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下载看书免费软件 > 王爷小说 > 恶龙之眼 > 第20章 维克多的故事

恶龙之眼:第20章 维克多的故事

小说:恶龙之眼作者:嚼字

    洛伊一边说着,一边露出一个戏谑的笑容,继续说道:不如我和城主大人打个赌如何,看看是你的家人逃的快,还是我的属下杀人杀的快!

    恶魔,你这个恶魔

    维克多闻言发出一声怒吼,随即猛地冲到门前,伸手想要抓住洛伊的衣襟。维克多的手臂刚刚伸出栅栏,一只战靴便从斜刺里踏出,将他的手臂踩在了地上。

    洛伊一脸惋惜地摇了摇头,随即重新坐回了座椅之中。他的脸上依旧带着笑容,目光也是一片冰冷。

    耽搁了这么久,城主大人的故事现在可以开讲了吧!

    维克多抬头看向洛伊,眼神之中流露出一丝挣扎,最终却只能是神色黯然地低下头去。

    其实,小人姓名并非维克多格吉尔,而是维克多布恩朗!

    维克多话音未落,洛伊便情不自禁地看了身边的昆特一眼,发现自己的这位骑士队长也正一脸震惊地瞪着自己。

    在迪卡行省境内的边缘地带,有一座名为特莱的小镇。特莱镇虽然地处偏远,却远比附近的其他小镇要富裕许多,而镇上的居民也大多都是‘布恩朗’一族的人。小人出生在那里,自然也不例外。

    五年前,小人突然接到族长的命令,让我独自赶到另外一个名为巴泽的小镇。在我们那里,没人能够违抗族长的命令。小人虽然不愿意,却也只能丢下妻儿,独自赶往了名为巴泽的小镇。到达那里之后,小人才发现这个小镇居然几乎和特莱一模一样。而更令人奇怪的是,镇上居民居然也是都姓‘布恩朗’。

    一样的小镇,一样的姓氏,小人就算再愚钝也知道其中必有隐情,所以留了一个心眼。再后来,小人等到另外四个从未谋面的堂兄之后,便在别人的带领下启程赶往了帝都。到达帝都之后,我们按照带头那人的吩咐改换了姓氏,然后以仆从的身份混进了城主府。

    原本以为进了伯爵府,便可以过上吃好住好的安稳日子。谁知道伯爵府的规矩异常森严,我们几个由于刚进来不熟悉规矩,动则挨打受骂。和我一起进府的一个人受不了这罪,便趁着外出的机会逃出了帝都。谁知道第二天,他便成了摆在了我们面前的一具尸体。带我们进城主府的那个人一个个的找上我们,威胁如果我们再敢动什么心思,下场就会和他一样。

    过了几天,又有人熬不住选择了逃跑。这一次,他倒没有被抓到。紧接着,第三个,第四个也顺利逃走了,就剩下小的一个还留在附中。带头的人见威胁不起作用,便转而用好处拉拢小的。就这样,小的就莫名其妙的从一个小小的仆从成了一个管事。随着地位的提升,小的能够看到的事也多了,渐渐地也知道了一些事情。原来,像我们这般改名换姓混入城主府的并非只有我们五个,而是足足三十多个。再后来,我偶然听说伯爵夫人也是布恩朗家族的人,便隐约猜到了这一切都丝毫她在暗中指使。

    有一次,小的喝醉了酒,一不小心向人吐露了自己的猜疑。第二天,伯爵夫人便亲自要求见我。我原本以为是她想要斩草除根。可谁知道,她却告诉了我关于‘布恩朗’这个姓氏的来源。直到现在,我仍然不敢相信,自己一个来自偏远山区的穷光蛋,体内居然流淌着的皇族的血脉。

    伯爵夫人还告诉我,布恩朗很快便会重新崛起,再次成为这片土地的主人。不过眼下,却有一个绊脚石挡住了家族的去路,需要我帮忙除去。

    维克多说到这里,心虚地看了一眼洛伊,却见他的脸上依旧如往常一般平静。

    转眼间,距离那场战斗已经过去了半个月。

    按照和艾伯特主教约定的时间,再过两天洛伊便要启程赶往帝都,而维克多的嘴依然没有被撬开。反倒是维克多的儿子奥布里率先招架不住,将他所知道的都交待地一干二净。只可惜奥布里知道的并不多,基本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

    就在洛伊的耐心快然消耗殆尽的时候,维克多突然主动提出要见他一面。对于维克多的反常举动,洛伊虽然心怀疑虑,却仍然应许了下来。

    格尔雷迪庄园的地牢位于后院的一个角落,前面建有一座假山作为遮掩。由于年久失修,地牢里面的很多设施都已经不太齐全。

    洛伊跟在随从身后一直走到地牢最深处,这才看见维克多正蓬头垢面的坐在一间牢房的角落之中。维克多听见脚步声后抬起头来,正好和洛伊的目光撞在了一起。

    这位曾经的城主浑身上下都是鞭子抽打后留下的伤痕,有的已经结痂,有的仍然可以看见新鲜的血肉。发现站在栅栏外的正是洛伊本人,维克多原本茫然无神的目光陡然变得锐利起来。

    少爷有没有兴趣听本官讲个故事!

    不待洛伊说话,维克多便轻笑一声,主动开口说道。

    城主大人请讲,我听着就是!

    既然维克多愿意主动交代,洛伊自然也不会拒绝。就在这个时候,有随从搬了一张座椅过来。洛伊顺势坐下,然后将阿拉硫斯之泪搁在了腿上。

    故事是个好故事,可惜少了美酒助兴。

    维克多说完之后,随即便捂着嘴咳嗽了起来。

    洛伊随手唤过一名随从,在他耳边小声的吩咐了几句。随从点了点头,便准备按照吩咐出去买酒。就在这时,维克多突然又说道:本官喝惯了高山矮人酿制的葡萄酒,恐怕喝不惯其它的。

    那名随从闻言停住脚步,转身望向洛伊。洛伊不以为意地摆了摆手,示意他照办。

    呵呵,四年隐忍,只为一朝翻身,伯爵果真没有看错你。难怪他不惜暗自调动虎旗营,也要保你。如果本官没有猜错,你的这些随从也都是虎旗营的精英吧!

    维克多说完之后,抬头望向栅栏外面的洛伊。而洛伊却只是神色古怪地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有说,低下头继续摆弄腿上的阿拉硫斯之泪。

    过了许久,前去买酒的随从终于赶了回来。随从先是在洛伊耳边小声耳语了几句,得到他的点头应允,这才将装满酒水的皮囊扔进了牢房。

    维克多捡起地上的酒囊,狠狠地灌了一口,随即擦了擦嘴,一脸笑意地感叹道:好酒!

    酒是好酒!可惜酿制它的并非什么高山矮人,而不过是这附近了一户普通农家罢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