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出版书 > 民国小说 > 廖化传 > 第三十六章(1)

廖化传:第三十六章(1)

小说:廖化传作者:黄昏下的童话

应该当牢头,哈哈哈廖化抚掌大笑。

曹清一听这话也破涕为笑廖化哥哥,你还是这样子,嬉笑怒骂,无惧生死。

    怎么?今天魏王的大女儿亲自来看我这个囚犯,莫非是要送我上路了?    曹清撇了撇嘴,笑着廖化哥哥,如果这真是断头饭,由小妹送你,你也没有遗憾了吧?死而无憾,死而无憾,清儿妹子,我在这里都快闷死了,你快陪我喝几杯说着拿起酒倒在了一对碗里,曹清也不见外,自嫁入夏侯府之后,她没有过一天舒心的日子,她原以为见到廖化之后,廖化会因为曹操的缘故而迁怒于自己,故而开始的时候有些忐忑不安,没料到廖化依旧是那样淳朴率真,既然哥哥有命,那小妹哪有推辞之理?干!说罢俩人将一碗酒一饮而尽,虽然中原之酒清冽绵长,不似燕赵之地的酒炽热辛辣,但是曹清毕竟女流之辈,一饮而尽也让曹清轻轻咳嗽了几下,曹清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廖化,哥哥见笑了廖化却满不在乎不碍不碍,妹子海量曹清笑了笑,然后二人继续推杯换盏,各述经年之事,狭小的一方牢狱竟然成了二人相谈甚欢之天地。

不知过了多久,曹清已经两眼迷离,廖化想起一件事,对曹清说道妹子,哥哥有一件事想请妹子帮忙    曹清努力的让自己清醒,面色绯红的说哥哥但说便是,小妹一定帮到大哥    我听狱卒说,令尊要以王侯之礼厚葬关将军我乃关将军遗将,下葬之日我想亲临墓前,祭奠关将军不知小妹可否替大哥办到廖化期盼的看着曹清。

    这这有何难我一定帮大哥办到曹清爽快的答应了,在她看来廖化现在求自己的每一件事,对于她来说就是上天对她莫大的恩赐。

    好好妹子大哥敬你一碗说着廖化举起了碗,大哥小妹帮你办成此事你该如何报答于我?曹清有些神志不清,廖化又饮了一口酒,只要你帮大哥办成此事,你就是让大哥去死廖化突然感觉一只细滑绵软的手掌堵住了自己的嘴,只见曹清一脸酒红,瞪着一双美目,大哥有我在没有人能害你我不许你你说那个字见曹清这副犹如少女般生气的模样,廖化不禁倍感好笑好好好那妹子你说只要大哥办得到大哥都依你    大哥此言当真    决决不食言廖化笃定道。

    大哥我想话还未说完曹清便软绵绵的倒了下去,想来也是不胜酒力,廖化轻轻的将曹清抱到干净的位置,将曹清放好,突然头一阵眩晕也栽倒下去。

不知过了多久,廖化才醒来,曹清已经离开,见刚刚的残羹冷炙已经被收拾干净,便心知曹清定是被人接走,故而才放下心来。

        曹操坐在椅子上,两只眼睛几乎喷火,一干妻妾全部站在两旁,不知如何是好,而曹清直挺挺的跪在曹操前面,反倒是一脸不在乎。

曹操皱着眉头,他的头风病愈加强烈,他上书献帝,希望献帝能够给关羽追封‘荆王’,不料却在那里碰了软钉子,汉献帝一副一切由卿家决定的反应让曹操无可奈何,最要命的汉献帝垂着像未睡醒的眼睛对曹操说:朕就是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孩子,国家大事就由卿家招办,这玺印就在那里,魏王你拿去盖了便是差一点没把曹操鼻子气歪,曹操好心提醒皇帝不可沉迷后宫女色,要以国事为重,不料刘协却阴森的说:这后宫一后二妃皆是魏王的千金,莫非这些也是乱贼之女?那魏王不妨再来一次‘清君侧’好了,那朕真就是‘孤家寡人’啦,哈哈哈曹操七窍生烟,他心知这是在影射自己杀伏皇后和董贵人之事,二人皆是因为其父伏完和董承而受到株连,曹操在献帝那里碰了一鼻子灰,回到王府又听闻,自己的长女,尚在服孝期间的曹清竟然私自进入大牢与囚犯喝的酩酊大醉,曹操一听这话急火攻心,险些昏过去。

    曹清依旧一言不发的跪着,这父女俩就这般僵持着,王后卞氏见状想上前扶起曹清,却被曹操一眼瞪了回去,这曹清是曹操众多子女中年纪最长者,嫁给族弟夏侯渊之子,为的就是让原本属于同宗的曹家和夏侯家关系更加稳固,一年前夏侯渊惨死于定军山,作为儿媳曹清原本应当在家守孝,却混进大牢与敌军之部将喝酒作乐,若是换作其他子女,曹操早就会严厉惩处,而曹清自幼丧母,被正室丁氏抚养,之后丁氏因曹昂之死回到娘家,曹操又南征北战无暇顾及长女,故而一直心生愧疚。

    过了许久,曹操才欠了欠身子,低沉地说清儿,你真是太不像话了起来吧下不为例众妻妾立刻松了一口气,尹夫人和何夫人立刻上前扶起曹清,卞夫人一个劲的向曹清小声说清儿,还不谢过你爹?曹操其实心知女儿几十年前便钟情于他,虽然他对此人并不了解,但长女执意如此必有她的道理,再加上那廖化能够两进两出麦城,这世上也就只有常山赵子龙可以比拟,况且当年若非平地生波,这廖化早已成为自己的乘龙快婿,另一方面曹操并不看好那个夏侯楙,若他不是夏侯家的子弟那曹操绝对不会将女儿嫁给此人,但现在木已成舟,后悔也无用了。

    爹女儿有一事相求曹清有些底气不足的说,曹操立刻怒视曹清,他以为曹清想必会提出二十五年前一样的要求,你现在是夏侯家的儿媳,你若还有非分之想,我现在就斩了那廖化!积攒了一天的怒气的曹操终于爆发了,刚刚松了一口气得诸位夫人再一次紧张起来,然而曹清却面色平静,爹,您准备厚葬关羽,廖兄是关羽的部将,他恳求在关羽的下葬之日能够准其祭奠,故而托女儿向父亲转告其心意,若是父亲不准,您下令直接斩了他便是了。

此言一出,反弄得曹操有些尴尬,曹操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女儿,也不知道该称赞还是致歉,卞夫人见状也不住埋怨大王,你看你,也不问明白就冲大闺女发脾气。

侧室环夫人也附和道想不到这廖化还真是个忠义之人,怪不得大小姐会一直对他念念不忘大王,大小姐好不容易求您一次,您就答应吧一直没有说话的杜夫人也打着圆场。

是这样啊此事倒也不难你让爹再想想曹操含糊说,见父亲应允曹清谢过父亲,今天时候不早了,你就在这王府住一宿,明日一早爹派人送你回婆家唉曹操着实对这个大闺女无可奈何,好啊,好啊,今儿大闺女就和我一起睡,咱们娘俩好长时间没见了,清儿您跟姨娘聊聊私房话说着卞氏拉着曹清的手走出客厅,众夫人见平安无事也都各自退下,看着女儿离去,曹操对这个廖化愈发好奇    。

    自进入到洛阳的大牢之后,廖化并没有受到怎样的虐待,每日好酒好肉,几陷囹圄的他此时也非常坦然。

一日,牢门再度打开,而送饭的却不是廖化熟悉的那个坡脚狱卒。

在牢房数日,廖化也开始了和这里的狱卒插科打诨,虽然各为其主,但当众狱卒知晓廖化的事迹之后,无不由衷的钦佩这个男人。

眼前这个新的‘狱卒’,脸被长长的衣衫包裹得很严,安安静静的来到廖化身边,正在小憩的廖化睁开眼睛,晃了晃脖子,哦呦,又到吃饭的时候了。

他看见眼前这个陌生的狱卒,不禁开口说道咦?那个坡子呢?他今天怎没来?那狱卒没有说话,廖化又问了一遍,那狱卒仿佛还是什么也没有听见,只是不紧不慢的将酒菜摆放到廖化面前。

廖化见状,不禁大叫道天啊,想不到这牢房里不是坡子,就是聋子哑巴,明天是不是来一个瞎子啊,我前世不知道是作了什么孽了,怎么到了这么个生不如死的地方?    噗呲。

那狱卒竟然‘咯咯’的笑了起来,那声音犹如银铃一般,廖化瞪大了眼睛,那人抬起头说道你果然还是和以前一样,一点也没有变。

这个声音是那样的熟悉,廖化近前敢问姑娘您是?    唉还是什么姑娘都是‘老太婆’了那人说着便卸去伪装,只见一张精致面庞出现在廖化面前,那人大约四十岁,淡扫蛾眉,面色温润如玉,双眼如清澈碧波,皓齿如月,青丝挽起成发髻,显然已经是嫁为人妇。

敢问这位夫人廖化再一次询问。

那女子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看来廖化哥哥也真是健忘,要不是那日我祖父意外被害,你我早已共结连理了    廖化恍然大悟,二十多年前的往事犹如一股巨浪猛地冲击着他已经荒芜的记忆,他满脸欣喜清儿妹子?真的是你!一见廖化记起了自己,曹清也激动得流下了眼泪,先前的俏皮也都不复存在,她激动得握住廖化的手廖化哥哥,是我,我是清儿这么多年你还好吗?廖化哈哈大笑,清儿妹子,你我真是有缘,我记得咱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是在这牢房之中,几十年没见,我们又在这牢房见到,这曹你爹看来不应该当丞相。

那应该当什么?曹清问。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