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比趣阁免费小说 > 花季小说 > 老街中的痞子 > 第八十章 恶人自有恶人磨

老街中的痞子:第八十章 恶人自有恶人磨

小说:老街中的痞子作者:卸甲老卒

    也不知是庞涛人品太差惹得天怒人怨,还是此地的村民生性凉薄,这个典型的犯罪场面,并没有引起旁边围观群众见义勇为过来帮忙,反而都把双插在袖口蹲在那里看热闹,还有位头发花白的大爷卧在躺椅,抽着旱烟袋,用本地俚语骂了句:崩个咋球球,活该!迟早下油锅滴货。

    赵凤声挑了处干枯的草垛,一把将庞涛丢在蓬松的枯草上,拍了拍,开门见山道:我是庞巍的战友,也是他的上司,你挥霍庞巍抚恤金的事已经被我们查明,我们这次来,就是代表组织找你要个说法。

    庞涛跌坐在草垛上,双眼滴溜溜乱转,望着眼前的个男人,除了赵凤声依稀像个部队里出来的军人,花臂刺青的大刚和憨憨傻傻的周奉先,横看竖看都不像是军伍里的正直汉子。庞涛也不是没心眼的傻货,被人一吓就魂飞胆丧,大声叫嚷道:你说是就是?我凭啥相信你们!瞅见没,边上几十口人都在那看着呢,你们要是敢动我一下,休想走出村子!

    迎来的是脾气火爆的大刚一个大嘴巴子。

    狗几把玩意,就你这样的,老子恨不得一天干你回才消气,生子,别跟他废话了,直接弄残了算了,就当为民除害了。大刚听闻了庞涛干出的劣迹后,恨得牙根痒痒,这种拿着兄弟卖命钱挥霍、扔下老娘妹妹不管不顾的家伙,实在是让人想把他大卸八块,恨不得挖个坑直接把他活埋了。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咱有话好好说,好好说庞涛听到对面要下狠,顿时吓得肝胆欲裂,不得不说面目狰狞的大刚在威慑力上,要远远超出赵凤声一大截。

    和你弟弟的证件一样吧?赵凤声掏出了一个鲜红小本,在庞涛面前晃了晃。

    心惊胆战的庞涛仔细看了看,特殊钢印和隐晦称呼做不得假,总算相信了这人是弟弟战友的事实,颤声问道:既然是小巍的朋友,那是一家人啊,有啥事咱都可以商量,你说是不,兄弟?

    赵凤声沉声道:你的事已经被我们部队调查清楚了,那笔钱本来是给你母亲的赡养费,可全都被你拿去挥霍,这样的行为已经构成了犯罪,因为涉及金额巨大,罪刑很重,想进监狱里过下半辈子,还是在外面踏踏实实活着,你自己决定。

    庞涛终于弄清楚了对方所来的目的,面色纠结道:可是那笔钱俺已经花掉不少了怎么还的上啊?

    变卖家产,补上窟窿,这是你现在唯一能补救的办法。差多少钱,判多少年的刑,不懂的话你可以咨询一下。我在这里住着,只给你一周的时间,一周后,就不是现在和你客客气气说话了,要不是我和小巍交情不错,直接把你抓进去判刑了,还和你费什么话!赵凤声蹲下身,面容冷峻,给庞涛把利弊全部点明。他没想到用强硬段把钱收敛回里,对付庞巍这种人,监狱的震慑力比他拳头管用。

    庞涛面呈苦色道:我,我尽力。

    还有,你强迫你妹妹去结婚,属于强迫未成年少女从事**易,这是强奸幼女罪,这事如果捅出去,能让你把牢底都坐穿。赵凤声不忘给他泼上最后一盆凉水。

    啊!我们这都是十几岁结婚啊,那咋还成强奸罪了?!庞涛愕然道。

    操,老子去大保健都不敢对小姑娘下,你他娘的有没有点法律常识,真几把蠢,咋死的都不知道!大刚拍了下庞涛脑门,怒气冲冲道。

    那俺赶紧退了这门婚事!庞涛揉着生疼的头顶,急忙承诺。相比于娇妻的嗔怒,还是自己的安危比较重要。

    赵凤声努了努嘴,轻笑道:现在就去筹钱吧,我会一直跟着你,别想着玩猫腻,我这俩兄弟脾气可不好。

    大刚和傻小子很配合地龇牙咧嘴,扭动臂。

    庞涛瘫倒在草垛,欲哭无泪。#####

    下载免费阅读器!!

    庞涛开着一辆新到的小轿车,行驶在通往家乡的公路上。凭借着弟弟的抚恤金,庞涛不仅在县城买下了一套梦寐以求的大房子,还和暗恋多年的班花领了结婚证,人生如此,夫复何求?昨晚还听到小妹庞兰花说答应了婚事,要让他回来带小妹去见一见未来丈夫,这下皆大欢喜了,自己那位这几天经常板着脸的漂亮媳妇,晚上终于可以享用她那樱桃小嘴了吧?

    一路上,璀璨笑容不断浮现在庞涛脸上,证明他现在很是心神舒畅,轿车速度都提升不少,很好诠释了那首《登科后》的名句——春风得意马蹄疾。

    庞涛所在的县城离村子并不远,属于去趟洗间小解的用时就能走完一小半路。

    进入村子,庞涛看到往常对自己没有什么好脸色的村民,齐刷刷投来了嫉妒目光,心里更加快活惬意。你们平时不都说我游好闲吗?都嫌老子种不了地,放不了羊,现在呢?你们照样扛着锄头看天吃饭,老子不仅在县城买车买房,还娶了个如花似玉的漂亮闺女,看看现在谁的日子过得好!这帮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窝囊玩意,注定抱着皮肤比树皮还糙的娘们睡一辈子,自己的媳妇不止瞧着水灵灵的,还是大学专科毕业,比起斗大字都不识一箩筐的村妇们,强了一百倍都不止。

    想起以前高山仰止的娇妻,晚上像只待宰羔羊被自己肆意蹂躏,庞涛屁股蛋子一紧,打了个激灵。

    庞涛潇洒地迈步向家走去,可刚进入村口,就被几个神色不善的爷们堵在了路央,个高大汉子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人,尤其是个头一米九多的大个子,胳膊上露出的腱子肉,比自己大腿都粗上许多。

    身价倍增的庞涛可不愿意招惹这帮凶神恶煞,自己不是一穷二白的庄稼人了,命金贵得很,犯不着和恶人赌气,于是弯下腰想从旁边绕过,不料被领头相貌最温和的家伙一把抓住衣领,庞涛吓了一跳,急忙要挣脱对方束缚,可对方不算健壮的臂就跟铁钳子一样,怎么也挣脱不开,庞涛彻底慌了,结结巴巴道:光光天化日,你你们想干啥?!

    跟我过来。赵凤声懒得和他打嘴仗,揪着他衣领走向一个偏僻角落。

    你们是谁!你们要干啥!大白天你们敢抢劫?这可是我的村子,信不信我叫几百个人把你们揍的连你娘都不认识!唔

    庞涛被人擒住后吓得不轻,这货来路不明的人听口音不像是本地人,于是想占着主场之利赶紧出言威慑一番,可没等他嚷嚷几句,就被嫌呱躁的大刚脱了臭袜子塞进嘴里。要知道桃园街火枪的脚臭是出了名的霸气,号称只要他一拖鞋,能从北街传到南街,满街飘起臭豆腐的味道。

    庞涛被一只臭气熏天的袜子塞进嘴后,鼻涕眼泪全都呛得流了下来,就连劫匪同伙赵凤声和傻小子都掩住口鼻,冲着罪魁祸首大刚满腹哀怨。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