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笔趣库三七小说网 > 民国小说 > 九州潜妖录 > 第91章 风云初起

九州潜妖录:第91章 风云初起

小说:九州潜妖录作者:风雪已白

    这是你未来半年的工钱萧灵均仿佛没看到他发怒,而是把手上那一大捧文钱递了过去。

    当真是有观主的威严!乾堪觉得风师弟早该把真武观传给观长大人了赖皮道人喜笑颜开伸出那双枯瘦的手,满脸虔诚的接过一大捧文钱,而嘴里的马屁仿佛不要钱似的飘了过去。

    对了,副观主你刚才说什么?我一时高兴没听清你才说的话萧灵均把十两香香的纹银揣进怀里,一脸揶揄的问向赵乾堪。

    观主大人,我提议今天由贫道做东,去家出名的酒肆庆祝一下。赖皮道人赵乾堪眼冒红光的提议道。

    哈哈,副观主提议甚好,甚和本观主心意。那现在就请副观主带路,带着你们正观主我,去看看副观主的心意吧。坊墙下这一老一少两个神棍畅怀的大笑着。

    圣人李世民与当朝右仆射宰相杜如晦,对坐于凉亭之下持黑白二子对弈。

    此年间正是贞观七年,如按萧灵均前世的大唐史,杜如晦早在贞观四年便病死在家中。但是在这个世界他却是活的好好的,并在此一直为大华宰相。

    如晦,科举舞弊案可有眉目?圣人落下一枚白子后问道。

    回禀圣上,主犯已经查明,现正排查漏网之鱼。不日将把结案的奏折呈于圣上。杜如晦知道圣人现在最关心就是这个科举舞弊案。科举舞弊自案发到现在才两日有余,三司的审案速度已经非常快了。

    哦,主犯之人都有谁?听了这话圣人一挑眉毛问道。

    回禀圣上,贿赂之人为苏州一商贾之子张四方,被贿之人为礼部司长苏里及其下属五人。杜如晦如实禀报道。

    其实这个科举舞弊案并没有太多故事在里面。张四方是一个满肚子草的富商之子。那个年代商贾虽然有钱但是没社会地位,于是他老爹就想为这个唯一的儿子谋个好出路。恰巧苏里曾是他家的一个大主户,因此他便出重金让这个礼部五品官,在监考之时多照顾照顾他的笨儿子。

    就这样张四方带着几个万能小抄进了考场,而苏里收了重金后也特地安排了下,所以入门监考对他的搜身及巡查开了小门。其实整个舞弊事件并不是太严重,就算他抄了也有很大可能不中。在苏里看来这事就是万无一失的买卖,但是哪成想这张四方太废物,而林贵的话也太凑巧落到了御史台的耳朵里。

    大华立国不久,休养生息,强敌环伺,此时正是最缺人才之际。居然还有人胆子这么大用科举来收受贿赂。可悲可叹啊!此事必须严查,不可寒了天下人的心。圣人轻轻放下手中的棋子落寞的看着北面的方向。

    杜如晦看到圣人如此感叹,猜到他一定是联想到了什么。就这样两人相对无言的坐了一会后圣人才缓缓开口。

    边关密报。欲谷纠集了契苾各大部落的游勇,在云州以北三百里的大利城盘踞。发出厥词说要向西突厥借兵,南下救出他哥哥颉利可汗。

    颉利可汗的十几万大军都被我朝天兵降服。契苾部即便以孩童补上怕是也凑不出两万人,他说这话怕是除了西突厥外还另有依仗。杜如晦听了这话稍作一想便推测道。

    如晦说的不错。西南的达赞干布在年初击败鲜水所部,之后大有一统吐蕃之态。昨天吐谷浑王派出的使臣进京向朕控诉吐蕃犯境。再联想欲谷所言想必吐蕃、东突厥必定沆瀣一气有所关联。圣人冷哼一声后说道。

    微臣听说过关于达赞干布的传闻,据说此人素以铁血手腕著称。当年达波、工布、娘波等地发生叛乱,联合吐蕃西部的羊同、敌国苏毗国遗部内外呼应,乘机为苏毗王子复国。此时年仅十四岁的达赞干布临危继位,以杀伐镇压了暴乱平定了大局。杜如晦不愧是秦王府十八学士的no1,几年前的报文现在现在依旧记得非常清晰。

    如晦说的没错。玄龄也说比起东突厥的残兵,西南的吐蕃才是大华真正的劲敌。欲谷不过就是跳梁宵小成不了大气。圣人沉声补充说道。

    圣上英明,微臣斗胆猜测,魏国公应该早已帮圣上想好了对策。杜如晦笑着说道。

    哈哈,果然是笙磬同音房谋杜断。如晦说的没错,玄龄确实为朕献了三计。

    微臣愿闻其详。

    第一计放颉利可汗回突厥。欲谷能降服契苾众部也是利用了颉利可汗的威望。现在只要把孤家寡人的颉利可汗放回突厥,他们兄弟必将会为可汗的位置斗上一斗。而欲谷救兄之言也是扯虎皮做大旗,如颉利可汗回归他多半会设计杀之。到时候我们只要通过线人放出风声,东突厥之祸必将不攻自破。圣人再次拿起一个白子下到棋盘上。

    恕微臣愚见,此计虽能不费一兵一卒解北疆之忧。但在名义上大华落了一个胆怯的骂名,如此一来不利于圣人对边疆的威慑。再者说其中变数太多,如有一步不是猜测所想,便会徒增太多的麻烦。杜如晦跟上了一个黑子。

    听了这话圣人李世民并不觉得有异,而是笑了笑开口说第二个计谋。

    要说本次事件最大的受害者就是付缸了。刚在赌坊赢点钱就被兄弟请去助拳。结果好死不死的碰上了这个煞星,不但挨了几下揍连赢得那点赌资都搭进去了。以至于萧灵均摆手让他们滚的时候,他最想干的就是把醉汉拖到墙角揍一顿。

    月华沁香看了这出闹剧也很无语,这萧公子哪有一点门阀士子的样。如果不是在水月宅展现的惊世文采,她都怀疑这事让他来做是不靠谱。不过怀疑终究是怀疑,请他来的这个决定还是不会改的。

    因此她留下一句明天卯时西市月华舞坊见后便重新登上马车。上了马车后她一眼看到了放在座位旁的紫纱外套,立马就反应过来那个混小子为什么会眼神游弋了。两只芊芊玉手飞速的捂住领口,下一秒又在心里暗骂自己一声好蠢,如果人家看过了现在捂着又有什么用呢?

    不过想虽这么想但脸颊泛红的沁香,还是不愿意放下手来。她的身材她了解,对方看没看到她心里清楚。如果放在以前遇到此事,她恐怕会命人挖出那人的眼睛,但是现在这身份还有面对的这个人

    哎,都是一个不洁之人了,还在乎那么多干什么?心里找了一个底气不足的借口,月华沁香重新坐回锦座上,接着赶忙顺手为自己披上外套。

    不提胡思乱想的沁香,单说坐在蒲垫上数钱的萧灵均。就现在这情形他知道这卦摊是开不下去了。虽然鸾凰大家临走时都没说请他去干什么,但他能猜出来一定是与曲艺有关。为什么这么肯定?就见过一次面,他除了展现阴人**外,就剩下那曲《发如雪》和那段《赤壁赋》了。

    十两纹银,三贯又四百三十二文钱。啧啧,有些人怕是骗了一年也没这收获吧。萧灵均说完这话拿眼睛瞟了瞟,旁边蹲着赖皮道人赵乾堪。

    怎么可以这么说呢?赵乾堪满脸怒色的说道。

    就世侄这本事,我就是骗十年也没这么多。接着一个转弯满脸巴结的说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