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最强丹神 小说 > 民国小说 > 陆侦探为我着迷 > 第十章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陆侦探为我着迷:第十章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小说:陆侦探为我着迷作者:木琪易

    说起那段回忆,陆长亭长呼一口气,尚知情则屏息以待,甚至有些迫不及待。但她心里还是有些后怕,他沉默的越久,那汹涌的恐惧便越发增多。

    我认定是熟人作案,却因为时间太长,毫无头绪。我也有想过,也许你早已不在人世,但你父亲的坚持感动了我。于是我采取了最费时、费力的笨方法,即便我认为那希望也不是很大。我安排我的一些线人,全天二十四小时地跟踪你父亲的亲朋好友,包括你上学时,学校里所有的在职工作人员,但最终都一无所获。我有想过放弃,但但有种力量令我坚持了下来。其实事实上我忽略了一点,那就是我一直以为绑架你的是已经步入社会参与工作的人员,也就是说我没有注意到你的同学。在这一点上,我确实是低估了你们那个年龄段的学生。我只是从行为能力上判断,觉得社会上的人会更有能力做成此事。

    你也没错,她一个人是做不成这件事的。她之所以能成功绑架我,也是因为她有个帮手。她毫无表情地说,眼睛直直地看着某个角落,心好像被一个铁笼子套住。

    你说的没错,做成那件事一定需要帮凶,不然她自己完成不了。陆长亭的眼睛里陷入回忆

    来,姑娘,快进来泡泡吧,对你身体好。面对尚知情身上的伤痕,苏珊不忍直视,诶呀,这不是作孽吗!她一边扶着尚知情进入浴盆,一边感慨道。

    在苏珊的搀扶下,尚知情整个身体泡进了中药浴里。刚开始觉得水温有些高,但很快她便适应了,她觉得很舒服,很快他便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放松感。

    尚知情的那些个伤口当然是用鞭子抽打出来的,数不清有多少道,有的伤痕重些,有的伤痕浅些,总之布满了全身,尤其是后背。曾经有人对尚知情说:希望你能遇见自己的爱情。

    爱情?尚知情想都不会去想。难道当她躺在床上的时候,让对方看到这般残花败柳的女人。她不想抱希望,也不想令对方感到恶心,哪怕是同情,她只想孤独地活下去,直到死去。

    她想,也许有一天她会自己结束自己的生命。

    苏珊轻撩她的头发,将她的头发搭在右边的肩膀上,她又帮她撩水在身上。苏珊一生无儿无女,将自己奉献给了陆家,具体说是陆太太,陆长亭的妈妈。她心地善良,为人真诚,对待陆长亭母子忠心耿耿,甚至可以牺牲自己的性命。

    谢谢你,苏珊,太麻烦你了,我自己来就好了。尚知情转头仰视苏珊说。

    虽然她这样说,但她其实还是希望苏珊能陪在她身边,因为苏珊带给她的温暖是她从未得到的,如慈母般。

    不用客气的,你就让我帮你吧。以前太太在的时候,我也是这样帮她洗。你和太太一样,头发都这么好,又密、又黑、又亮。

    她应该对陆长亭的妈妈有很深厚的感情,尚知情想。

    只可惜太太命不好,活着的时候不着消停,都是那些个狐狸精闹的,才不得已搬到这里。终于等到儿子大了,能宽慰她了,她又苏珊说着说着,哽咽了。

    尚知情想说:死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但想想,这话不该说出口,会冒犯到对方。

    我妈妈也不在世上了,不过我从来没有见过她。我小的时候也羡慕过有妈妈的孩子,但后来觉得有爸爸就够了,因为他真的很爱我,呵护我。难得,尚知情主动说了这么多话。

    对了,苏珊,你觉得我爸爸怎么样?尚知情突然问道。

    尚先生啊,他人很好啊!你都不知道啊,因为你失踪,他整个人老了能有二十岁,头发就跟***当总统似得,全白了。说来,他也真是不容易,这些年既当爹又当妈,还算了不提了,你也总算回来了。

    是啊,我回来了。

    对了,苏珊你一直都在陆家,没有成家么?尚知情问的有些唐突,她自己也意识到了,我的意思是,如果你也单身,你们可以可以试着相处啊。

    啊?苏珊被尚知情突兀的隐藏式请求惊到了,她直接愣住了。

    不好意思啊,我可能说的有些直接。尚知情感到抱歉地说。

    呵呵,没事,我这人没那些说儿。苏珊深呼了一口气,表情陷入尴尬。

    尚知情希望自己的爸爸能有个陪伴,当然不是自己,她觉得自己的状态只会让他忧心。他似乎需要苏珊这样性格的人陪伴,相信一定会给他带来快乐。

    但看到苏珊的反映,尚知情便不打算提了,毕竟这也不是着急就能促成的事情。

    这个盆浴,虽然中药味有些刺鼻,但却使尚知情的身心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放松。它实在是令人舒服极了,以至于尚知情竟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当她醒来时,苏珊已不知何时离开了。但水还是热的,想来苏珊也一定刚离开不久。

    她环顾这个浴室。

    因为没有马桶洗漱的区域,地方显得很宽敞。浴盆旁边有扇窗,用褐色的卷帘百叶窗遮挡。对面是金色的简约储物柜,里面摆放着浴巾和其它的一些东西。她注意到一旁的横栏上挂着一件丝质的睡衣,而自己的衣服都已经不见了。

    应该是苏珊拿去洗了,尚知情想。

    她跨出浴盆,拿出一条白色浴巾将身体擦拭干净。又穿上苏珊为她准备的白色丝质睡袍。穿上衣服她才意识到,自己的头发是干的

    这一定是苏珊帮她吹干的,想到种种,尚知情好像感受到了母亲般的照顾。

    这睡袍是陆长亭妈妈生前的。这点尚知情想到了,因为睡衣看起来并不是新的,而且大小也不符合苏珊的身材

    她走出浴室,大厅却空荡荡的,苏珊和陆长亭都不在客厅。但她听到另一边厨房发出的声音,想来一定是苏珊在准备应该是晚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