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出版书 > 奇遇小说 > 玲珑仙途 > 第一百七十八章、东宫

玲珑仙途:第一百七十八章、东宫

小说:玲珑仙途作者:疏月

    白玉石桥前面,东宫的大门紧紧闭着,此刻门口还有两列士兵守护,人数虽只有百来人,但从阵营和服装来看,竟和身后那些禁军完全不同。

    谢清舒不由想起厉天度所说灵泽太子的三百暗卫,都是天灵洲内精挑细选出来的高手,莫非就是这些人吗?可她转念又想,厉天泽不是出宫去了吗?上官云修也不知同玉千秋有了什么协定才答应帮他去抓厉天泽,虽然他很厉害,但这里毕竟不是仙门的战场,还是所有仙门弟子不敢轻易招惹的皇室庙堂,若他使用灵力很容易被人诬陷诟病,若他不用灵力如何能与灵泽太子和他的三百暗卫抗衡?

    心中不由浮起一丝深深的忧虑,却听前面的护卫中有人高声呼喊,你是什么人?你想干什么?

    思绪被拉回来,谢清舒仰头看了看暴雨倾盆的天空,内心其实无意与这些护卫交手,她只想找到谢清漪,同她好好算一算往日的血帐罢了。所以,她伸手抹了把脸上的雨水,慢慢走前方靠近,边走边喊,大胆奴才,你们不认识我吗?赫风洲的元兮郡主,你们如今的太子妃娘娘正是我的亲姐姐,我姓谢,名清舒,是赫风洲的元灵郡主,望请通传一番,我姐姐定会很想见我的呢。

    为了给今晚的天灵洲添加纷乱的色彩,明明晴空万里的津城此刻竟然天雷滚滚,闪电不断,不远处的厮杀声愈发响亮,谢清舒几乎能够看见那些高高的围墙后不时划过的刀光剑影,一阵风刮来,空气里隐隐夹杂血腥的气息,人性的丑陋终于在这片美仑美奂的宫殿里上演,死亡无可避免,而她又该何去何从?

    身后,玉千秋静静的站在殿内,看着她的背影一动不动。

    方才那些话,他是发自肺腑的,可谢清舒为什么不答应?她不相信自己有能力助她回到赫风洲,重享荣华富贵和无上权力吗?或者她真的不稀罕那些东西,一心只想修炼成仙,得到大道?

    玉千秋有些糊涂,又有些不甘,他原本的打算是等天灵洲的事情结束之后就去踏平赫风洲,让九洲从此再无战事,让天下的百姓都能归顺天元中洲,恢复数百年前九洲统一的局面。

    可谢清舒不肯答应他,究竟为什么?而他内心却很希望她答应自己的条件,那样的话,他们可以联手扫平九洲统一的障碍,将来成功的联姻,从此携手共赏如画江山,有何不好?她不答应难道是因为上官云修吗?

    想起他们方才重逢的激动与亲密,心中隐有怒火升腾,一发不可收拾。

    就在他快要按捺不住怒气的时候,视野中的谢清舒忽然一个闪身就不见了,她的速度很快,快的如同闪电只留下一道残影。他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丫头的封印不是被人封印了吗?怎么可能还这么快的速度?

    急忙奔出去,玉千秋东张西望,却并没有见到谢清舒的踪影,她竟然消失在自己眼前了?

    玉千秋不敢相信一个没有灵力的女子是怎样消失在自己眼前的,便听耳边传来九霄的声音,殿下,谢姑娘恐怕去东宫了。

    不错,殿下难道忘记她与元兮郡主的仇恨?

    是啊!玉千秋恍然记起这件事情,立刻纵身追去。

    越往中宫深处跑去,谢清舒耳边的厮杀声便越发响亮,她虽然刻意避开战场,但仍透过左右两边的高墙清楚听到刀剑相接的清脆响声,挟杂着无数的惨呼声,利器切入血肉的声音,还有那令人心惊胆战的雷电声响,一声接着一声,轰隆轰隆,震彻天地,撕裂苍穹。

    自古皇权之位,果然都是踏着累累尸骨和鲜血铺成的道路,谁也不会例外,哪怕是在这个能够修炼的不同世界,仍然避免不了世俗纷争,人性贪婪。

    谢清舒一边在黑夜中疾行,一边暗自叹息,但是她并不知道东宫的具体位置,只能随手揪住一个拿着包袱想要趁乱溜走的宫女问道,东宫在哪?

    那宫女吓得瑟瑟发抖,惨白着一张脸不敢说话。

    告诉我,东宫在哪里,我不会杀你。谢清舒只能又问一遍。

    宫女伸出颤抖的手指点向东南方向,谢清舒立刻道声谢谢,放开她转身就跑。

    就在她即将靠近东宫的时候,无情的暴雨终于降落下来,如同有人拿着脸盆在天空上盛舀,瓢泼大雨如豆而下,噼噼啪啪的声音仿佛大军出征前的战鼓,震耳欲聋令人心惊。

    谢清舒刚刚穿过幽长的过道,伸手推开面前半掩的红色宫门后,竟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只见门后是一方大约千平的小广场,此刻广场内两方人马正厮杀的格外热烈,这些人马看上去足有上万,密密麻麻的人影交织在一起,刀光剑影,毫不留情,留下满地七零八落的尸首和断肢残骸让人触目惊心。

    无情的大雨冲涮着地面仿佛小河似的鲜红血液,这里简直就是一个盛大的屠宰场,生命在此时此地仿佛蝼蚁还不如。

    谢清舒看着身穿红色铠甲的战士正不断收拢战圈,将拼死守住皇城中宫的禁卫军逼得节节败退,刀剑相接声同此起彼伏的惨叫声交相辉映,夹杂着噼噼啪啪的暴雨声,汇成一首响亮而喧嚣的交响乐,震动天地,令人避之唯恐不及。

    不是谢清舒心冷,就算她有心帮人,也不知道应该帮助哪一边才对。何况凭她一己之力,如今体内的灵力又被封印,她和普通人也没什么区别,自然不会傻到去想逞强。所以她暗自运转凌波虚步心法,化成一道旋风从战场的缝隙中左弯右绕,快速穿行,让所有的将士只觉眼前红影划过,再睁眼时已经完全消失,疑心只是错觉罢了。

    从战场中间穿过后,谢清舒头也不回的冲上前面的白玉石桥,路过桥中间时听见桥下流水轰轰,忍不住偏头,便见桥下的河流上竟也浮满了尸体,鲜血早已将河水染成鲜红的颜色,被暴雨这么一冲,红色倒也慢慢淡化,只是让人心里有种难言的沉痛感,既为生命的弱小,也为人性的丑陋。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