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笔趣库三七小说网 > 男校女校 > 我家王妃又娇又软 > 22.第22章

我家王妃又娇又软:22.第22章

小说:我家王妃又娇又软作者:黄晶

    薛家面子可真够大的!

    扭捏好了好一会儿,方才支支吾吾道:若是让人知道主子在薛府登台唱戏,是不是有失体统?朝堂上那群老古董怕会参主子本子。

    肖昱沉思片刻,庞府登台实属意料之外,如今上薛府唱戏将来恐怕是瞒不过去,突然自言自语地道:给未来正妻的娘家人唱次戏也不算出格?

    主子,您可真是自来熟。

    刚才还说薛小姐不关您的事!

    书房这场大火,本是肖昱吩咐下属用来声东击西引走庞佐领所放,即没添火油也没下作料,至于最后为什么会烧了整个书房还引燃了大半个庞府,始作俑者也没理出个头绪。

    洪时阙跟随主子站在晋江城最高的登仙楼顶层俯视远方,能够清晰地看见远方一栋四合院里火势冲天,盘旋上空的浓烟滚滚像一只张牙舞爪的凶兽,随时准备吞没整个庞府。

    此时此刻突然有感而发,想到那句古话,人在做天在看,庞佐领助纣为虐可不就受到上天的惩罚,一场小火借着东风,硬是将庞府几乎移为废墟,看来老天爷也难得睁开一次眼。

    主子,您说薛小姐若是收到庞府几近化为废物的消息,是否会窃喜?

    肖昱满脸莫名地看着他:她是否窃喜关我什么事?

    眼看着主子一脸正经的模样真像那么回事,洪时阙忍不住想笑出声,最后一把捂住嘴,鼓着腮帮子抿嘴硬是没敢泄露出声。

    我看你最近有些清闲,不如

    主子,薛小姐有话让我带给主子。洪时阙反应极快,未免听见主子碾他回营,连忙出声打断。

    肖昱的目光有些冷,嗓音凉凉道:你送她回府那么久,现在告诉我,她有话让你带给我?

    眼看着主子脸上没太多表情,可是周身气场散发的冷意,确实是在生气,欲哭无泪的洪时阙表示很无辜:主子,属下提醒过您很多次,您都说薛小姐不关您的事。未免主子一脚将他踹下登仙楼,连忙抛出重磅话题:薛小姐让属下给您捎话,说一辈子都不敢忘记您!

    本来准备抬腿的肖昱硬是生生止住了‘谋杀’下属的凶器,打算问完话再继续‘残害’下属:说漏一个字,就从这登仙楼跳下去。

    瞟了一眼登仙楼高度的洪时阙不免瑟瑟发抖,这个高度跳下去,真是磨练人的意志力,未免明早横尸街头吓坏晋江城小市民,很快就屈服于淫威之下从实招来:主子,真是字面上的意思,薛小姐说,一辈子都不敢忘记您!至于前两句话,小女子无以为报,这份恩情必定铭记于心。他觉得还是自动省略为好,反正主子也从薛小姐的嘴里听到过,自然不觉新鲜,只是对象换作谢家小儿罢了。

    少了前因,只有结尾的一句话,字面意思相差太大。即便是聪明一世的肖昱,也唯有看着桌案上的茶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好半响才喃喃自语:她到底什么意思。

    过来人的洪时阙看得十分明白,郎有情妾暂时无意,不过妾有没有意一点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家主子桃花开了,作为下属为主子采一朵桃花,那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所以话里话外毫无违心地道:薛小姐心底有主子,但是姑娘家脸皮薄,自然需要矜持一些,今日在庞府内没见到主子追出来,您没看见薛小姐的脸色,尽写满了着急,所以才会让属下带回来这句话。

    感情上一片空白的肖昱果真信了这番话,或许对于他而言,看上的女子也中意自己,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那她没让你带话,约我们下次见面的时间?

    洪时阙有些懵逼地看着自家主子,这个进展真是神速,语噎地迟迟落下一句:主子,您没让属下约薛小姐下次见面呀!

    所以,他没约,薛瑾夏就不主动?满脸惊讶的肖昱皱眉追问道:可她若是心里有我,不会约我碰面?

    除了给主子做保姆,还要做情感分析,洪时阙觉得这份活真是不容易:主子,这里可不是京城,您也不是那位被世家小姐见了就恨不得黏上去的贵人,现在您在晋江城只是名戏子,薛小姐却是官宦人家的小姐,怎会会向下九流的戏子献殷勤?再说,薛小姐又不知道主子的心意,您也太难为人了。

    洪时阙说的没错,薛家虽然在朝堂上没有高官,可是在晋江城里也算得上有头有脸的家族,薛府里的嫡女在外勾引一名戏子,传出去薛府的脸面还要往哪里搁?

    既然薛瑾夏十分为难,那他主动一些也不为过:那是要我主动勾引她?

    洪时阙噎了好一会儿,方才点头道:主子,您真是一针见血,英明决策!

    你说这话时有些言不由衷。肖昱毫不犹豫戳穿他的小心思,虽然讨女人欢心他不会,可是对方一个眼神,他就知道其中是否有猫腻。

    眼看被揭穿了,洪时阙只得如实道:属下是觉得主子用勾引不甚妥当,或许用追求二字更为贴切。

    肖昱挑起眉眼看着他,不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何为追求?

    主子应该与薛小姐朝夕相伴,两人在一起久了,便会日久生情。在这个过程中,主子不妨送一些首饰或者薛小姐喜欢的东西讨她欢心,那很快就可以让薛小姐对您掏心窝子。

    洪时阙的话确实能说到点子上令人豁然开朗,肖昱沉思片刻,脑子里闪过各种制造见面的机会,终于想出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好办法:我听你嘀嘀咕咕说着薛府人员情况时,提到过薛老夫人喜欢听戏。

    点头确认的洪时阙看着自家主子满脸正色,终于迟迟反应过来:主子!您该不会想登薛府的门,给薛老妇人唱戏吧?

    见他反应这么大,肖昱皱了下眉:怎么了,可有何不妥?

    主子会在庞府登台唱戏,他已经觉得很惊悚,如今为了讨薛小姐欢心,竟要给薛老妇人唱戏?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