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笔趣库三七小说网 > 民国小说 > 陆侦探为我着迷 > 第十一章 精神病杀人不犯法

陆侦探为我着迷:第十一章 精神病杀人不犯法

小说:陆侦探为我着迷作者:木琪易

    因为体力消耗太多,尚知情在陆长亭的怀里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陆长亭将她抱起,抱到自己的房间,让她躺在自己的床上,为她盖好被子。

    如果尚知情睁开眼睛,她一定会看到面前的一扇墙上几乎都是她的照片。

    那真是一个偶然的机会,偶然到现在回忆起来都有一些后怕。因为如果那天我没有去的话,可能你现在还在遭受着她的虐待。记得那天我受邀参加一个慈善晚宴;因为那晚有一个环节是慈善拍卖,我正好也要捐出一些我妈妈生前的收藏,这是她的遗愿,所以我就应邀参加了那天的晚宴。她和她的母亲也在受邀名单上。晚宴上,我与她擦肩而过,而就在那擦肩而过的一瞬间,她身上红花油的味道引起了我的注意。陆长亭边回忆边说,可以看出他的心情是复杂的。

    令尚知情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被救出的关键,居然是那**红花油。她对此当然印象深刻。鞭子、绳子和红花油一直和她生活在那个房间里,每当佟妍卿打过自己之后,她便会用红花油给尚知情擦拭伤口。令尚知情感到意外的是,她自己身上也有伤口,但只是袖口的那一点。因为每次佟妍卿都是穿长衣长裤,所以她也不确定佟妍卿身上是否还有其他伤口。

    可那又怎样呢,就算她也有伤口,难道她就可以对自己施暴么?她那个蛇蝎的女人,就该被凌迟处死。

    陆长亭继续说道:你们曾经的英语老师当时也在场,不过她已经不做老师多年了,现在她是一家上市公司的市场总监。当然,你的英语老师曾经也是我的跟踪对象。我从你们英语老师口中得知,她虽然比你们小两岁,但却因为成绩优异而先后跳级两年,从而成为你们学校最小的学生。两者结合,我对她产生了怀疑。于是,我便派人跟踪了她。当然,结果是你被我救出,现在躺在我家的沙发上。

    那她妈妈不知道她的所作所为么?尚知情冷冷地问道,目光暗淡,眼神直直地看向角落。虽然表情平静,但尚知情的内心怨恨每一个和佟妍卿有关的人,也许她妈妈根本就是知情不报。

    她说是不知道的。其实她也不算是什么贤妻良母,只想着自己放纵地活着,哪来的心思管孩子。可以看出,陆长亭虽然不认为佟妍卿的妈妈是帮凶,但他对这个女人没有什么好感。

    原来我是这样被救出来的,还真是一个偶然的机会。可如果你没有参加晚宴呢?又或者她没有去参加?还好没有如果。不过我一直以为她是个孤儿,或者父母都不在身边。因为如果她有妈妈,她妈妈又怎么会不知道自己的孩子是个变态呢?她又是如何教育她的孩子的呢?难道她妈妈就一点也不知情么?尚知情逐渐地往牛角尖里钻,内心被这些思维捆绑着。

    五年的时间,我的美好青春就那么被糟蹋了。即使被救出来后,多少次,甚至每时每刻,它都是存在着的。有时更会排山倒海般地在你脑海中闪过,像一幕幕的电影。那恐惧、那压抑、那被践踏的感受,记忆犹新、历历在目!尚知情再次有感而发,眼神像锋利的刀子。

    其实这些话一直在她的心里,可她没处说。她不会对自己的爸爸说这些话,她不希望爸爸担心。今天,她也算是一吐为快了。

    陆长亭惊讶尚知情会对自己说出这番话,但想想,其实这也是情理之中。他将尚知情说的每一个字都装在了心里,但这些字眼像是带刺,扎他的心。

    我想知道她们两个都受到了怎样的惩罚?此时的尚知情,目光变得黑暗,里面装着深渊。

    我知道不会是死刑,但起码她们应该再监狱里待上个二三十年,这都是轻的。因为即便是关押犯人的监狱,也会给囚犯放风的时间;但是我那五年年,过的连监狱的囚犯都不如。

    说完,尚知情看向陆长亭,等待着他的回答。

    陆长亭目光躲闪,他不知道该如何说出口。他是知道答案的,但他怕真实的答案,尚知情听过会接受不了,他有这样的预感。

    她们是一定受到了惩罚的,而且她们以后的日子肯定是不会好过的。不过那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自由了,你需要重新来过你的人生。因为你开始拥有你人生的选择权了!而她们没有!他说着,脸上呈现出淡淡地,加以掩饰的痛苦。

    尚知情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她开始不安起来,心被揉成了一团,酸胀酸胀的,令她不是滋味。

    到底判了多少年?尚知情将头抬离沙发,迫切又心焦地问。

    陆长亭的脸阴沉下来,他不敢直视尚知情的目光,只能满载心事地低头看着地面。

    你说话啊,回答我啊!尚知情坐了起来,逼着陆长亭回答她。

    他转脸看向尚知情,露出牵强的笑容。

    他握住她的手,充满艰难地说:你知道,像佟妍卿那样的人,她是不正常的,是病态的。她有精神疾病,是严重的心理障碍,所以已经送去精神病院治疗了,而且现在仍然处于治疗阶段,她也一定不好过。

    尚知情惊讶地看着陆长亭,内心好像遭到了极大的背叛。她无法相信她此时听到的一切,她觉得就连面前的这个人,这个救了她的人,居然也是和佟妍卿是一伙的,起码他是同情她的。

    你说什么?她将毯子掀开,起身,从沙发上下来,顾不上穿鞋,光脚站在冰凉的地上,整个人像是受了某种巨大的刺激。

    她有种浑身的细胞,血管,都要炸开了的感觉。

    她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完全接受不了。

    陆长亭也站了起来,面对面地看着尚知情,两只手悬在半空中,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相信我,她有病的,你不能和一个有心理障碍的人纠结一生。事实上,我见过她,在她接受心理治疗的时候。她说她犯病的时候,一直认为你是她痛苦的源头,她是出于自卫才绑架了你。并且,她的医生告诉我,她在接受治疗的时候,分分钟都活在悔恨中

    你还去看过她?你居然相信她?尚知情惊讶极了。

    她紧缩眉头,内心满是愤怒。

    假的!通通都是假的!你居然也信?你怎么也能相信?你不是侦探么?你不是什么都能看透么?你为什么会被她骗了!尚知情发出歇斯底里的咆哮,甚至因为巨大的呐喊声而感到脑袋缺氧,但她仍然刚强地站在原地,因为内心的仇恨带给她力量。

    陆长亭想要试图抱住尚知情,但他刚一伸手,便被尚知情推开了。

    知情,你不要这么激动,你听我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陆长亭用手倒梳头发,目光痛苦又无奈。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