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三七中文网笔趣阁 > 民国小说 > 陆侦探为我着迷 > 25.关键在于

陆侦探为我着迷:25.关键在于

小说:陆侦探为我着迷作者:木琪易

    我去了食堂行了吧!我不仅去了食堂,还被里面的厨子轰了出来,这下你满意了吧。我不就是想走个捷径么,那的确是个捷径,只是只是食堂通往公司内部的那扇门锁上了。不能让他知道自己撬不开锁的事情,而且我没有时间撬锁,那帮人发现的太快了。其实我之前都是很顺利的,我说我找张姐,我是她外甥女,我就这么顺利的进去了,我只是有点运气不好罢了。

    只是运气不好么?陆长亭并不相信尚知情说的话,起码只相信一部分,你是技术不行吧?

    能不能不说这个了,有意思么?尚知情双膝跪了起来,像个小老虎对他吼道。好像陆长亭要是再废话一句,她就会咬他!

    好,好,那我们就来说说案子。陆长亭顺了顺嗓子说,首先,证明死者是否是被谋杀,不应该去查什么死者有没有加班,最为最明显的破绽是在冯思蕾所说的那声尖叫上。

    尖叫?为什么是尖叫?据冯思蕾说,死者根本没有出公司穿高跟鞋的习惯,可偏偏穿着高跟鞋出现在楼道里,还是大半夜。除非加班能解释通她为什么会这样做,不然她的死因就十分可疑。尚知情感到不解。

    陆长亭起身,站了起来。

    他比划着说:如果那声尖叫是死者发出的,这就说明她当时是受了极大的惊吓,在惊吓时发出的声音;因为人在区区几节楼梯的高度下摔倒,是无法发出能够震耳欲聋的尖叫声的。

    对啊!他说的没错啊!怎么自己没有想到呢?这才是案情的关键啊!

    尚知情仰视地看着陆长亭,脸有些发胀也有些发热,是热血沸腾的反映。

    所以,还有两种可能:一个是那声尖叫有可能不是死者发出来,而是第一个到达案发现场的人发出来的,这就说明第一个到达案发现场的人,是个女人。

    是女人,冯思蕾说她腿都吓软,整个人贴墙站着,都不敢动了。

    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凶手发出的尖叫。陆长亭继续说道。

    凶手?凶手怎么可能会发出尖叫,凶手不该保持安静,免得引起别人的注意么?尚知情起身,坐在床边上。

    这有可能是为了混淆死者死亡时间的一种手段。当然这些都还只是推测。

    尚知情呆呆地看向陆长亭

    不得不说,她喜欢这个时候的他,不仅是喜欢,也是欣赏。他总是这样的聪慧过人,又条理清晰、思维敏捷,也许他天生就是当侦探的料。而且每次他在阐述案情分析的时候,他的气势、目光、还有嘴唇的弹动都是带有节奏的。

    陆长亭继续说:还有就是,根据你的描述,还有现在房地产这个行当的普遍做法,这个小区在建材的使用上,不可能会用隔音效果好的建材。何况这个房地产老板是个那么会精打细算的一个人。陆长亭若有所思的说着,那这就奇怪了,冯思蕾和其他业主似乎只能听到了尖叫声,并没有听到高跟鞋的声音。可是死者穿着高跟鞋走楼梯,不可能不发出引人注意的声音。

    尚知情依靠着门框站着,手插兜,等着陆长亭问她话。

    头发怎么不擦干就出来了?陆长亭起身走到尚知情面前,打量她湿漉漉的头发说,带着关心。

    一会就擦。尚知情回答说。

    那怎么行,会感冒的,潮湿对脑袋也不好。陆长亭有时对尚知情的生活会过于关心,甚至超过对自己的关心。

    尚知情白了个眼。

    去擦干了再出来。

    尚知情撇嘴原地不动。她不喜欢吹风机在耳边嗡嗡作响的声音,所以宁愿一直湿着。

    怎么不照我说的话去做?陆长亭一副不肯罢休的样子。

    你的话又不是圣旨。尚知情不耐烦的说,脚尖蹭着地板。

    我来给你擦。见尚知情并不听自己的话,陆长亭便强行把她带回到洗手间。

    尚知情无奈坐下,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和他。尚知情觉得陆长亭有时会过分干涉自己,总是希望自己按照他的方式生活。即便他是对的,自己是错的,但时间久了也会产生逆反心理。说不定哪天自己会用房东的身份,把他赶出去。想到这,她笑了,怎么可能会赶他呢。

    你在想什么?陆长亭一边用毛巾擦着尚知情湿漉漉的头发一边问。

    在想我们都不是正常人,要是有一方是正常人,我们肯定生活不到一起。尚知情笑着说。

    其实我在想把你赶出去,尚知情心里促狭地想,谁叫你像个管家婆。

    镜子里的尚知情眼睛里闪着一丝惊讶,但手没有停,依然用毛巾给尚知情擦着头发。

    那你认为的正常人什么样?陆长亭问道。

    嗯尚知情想了想说,应该就是朝九晚五工作,会结婚,会有家庭小孩子,会过日子。她抬头望着他说。

    我们不是在过日子么?过我们的日子。陆长亭柔声的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