性时,到了现在悔的肠子都绿了,裤裆里经常他娘的痒痒,想挠都不敢挠,丢人呐!

    崔亚卿狠狠捶了下大刚雄壮的后背,娇声骂道:就你小时候天天教他不学好,到了现在还教他找那些不干净的女人。

    大刚嘿嘿笑道:男人嘛,能泡上妞那是本事,你不懂,老四,你说哥说的对不对?

    大刚的一通乱扯让崔洋煞白的脸色稍微恢复些常态,虽然没有答话,但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战战兢兢。

    赵凤声感激地看了大刚一眼,心很明白这个外表野蛮的兄弟真实用意,插科打诨是假,让崔洋分散注意力才是真。今天这事总体来说是赵凤声的家事,大刚又是出钱又是出力,在世态炎凉的社会里已经不多见,虽说是一起长大的兄弟,但谁也不欠谁的,隔岸观火是本分,雪送炭就是情分了。

    到了高铁站,崔亚卿陪同弟弟去售票口买票,赵凤声和大刚蹲在门口抽着烟。

    大刚收起了平时狂傲不羁的姿态,横肉纵横的脸上布满了深思后的焦虑,他轻声问道:你所说的大事,和二哥有关吧?

    应该是有。赵凤声没有瞒他。

    人命关天?大刚猜测着。

    赵凤声望着天上皎洁月色,徐徐说道:有人在刘家村拿狙击枪崩了一个警察,时速80迈,距离500米,一枪爆头,吓人不?这事弄不好,就牵扯进来一个眼通天的大人物,所以我一直不告诉你,没准让你知道后,咱俩都得卷进去。

    大刚轻蔑一笑:我还以为是啥大事,不就是死了个人吗。哪个人活在世上不得归于黄土,该死鸟朝天。玩枪咋了,打得准咋了,妈的长着肢膀啊,能上天啊?都是肩膀上扛着一个脑袋,我就不信他脱了裤子能比老子长一截,看你每天神秘兮兮的骚模样,我还以为他娘的是股票绿了呢,净吓唬人。

    赵凤声毫不吝啬伸出一个大拇指,牛逼。

    嘿嘿,生子,以后别老是拿我当外人,咱兄弟这么多年了还有啥事需要藏着掖着,当年咱并着膀子一起砍人的时候,可没见你像个娘们似的磨磨唧唧。一条命,又不金贵,拿去用就是,到了下面哥也不会埋怨你。大刚将这一席肺腑之言用轻松口吻说了出来,虽然语气轻佻,可字字如重千斤。

    赵凤声摇了摇头,叹道:你和我不一样,我光棍一条,就算抄家灭口也只有一颗脑袋,跟我拼命太不值,所以谁也不愿意做不划算的买卖。你上有老,下有小,一大家子人都指望着你来养活,若是你有个长两短,我可不敢去面对你的家人。

    大刚指着候车室和弟弟依依惜别的崔亚卿,若有所思道:那二妮呢,你准备和她咋办?她可是这辈子非你不嫁了,你要是没心思过日子,就干脆跟二妮说清楚。钝刀子割肉,更疼。

    赵凤声深深吸了一大口烟,惬意地把浓郁烟雾吐出,恍恍惚惚道:过了这道鬼门关,咱也和二妮回家生娃去。

    大刚探到他的身旁,贼眉鼠眼道:想不想知道咋着生儿子?

    赵凤声瞥了他一下,翻了个白眼,道:生闺女生儿子都一样,我可不像你重男轻女。

    见到某人不领情,大刚摊开掌,有种拍到马腿上的无奈感,悻悻然道:操,好心让你赵家传宗接代,还端着架子,真几把好心当作驴肝肺,算我白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