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最强丹神 小说 > 奇遇小说 > 遥遥辉可期 > 正事约何时

遥遥辉可期:正事约何时

小说:遥遥辉可期作者:中意你心

    清影听了刚刚聊天,自然知道程辉说办正事是什么意思,于是小脸一红,红到了耳朵根。

    当着那么多人,又不能拍桌而起给他一巴掌,就瞪了程辉一眼,小声咒骂了一句:粗俗!

    程辉想了想,刚刚那句话没有禁词啊!没有非礼勿听啊!怎么被说粗俗了呢?!

    然后程辉思索片刻,凑近清影,说道:

    正事,约否?

    程辉,林天成从考试署走出来,已然亥时,本以为林府已无亮盏,但是回到家却发现正厅依旧有烛光忽明忽暗。

    这是小二忘了熄灯吗林辉刚进大门,便疑惑道,随即走进了正厅,却发现在桌子上,趴着一个熟睡的人儿。

    小小的身子骨,让烛光一映射,却又显得那么坚毅。

    这是,在等我吗?清影不愧是我喜欢的女人啊!知道等夫君回来,那个雪怜就不知道等林天成!哈哈哈哈

    程辉喜笑颜开,但看她孤零零的躺在这,怕扰她美梦。又夜深露重,自己身上也没有能扯下给她披的东西,还生怕她着凉,便慌慌的跑回了自己屋。

    林天成看着急慌慌跑走的程辉,刚想在门口叫住他,可人已经一溜烟的跑没了。

    林天成见清影娇小的身子往桌上一趴,心生怜意,扯开了披风的带子,就把披风盖了清影身上了。

    看着清影熟睡的小脸,白白嫩嫩的,又水灵,林天成的手控制不住的伸了过去

    清影感觉身上有东西,猛的就惊醒了,嘴里还喊了一声:公子光!

    这一咋呼也把林天成吓得手缩了回去,但随即冷静了下来,似笑非笑的问道:公子光是谁呀?

    清影抬眼一看,是林天成,和自己脸挨得如此之近,有点惊讶。听他这么一问,知道自己在别人面前失礼了,又有些害羞,说道:呓语而已,天成哥哥见笑了。

    随即脱了林天成的披风,道了个安,就要回房去睡了。

    走到了正厅门口,好像又想起了什么,问林天成道:程辉可与你一同回来了?

    林天成笑道:回了,安心去睡吧。

    随即又说:等下,还是把这披风披着。要过个院子,冬日夜晚不比平常,刚刚睡着了,出去一挨冻,怕会着凉。

    说着,林天成就把披风给清影披上了,还把带子系好,才让清影离开。看着清影的背影,又想起刚才自己的作为,不禁有点羞愧

    清影笑着谢过,但转过头,眼神里有隐隐失望。

    清影和程辉的厢房一东一西,清影刚进了门关好,程辉却抱着毯子出了门。

    走到正厅只看见了林天成。

    清影呢?程辉问道。

    刚刚醒了,我便让她回去睡了。林天成咂了口茶,说道。

    你别说,这茶还是热的呢,这么冷的天,不容易啊

    程辉没有说话,抱着毯子有些郁闷。

    他笃定了清影是在等他,茶也是给他热的,但是却被林天成抢了先,心中不快!

    而清影回了房,躺在被窝里,翻来覆去,心中咒骂着:死程辉!白大冷天等你那么久!还给你热了茶!你回来了却看也不看,自顾回了房!真是抬举你了!

    次日清晨,程辉和清影一同打开了房门准备早餐,程辉看见清影,脸上笑出了褶子,大声招呼着:影丫头!早鸭!

    清影看了一眼程辉,哼了一声,扭头就去了正厅吃饭。

    程辉这臭不要脸的,立马跟过来坐到了清影旁边,嬉皮笑脸道:昨天一下午没看见我,想不想我?

    不想!清影说完,往自己嘴里塞了块豆腐。

    人家可是想死你了呢~你想想人家嘛~程辉恶心人不偿命,语调嗲嗲的,冲着清影说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