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民国小说 > 陆侦探为我着迷 > 26.门外没有回答

陆侦探为我着迷:26.门外没有回答

小说:陆侦探为我着迷作者:木琪易

    你说死者才刚转正,她应该收入并不高;她买不起太昂贵的鞋子,而高跟鞋是越贵走路发出的声音越小,地面又是坚硬的水泥地,这不可能不产生引人注意的声音陆长亭在死者的鞋子上略显深思,但话语中并没有将他想到的其他线索说出来,他还在斟酌。

    不仅是引人注意,还有可能是令人心烦的声音,反正我是讨厌那种声音。尚知情做出厌恶的表情。

    所以现在有两件事需要证实:一是那声尖叫是不是第一个到达案发现场的人发出的;二是调查一下,是否有人听到持续的高跟鞋走路的声音。就冯思蕾对门那户老人家就可以,老年人年纪越大,睡眠越少,而且相比年轻人对这种事情比较敏感。陆长亭转过身对尚知情说,也像是在自言自语,同时手指在半空中晃来晃去。

    也许这个秘书有外快?就是什么办公室潜规则之类的,之前有个案子不就是么。这也许也是她被杀的原因吧?尚知情这话是针对那位地产老板说的,在她看来,这死者若是谋杀,一定和那个老板脱不了关系。

    不可能,那个老板一定不是凶手,这方面你就不用考虑了。陆长亭一口坚定的说。

    也不一定吧,他那么坏。尚知情疑惑地看着陆长亭说。

    奇怪,他都没有见过那个老板,怎么说的这么绝对。不过但凡谁见过那老板本人,印象都不会好的,起码尚知情是这么认为的。

    相信我就是了。说完,陆长亭转身下楼。

    为什么他那么肯定那个老板不是凶手呢?尚知情可觉得那老板最可疑。还有他让自己签的那份保密协议,要不是为了探口风,尚知情才不会答应签什么保密协议呢。

    那件以次充好的骗局一直在尚知情脑子里绕着,说不好她就会违约,这种事尚知情干得出来。

    虽然陆长亭认定那地产公司老板不是凶手,但尚知情不以为然;就算杀人的事情目前还没有什么证据指向他,但朝阳沟那栋坑人的楼是铁定和他脱不了干系的。所以,尚知情打算和陆长亭继续聊聊那位黑心的老板,虽然说服陆长亭的希望不大,但她还是想试试。

    尚知情站在楼梯上,看向陆长亭,思量思量这话该怎么开头。

    有时看他的侧脸,像是在看漫画里的人物;雕刻般的棱角,永远迷一般深邃的眼神,还有那线条分明的嘴唇

    四十九户居民啊!尚知情走下楼梯朝着陆长亭感慨道,就算便宜一栋也是要好几十万的,半辈子的积蓄啊,说让人骗就给骗了!真是无奸不商啊!尚知情发出替人愁烦的声音,还故意提高声调。

    陆长亭正在摆弄手机,而且手指来回拨动的速度特别快,根本就不知道他在捅咕什么。

    虽然他眼睛不离手机,但尚知情想他肯定听见自己说什么了,而且他的脑部内部处理器一定会处理的。

    你又想干什么?陆长亭边划弄手机边问道。

    我没想干什么啊,我就是觉得这事做的太缺德。尚知情知道陆长亭十有**不会支持自己的想法,所以有些怯怯,但她仍想坚持继续这个话题。

    陆长亭听过叹了口气,欲先反过来说服尚知情。

    尚知情鼓足勇气抢先说道:我知道你又要说什么蝴蝶效应。可这次不一样的,四十九户人家啊,可能就因为他的一己私欲,就造成众多家庭的支离破碎!

    他们都是成年人了,没有人逼他们买。便宜没好货这谁都知道,买了只能说明他们爱占便宜。再说了,那家公司的老总是草包么?都不核实情况么?真要是事情已定,那也是该那位负责人承担责任,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再说,你不是签保密协议了么,那可不是闹着玩的。陆长亭霸道地回怼道,而且句句道理。

    保密协议那回事,应该在乎么?尚知情思量着。

    和你说吧,我根本就不在乎什么保密协议,也不在乎这些财产,我赔得起的。尚知情很真诚地说。

    什么叫你不在乎,你不在乎什么。不在乎你银行存款?不在乎我们的家?不在乎我们的事业?陆长亭说这些话的时候,带着前所未有的强悍以及愤怒。

    陆长亭将目光紧缩着尚知情,好像对方极大地侵犯到了他。尚知情无辜地看着他,世界都静止了。

    真是的,他至于这么生气么?还是别的什么惹到他,他发火到我的身上?不对,他是在生我的气,因为他有说我们的家、我们的事业,我们?可有的时候我觉得我只是他的累赘,我似乎也帮不上他什么,因为在遇到我之前他也一样破案。要是需要的话,也只有在他人格分裂的时候。想到这些,尚知情脑子乱了起来。

    你生气啦?尚知情有些不情愿地问,也许该生气的是她。

    的确,陆长亭脸都气的脸泛白了。

    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惹你生气的,我只是只是尚知情看到陆长亭脸色泛白,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也没有后悔自己说出那番话,她只是没有想到陆长亭会有这么大的反映。

    陆长亭还是不说话,只是在生气地看着尚知情。

    他是在克制么?千万别把另外一个人格给逼出来。

    别生气了,再生气你又要。

    又要人格分裂了!尚知情憋着没有说出来,她在陆长亭面前总是刻意回避这个词。

    尚知情走上前,拉住陆长亭的胳膊,看着他有些发红的眼。

    陆长亭还是不说话。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