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书 > 民国小说 > 陆侦探为我着迷 > 29.视频里的女人究竟是谁

陆侦探为我着迷:29.视频里的女人究竟是谁

小说:陆侦探为我着迷作者:木琪易

    陆长亭说的是事实!事实就是是那个地产公司老板太狡诈了!

    他们这些人,就是唯利是图,哪还会管别人的死活。即便是他们自己的亲人出了这样的事,他们也未必会放在心上,何况只是个给他们赚钱的工具。尚知情在为小和愤愤不平。

    尚知情想,除非这件事情能有个结果,不然,冯思蕾会一直这样怨天尤人。

    也不能这么说。陆长亭竟说出这话。

    不过细想,冯思蕾是说的有些过了。就算人再怎么想要赚钱,但凡涉及到自己的家人,也会变得不一样,怎么会不放在心上呢。不过,冯思蕾也只是在气头上。

    小和还不到三十岁,她父母刚把她供出来,她就是这样惨死,她父母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啊!但凡那个小和上司有一点点同情心,也不会阻拦调查这件事!我在家练习了无数次,才装出一副和她毫无相关的样子,但每一次的演练,心难过的都要死掉。我一定不能放过那个害小和的人,绝对不能。冯思蕾越说越激动,简直是怒气填胸,估计她是听不进去有违她心意的话的。

    原来和自己的那番对话是彩排过的,怪不得自己什么都没看出来,尚知情想。

    可如果真是为了小和的公道,必要的话需要说出冯思蕾的过往,那她会愿意么?尚知情不是想讥讽她,只是想到其实人人都有想要维护的,只是大家维护的东西不同罢了。

    尚知情没有再问她什么,而是先出门找那位大老板去了,陆长亭没有反对她这样去做。

    到了地产公司,还是那位前台接待。

    接待告诉尚知情,那老板出去一直没有回来。尚知情向她道歉,对于之前的谎言。她笑了笑,说没关系。她问了问尚知情的职业,尚知情诚实的告诉她我是私家侦探,她为此对尚知情问东问西,可见尚知情的这个职业她很是感兴趣。

    尚知情突然想到,今天是星期六,她们不仅没有休息,已经四点了还没有下班。她告诉尚知情,公司没有规定哪一天一定要上班,哪一天一定要下班,一切都靠自觉。老板是住在公司里的,其他的,需要出去跑业务的,时间也是比较松弛的。至于她自己,据她所说,她来这里九个月,从来没有休息过。她打算干满一年就辞职,为的是,自己的个人简介上,工作经验那栏不是空白。

    这公司的规定真是闻所未闻,听的尚知情是瞪目哆口。

    冯思蕾讲的话真是分分钟具有有震慑力,听了就像乘坐过山车一样,让人心里七上八下的,一波刺激尚未平复,紧接着又是一波。

    她没有告诉你对方是谁么?或者说你知道是谁?尚知情问道。

    我有问过,可她总是含糊的逃避开。直到有一次,就是那天晚上,我忍不住趁她去洗手间的时候,看了她的手机。虽然微信的内容她几乎全删了,只留下一句对方回的:随便你三个字,而且很明显头像是个男人。即使人已经离世,但在说起这件事的时候,冯思蕾表现的还是情绪很激动。

    凶手会是那个男人么?可也有可能,这个男人是虚构的,确实存在这种情况。

    尚知情很想知道陆长亭是怎么认为的,但从他脸上看不出什么来,他只是十分专注地听着。

    你能认出头像里的那个男人么?陆长亭紧接着问道,手摩擦着下巴。

    不太能认出来,脸被遮住了。冯思蕾想起又说,当我知道她在和男人联系,并且一直瞒着我,我十分生气。她出来我便质问她,朝她大吼。可她只是让我小点声,说隔音不好,别让别人听见。我真是气急了,她居然一点都不在意我的感受,只在意我会影响到她的名声。想到这个,我一气之下摔门离开。冯思蕾的脸说着说着,脸苦闷的胀红起来。

    难道她不论男女都可以喜欢么?尚知情觉得真的是好复杂。

    你是什么时候离开的?陆长亭问道。

    七点半吧,应该是那个时间,反正不到八点。冯思蕾回答说。

    那她没有追过去找你么?或者发信息打电话给你?尚知情问道。

    没有。冯思蕾一边回忆一边摇头回答说,她的胆子真的很小,很怕黑,她晚上睡觉都是开灯的,她也几乎从来不晚上出门。说起这方面,冯思蕾振作起来,转头看着尚知情说,而且她真的不爱穿高跟鞋,她都是预备一双平底鞋在单位的,方便下班的时候穿平底鞋回来。还有什么减肥之类的说辞,我根本一个字都不信。因为她饭量很少,也不爱吃肉,她根本不需要减肥。冯思蕾越说越激动,几乎一口气说完。

    那她死的时候穿的那双高跟鞋你有见她穿过么?陆长亭问道。

    既然她说小和的高跟鞋是放在单位的,那小和脚上的那双会不会不是小和的?

    是她的一双备用鞋,她怕她的鞋太便宜,容易坏,就备用了一双。说到这个,冯思蕾脸上堆满了哀伤,那双鞋还是我和她一起买的。

    那那晚你是否有听到有人走楼梯的声音?陆长亭问道。

    没有!似乎我的这个问题也提醒到了她,她恍然大悟说,对啊,那天我一直在门口徘徊,犹豫要不要去找她,可是我听到的只是那声尖叫。之前我们单元停电,但凡有人爬楼梯,就算不穿高跟鞋,那声音都很明显的!因为我们小区隔音特别不好,安静的时候,就算是楼上小便什么的,楼下也能听到。冯思蕾说着,激动的站了起来说,所以小和一定是被人杀死的!绝对是!

    尚知情觉得虽然冯思蕾也有杀人动机,但她真的不像在说谎。

    可视频又作何解释?是那位地产老板说了谎?他说谎一点也不奇怪,他的可信度一点也不高。难道真让陆长亭说中了:也许视频里的人根本就不是小和,是另有其人?是男人也不一定,因为是在晚上,漆黑一片,紧靠路边微弱的灯光根本辨别不清。何况自己根本没见过小和。

    想着想着,尚知情越来越感到愤怒,想着十有**自己是被那个地产老板耍了。

    看来需要你帮我们辨别一下,那段视频里的人到底是不是小和?陆长亭说。

    听到陆长亭这么说,尚知情感到很羞愧。她想陆长亭一定在心里责备她,只是有人在,维护自己的面子,所以他才没有说出来。尚知情简直是挫败感十足,脸甚至都有些发红了。陆长亭朝自己看来,她将头转到一边去,不想这个时候和他对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