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下载看书免费软件 > 民国小说 > 陆侦探为我着迷 > 34.不能妇人之仁

陆侦探为我着迷:34.不能妇人之仁

小说:陆侦探为我着迷作者:木琪易

    车臣就是这个样子,不讲道理起来简直能气疯一个人,尚知情只感觉肺都要气炸了。

    你根本不懂。说完,尚知情气愤地转身离开。

    他不就是希望别人不知道她的过去么,如果她能早点站出来,也许就不会有那么多受害者了。车臣跟在尚知情后面,喋喋不休。

    可她也只是个孩子,而且她这些年过的并不容易,可以说她一直都活在痛苦中,所以你不能怪她。尚知情转身,一边后退着走,一边为冯思蕾辩解道。

    如果你没有被陆长亭救出来,那么你现在依然是个受害者,而那个伤害你的人依然会每天对你施行虐待!只有她受到惩罚,将事情曝光出来,才会停止她的恶行。不然,她会再次把你抓进去,又或者她会抓一个替代品来代替你。所以,面对他们那些人,必须处理干净,不留有一丝余地给他们,才能让社会安稳太平!!车臣说的尚知情竟无言以对。

    不但如此,他触碰到了尚知情的禁地。其实他说的也没有错,如果不对那些人尽可量的斩草除根,那么久还会存在新的受害者。他们始终是心里扭曲变态的,以伤害别人来满足自己的**。谁能保证,就算那两个人脸上被刻上了字后,不会用其他方式再伤害别人。

    尚知情陷入深思。

    想来终究是自己太懦弱了,自己是这样,冯思蕾也是这样。

    其实到现在为止,佟妍卿依然是尚知情的噩梦,她依然会在一个又一个梦里吓得几乎无法呼吸。尚知情痛恨自己的懦弱,十分的痛恨。她希望自己能坚强起来,能够面对那个曾经伤害过自己的人,甚至敢把刀刺在她的身体上!

    尚知情听到冯思蕾在视频里的哭泣,她知道她没有勇气做这些,所以只能默默承受。但她不敢做的事情,今天自己来为她做。尚知情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毕竟她也是曾经支离破碎的人,如今却能为别人施行惩罚。

    那女人上前,手伸到前面,她是想向冯思蕾求饶。

    尚知情觉得她的声音是在污染自己的耳朵,报应是该来了。

    尚知情伸出左手,抓住她伸出来的那只胳膊。尚知情的力气也不小,曾经一个拳头打断过一块三厘米厚的木板。尚知情轻易的将她的手按在地上,使她的身体跪在自己面前。

    尚知情毫不犹豫地从右袖口中,抖出刚刚从厨房里拿出的那把刀,然后紧紧地握住它,毫无怜悯地,狠狠地扎向她的手掌,从手背到手心,再到地垫,甚至还有下面的地板,被她一刀刺下。一边刺,她一边看着她问道:是用这只手带那些孩子来这里的么?她十分冷静地说出这几个字。

    那女人撕心裂肺地刚要叫喊,车臣便将尚知情拿过来的抹布塞到她的嘴里。她好似一股气本来要喷射出来,却又被活生生的咽回去。此时的她,像只要抽死过去的猫,身体僵硬,眼睛瞪得极大,但却因为手被钉在地板上,所以她不能倒下。

    那男的吓得几乎失声,想喊出来,却含在嘴里,只能身体不停的向后靠。

    对于尚知情刚才的所作所为,不仅令车臣感到意外,连她自己也感到意外。也许懦弱与残暴之间只有一线之隔,冲破了那道防线,便会使人成外另外一个人,一个与之前完全不相同的一个人。更准确地说,是激发了你身体内的另一个自己。陆长亭和车臣之间也许就是这个样子,只是他们之间隔的不是线,而是深渊。

    那他呢?如果你还没有报复过瘾,这个我也可以让给你。车臣走过去,蹲在那禽兽面前,勾着他的下巴说。

    和车臣比,尚知情觉得自己还是妇人之仁的。他喜欢玩,喜欢放肆的笑,喜欢听见人的惨叫。好像只有血泊和人的惨叫才会令他感受到刺激和兴奋。可今天不行,今天有朵朵在,尚知情不想他那么做。

    那禽兽般的男人好像快要吓破了胆,他的身体一直在抖动,眼睛睁的像死鱼眼一样,他又不敢大喊出来。他现在知道害怕,知道恐惧了,那当那些孩子吓哭的时候,他是否有一丝的怜悯。他一定没有怜悯,如果有,他绝对不会对那些孩子下手。既然他没有怜悯,那么他也不配得到怜悯。

    你说呢?尚知情问一直在手机另一端看直播的冯思蕾。

    尚知情不明白,她为什么还在害怕,明明这些伤害她的人,已经无法再伤害到她。还是她不忍心,不忍心看着这些伤害过她的亲人得到报复?

    你想怎么处理他们两个,毕竟你是受!害!者!其实尚知情想说,只要不出人命,我们都可以帮她解决。

    你要知道,他们不仅伤害了你,更伤害了许多小女孩。而受害者为了自己的名节,她们没有办法去寻求法律途径,就如同你一样。尚知情再次声明,希望她不要心慈手软。

    那就在他的脸上,用刀刻上性侵两个字,让他这辈子都没脸见人。见过他的人,也会因为看到的那两个字,知道他是怎么如禽兽般的人。冯思蕾声音颤抖地说出这些话来,可以感受到她的恨意。

    这个我擅长,保证效果会很美观。车臣是在别人的脸上刻过字,当时吓得尚知情连隔夜饭都吐了出来,没想到今晚自己成了他的帮凶。

    但是我有个请求。冯思蕾说。

    你说。尚知情应道。

    就是,别把他们交给警察,毕竟我表弟是无辜的,他还要考公务员,如果他们被警察抓走,那表弟就是去了考公务员的资格。冯思蕾是善良的,不愿意牵扯无辜。但也许她也是为自己的名声着想,毕竟被警察带走会惊动他人,到时候所有的事情都会曝光。

    好,我答应你。尚知情心有不甘地同意她的要求。

    不!思蕾!不要啊!姨夫再也不敢了啊!你让他们放过姨夫吧!那男人双膝下跪,哀哭求饶。他还不如一副死不悔改的样子,一个男人哭哭啼啼的,这更令人感到可恶。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当你侵犯那些孩子们的时候,你一定不会想到会有今天的下场吧。说完,尚知情打开门,看了看坐在客厅里还在看手机的朵朵。她是那么的纯真美好,她还不知道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真希望她不要长大,不要明白这一切。想到这个,尚知情便心里增添了一份恨意,既然他们夫妻二人是共犯,惩罚要对称才好。老婆有的,老公也要有;老公脸上刻字,老婆脸上也要有。说完,尚知情走出那个房间,将他们交给车臣。

    朵朵还在看卡通片,尚知情坐在她旁边和她一起看。

    阿姨,你看猪猪好笨哦。朵朵笑着对尚知情说。

    尚知情摸了摸她的头,觉得心里感到庆幸,庆幸自己没有来晚,庆幸那禽兽男人没有再对朵朵做什么。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