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书 > 男校女校 > 太乙山门之八脉道徒 > 第二十四章 无声的治愈。

太乙山门之八脉道徒:第二十四章 无声的治愈。

小说:太乙山门之八脉道徒作者:元慕双

    南黎没有过分表扬也没有显得冷淡,只是寻寻常常道:今日我们不练剑,你暂且先刺着,待我钉下一个木桩后,你单脚而力,双臂持平双手各拎一个盛满水的木桶,以练平衡。

    张凡停下了手中的木剑,看着脸色渐渐红润起来的南黎道:南黎前辈真是愈来愈精神了呢。

    南黎也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充盈着只有健康时才能感受到的活力,张凡的驱寒温暖令南黎感受到了多年以来从未感受到的一种心情。

    仿佛像南黎自己选择性令自己遗忘的一种感情,这种人与人之间交流的感情本已被南黎藏在了内心的最深处。

    常言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南黎内心深处的感情恰好像南黎自己选择性的被冰冻住了这份感情,同样使得南黎自己已经快要忘了这种感情究竟是一种什么滋味。

    南黎不知怎么了,只觉得自己的心莫名的痛了一下,这种痛苦的感觉犹如针扎,犹如心头间有蚂蚁在啃食自己的心脏。

    南黎知道拂尘师徒二人的到来令自己的生活焕然一新,人本就应该是由群体的社会关系组成,南黎也在悄然间改变着。

    南黎对张凡的话语没有回答,眼神中有着不经意间的闪躲之意,南黎毫无意识的钉下了一颗木桩回到了石桌前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张凡的话犹如一颗石子投入了南黎平静般的湖水中,荡起了千层的波浪,一层一层的激荡开来。

    南黎看了一眼在一旁煮药、打坐的拂尘,又看了一眼在木桩上满头大汗,紧紧咬着嘴唇的张凡,南黎的视线最终落在了自己的手上,自己的右手原来一直在紧紧的捏着手中的白剑,而南黎的指间已经被剑锋划破了,直至一滴鲜血留下,南黎才反应过来。

    南黎木讷般的坐在石桌前,眼角的泪水缓缓的滑落在了脸颊。

    青年本以为自己打的一手如意算盘,但是没想到女子却拒绝了他,索性青年心想:既然你不肯答应,索性我不如通知当初追你的那人,还能白拿许多银两。

    青年本打算在女子最无助的时候自己收留女子,而贪图女子美色的青年也就顺理成章与其结为夫妇,奈何女子不从,青年便想到了当初追寻女子马车上那人的承诺。

    第二日青年写信,把信寄到了当初追寻女子的那马车上人留给的地址。当天夜里,马车上便带着大队人马连夜赶来。青年带着女子来到了马车前。

    女子的穿着与来时大相径庭。女子开口对马车上的人说了一句话,可是女子的这句话却令整个小镇上的人大惊失色,女子说道:父亲,我愿意继承家业。

    原来女子本是不愿继承父亲一手经营的恶势力,所以女子才会逃,可是小镇上的人则因为种种缘故压榨着无依无靠的女子,这令女子看清了小镇上人们的原本样貌。

    女子继承了家业后第一道命令便是杀光小镇上的所有人,但唯独留下青年,女子留下青年并不是要绕过青年一名,而是要亲自动手。

    青年还在苦苦哀求着用剑指着青年脖子的女子,但是青年的话还没说完,便已人头落地。

    拂尘道人的故事也就到此为止了。

    拂尘道人照常喝了口茶润了下有些干燥的口舌道:亦如昨日一样,这个故事的观点你什么时候告诉为师都可以。

    张凡点点头如往日一样打坐之后躺下睡去了。

    听完这个故事的南黎内心对这个故事评价了一番,故事中的女子落得落魄,令人怜爱,可谁又会想到那女子的背景居然如此恐怖?其实我们在生活中谁不是拂尘道人故事中的那个女子?被生活所压迫,被周围的一切压榨着,承受着颠沛失所的一切。

    如果说这所小镇上的人是恶的话,那么女子的善便是纵容恶的土壤,而在女子继承了自己父亲的势力后,女子也为自己的杀戮找到了理由,其实我们都是这个女子。

    藏身在暗处的南黎知道,拂尘为张凡讲述着一个个拷问人性的故事,以便能令这个少年会在自己以后的道路上不会迷茫,避免步入歧途。南黎感慨着拂尘的良苦用心,再想一想拂尘道人,拂尘道人不止在徒弟面前,在每一个与其有过交集的人心中。他们就像深海中迷失了方向的船只般,而拂尘道人则是犹如一个为其点亮方向的灯塔般指引着他们走上正确的道路。

    的确,拂尘道人无论阅历、为人行事、或是道法都远在当初那自己一辈人中,堪称佼佼者,那么继承拂尘道人衣钵的这个传人能否继续像拂尘道人一样成为玄法宗令人谈之色变的存在呢?作为继承世间唯一的奇门继承者,这个十四岁的少年将怎样书写下属于自己的一段传奇呢?

    南黎看了一眼在石坑中熟睡的张凡,眼神中饱含了太多的情绪,旋即又恢复了往日放荡不羁般的笑容,走回到石室中睡下了。

    拂尘道人原本闭着的双眼,在南黎回到了石室中后,向南黎的方向看了一眼口中喃喃道:南黎,往日一剑击退邪派两名长生境的你我还能否看到了?昔日妖族最惧怕的人族一剑我还能否在你有生之年再次目睹曾经的你?你终究还是要直面自己内心最深处的暗影。

    原本昏昏欲睡的张凡隐约间听到了师尊好像在说话,但是话语的内容张凡却没有听清,张凡发出了梦呓般的声音问道:师尊?您方才说什么?

    拂尘道人笑了笑说道:无事,你早点休息吧,明日南黎要教你的东西可能会比今日更累。

    第二日一早,走出石室门外的南黎看到了早早便起来开始手持木剑一遍一遍刺着铁环而努力的张凡南黎心中虽有欣慰但是南黎并没有表现在脸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