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出版书 > 民国小说 > 陆侦探为我着迷 > 28.性侵游戏

陆侦探为我着迷:28.性侵游戏

小说:陆侦探为我着迷作者:木琪易

    是小姨她太喜欢我了,绝对不是你想的那样。冯思蕾急切地解释道。

    尚知情和陆长亭互相交换了眼神,尚知情明白陆长亭的意思,事实上他们的想法一样。也许冯思蕾也想到过,只是她不愿意接受那样的事实。曾经尚知情又怎么会想到,在班里沉默寡言的她,会对自己下手,将自己囚禁我五年之久。人心隔肚皮是没有错的,有那层肚皮隔着,你永远都看不透她的心究竟有多黑暗。

    那你和小和是怎么认识的?陆长亭坐回位置上问道。

    是在半年前的电梯里。冯思蕾眼睛里闪烁着光芒,那是个星期六的下午,我先进的电梯,电梯门马上要关上的时候,她在外面喊:等一下!我就用脚插到门缝里,帮她留住了电梯。没有想到的是,电梯到五楼便发生了故障,我们足足困在里面一个多小时。但从那次起,我们成了朋友,我会经常到她家里去。

    有一次,我们看电影,电影里的情景令我躁动起来。小和看出了我的□□攻心,她主动身体贴了过来。从那以后,我们便确立了关系。听说古代的风尘女子,受够了男人们的糟蹋,她们彼此间也会相互慰藉。冯思蕾发出冷笑。

    她不该自轻自贱,她只是个受害者,尚知情怜悯地看着她。

    小和她也遭遇过什么么?陆长亭问她。

    我想是吧。她虽然没对我说过,但她和我一样,似乎对男人没有兴趣。还有就是,她也从来没有谈过男朋友,所以我猜她是这样。可是冯思蕾似乎陷入纠结。

    可是什么?陆长亭问。

    可是就在她死的那天晚上,我发现她在和一个男人发微信。此时的她,表情好复杂。

    这么说,小和死的那天晚上你们是在一起的?陆长亭偏着头,略带些意外的说。

    是的,那晚我们是有在一起,不过因为那个男人我们吵了起来,我气的摔门离开。冯思蕾回答说。

    是小和她心有所属了?陆长亭紧缩着眉头,目光没有一丝松懈。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那段日子她有些反常,总是在发微信。她没有朋友的,也没有交好的同事,但那几天却一直发着微信。冯思蕾看上去十分的介意。

    虽然冯思蕾说的这番话,尚知情也略猜到一二,但当听到这些话从她口中说出的时候,尤其是那个敏感的字眼,还是令她十分惊讶的;毕竟之前见到的她是那样的正常无二,青春有活力,谁能想到她内心会有如此的障碍。

    陆长亭是早就看出了冯思蕾的不寻常,他的那下触碰也是有意为之的。

    冯思蕾继续说:为了小和,我可以告诉你们我的过往,但我求求你们,你们听过就忘了吧,千万不要对别人说。她在哀求着,同时可以看出她内心的担忧。

    你放心。尚知情承诺她说,我们都不会说。

    陆长亭没有作声。

    他则是看向尚知情,他在担心她,他知道尚知情会因为冯思蕾的过往而物伤其类。

    可你刚刚不是还在逼问她么,所以你就别担心我了,尚知情躲开他的目光。

    那年我六岁有一次我小姨,就是我妈妈的亲妹妹带我去了她家。小姨很喜欢我,她要出去买排骨,说要做我最喜欢吃的红烧排骨。她走后就只剩下我和姨夫两人。我坐在沙发上看动画片,姨夫他他突然走过来,说要和我玩游戏,我很高兴的点了点头。姨夫他说:我们石头、剪刀、布,谁输了谁就脱掉一件衣服。说着她的眼睛泛红,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输,输的我脱掉了身上所有的衣服冯思蕾说着哭了起来。

    尚知情也忍不住要哭,为她接下来要说的哭,但她自持住了。尚知情靠近过去,搂住冯思蕾的肩膀,用纸巾帮她擦了擦脸上的泪水。

    要想弄脏一杯水,那是很容易的一件事,只要把脏东西放到里面就可以了;可要是想把脏水弄干净,恢复到原样,尚知情想那是不可能的。有些伤害,就像是弄脏的那杯水,无论如何也恢复不了原样。

    既然这道疤揭下来这么痛,那就不要再揭了。尚知情心疼地对她说,将她搂得紧紧的,好像搂紧她自己一样。

    不!我要说!这件事我只对小和说过,现在连她也不在了。说到死去的小和,冯思蕾越发坚定起来。她抬起头,泪眼汪汪的眼睛再次陷入地狱般的回忆,后来姨夫说游戏还要继续,可是我对他说:可是姨夫,我已经脱光光了,我不想玩了,我想穿上衣服冯思蕾表情极其凄惨,实在可怜极了,可他的脸却凶了起来,并对我说:不行!游戏要继续!既然衣服都脱掉了,那就换谁输了就摸谁。她的声音越发颤抖,尚知情一直在握紧她的手,我害怕起来。他却警告我,如果我敢把今天的事情告诉任何一个人,尤其是爸爸妈妈,他就会用刀把我的手和脚,还有脖子,都砍下来!我吓得不敢说话,只能哭。

    说到这,冯思蕾失声痛哭起来。尚知情抚摸她的背,心里恨透了她口中说的那个姨夫,那人真是禽兽不如。

    冯思蕾平复过后,接着说:然后然后他便伸手我现在都记得那种可怕的感觉!他的手就像是块冰,碰到我的身上,令我瑟瑟发抖她的情绪再次崩溃。

    过了许久,冯思蕾接着说:从那以后,我就害怕男人,就算是我爸爸,我也会怕。所以,我从来没有谈过恋爱,因为我怕,怕男人会再像姨夫那样对我。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真是畜生!这样的人真该凌迟而死!

    尚知情注意到陆长亭无意识地抿动嘴唇,目光凛冽,看起来十分的愤怒。

    尚知情生怕他会因此触发另外一个人格出来,便对他说:帮我拿**水好么?

    陆长亭的眼神游离了一下,但很快目光恢复了正常,起身去拿水给尚知情。

    这么多年,最痛苦的便是见到他。每次见到他都想到厨房拿把菜刀将他砍死,尤其是当我长大了,明白那意味着什么。可是一想到小姨如果我杀死了他,表弟会没有爸爸,小姨也会没有丈夫。

    那他有再伤害过你么?尚知情真希望答案是没有。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