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择天记小说笔趣阁 > 民国小说 > 廖化传 > 第三十七章(2)

廖化传:第三十七章(2)

小说:廖化传作者:黄昏下的童话

诸葛亮继续说。

    军师高见,廖某浅薄了。

        不久曹操病逝的消息便传到了汉中,令人有些意外的是,刘备闻听这个消息的时候并没有众人意料之中的弹冠相庆,而是略带些许哀伤,二人从携手破敌到兵戎相见,二人都曾一度将对方置于死地,而随着曹操的去世,二人今生的争斗也随之尘埃落定。

洛阳方面,世子曹丕有惊无险的继承了王位,王位的更迭平稳过渡,而一代奸雄曹孟德最终埋葬于邺城西郊的高陵,让人感到意外的是,主持这场葬礼的竟然是几乎一年都将自己置身事外的司马懿,随着曹操的葬礼结束,大汉王朝也敲响了最后的丧钟。

而趁着曹操的去世,孙权竟然兵发襄阳和樊城,初登王位的曹丕竟然不做抵抗,召回了守将曹仁,尽管心有不甘,但是曹仁还是一把火烧掉了二城,撤军回到了宛城,自此孙权与曹操划江对立。

半年之后,汉帝刘协被迫禅让曹丕,四百余年的刘汉王朝终于走下了历史的舞台。

曹丕称帝,改国号为魏,定都洛阳。

    四十岁的刘协被封为山阳公,走下禅让台的刘协没有一丝悲伤,九岁被董卓拥护为帝,自己三十年来没有过过一天舒心的日子,此时自己终于得到了解脱,殿下。

已经龙袍加身的曹丕对自己的‘妹夫’拱手道,吾皇有何旨意?曹丕故意将‘吾皇’二字咬的很重,曹丕面带恭敬的说陛下禅让给朕,堪比尧舜,朕虽以继位,但这天下却依旧是你我二人的。

哈哈哈刘协大笑道堪比尧舜?哈哈哈,殊不知舜囚尧于平阳,禹流舜于苍梧,这山阳也是昔日我大汉昌邑国的封国所在,比起先祖昌邑王刘贺仅仅在位二十七天便被废黜,魏王哦,不对,应该是武帝让朕坐了二十五年天子,朕将皇位让给他的儿子,想来也不过分刘协自嘲,曹丕脸上露出愠色,但是还是恭敬的目送刘协走下高台,皇后曹节站在一旁,刘协看了她一眼,口气少有的温和,令弟已经初登大宝,皇后便留在洛阳适逢太后吧曹节却少有的倔强陛下,以前臣妾事事都依陛下,但此事恕臣妾难以从命,陛下若是不答应,那就请陛下赐臣妾死罪。

刘协伸出手抚摸着曹节的云鬓,好吧,那我们就去山阳吧刘协竟然第一次冲曹节露出笑容,曹节激动得握住了刘协的手,虽然名为公爵,但曹节心知与庶民无异,从此不再有锦衣玉食,只有布衣淡饭,没有高台宫阙,只有草庐屋舍,但是曹节心中却格外向往,虽然刘协曾经对自己横眉冷对,但她知道这都是因为其父的原因,而今一切荣华富贵皆为过眼云烟,浮华过后,才能体现人的本真        廖化走进大牢里,刘封神情木然的靠在墙上,见廖化进来他也只是抬了抬眼皮,廖化打量着刘封,此时的他身着粗布,头发散乱,面色蜡黄,显然没有廖化初次见到他时的那样神采飞扬。

降将孟达见关羽败亡,又生反心,与曹魏勾结献出了东三郡,故而刘备集团在曹魏南部的最后一块壁垒也灰飞烟灭。

走投无路的刘封抱着侥幸的心理只身回到了成都,寄希望于刘备能够念在父子一场的情分上放自己一条生路,不料刚刚回到成都就被已经悲愤交加的刘备关进了大牢。

所谓落魄的凤凰不如鸡,昔日刘封风光之时,无论是荆州文臣还是益州的士大夫,都对其万般恭敬,而今这些人都对刘封避之不及,生怕惹祸上身,刘封也是有苦说不出。

    刘封公子,别来无恙廖化不卑不亢的冲他施礼,刘封一脸生无可恋廖将军您是来看我的笑话来的吧?廖化没有回答,刘封继续说道那日廖将军求助于我之时,我就会想到会有今日之祸。

    关将军可是公子您的叔父啊廖化义愤填膺,哼,自我被皇叔收为义子,他便一直看我不顺眼,几次上书皇叔制约我的兵权,尤其是阿斗出生之后刘封同样愤愤不平,我刘封有自知之明,不论皇叔封公晋王还是他日荣登大统,我刘封只是个螟蛉义子,这江山父亲让我坐得我便坐得,不让我坐我也绝无二话,我只求能够镇守一方,来报答父亲之恩,为何偏偏连这也不依我?    我名为上庸主将,实际上可用之兵只有二十几个自荆州而来的亲兵而已,其余士兵不是刚刚收复的流寇,就是来自西川的旧部,那孟达名为副将,实际上只是汉中王派来监视我的耳目,如此以来,君臣信任何在?父子之情何在?刘封说的真切,廖化没有丝毫怀疑,他也知道刘封在刘备集团的地位极其尴尬,就拿整个刘备集团来说,内部的派系也错综复杂,糜氏家族为主徐州派系已经因为糜夫人的殉难,糜芳的叛变走向了末路;荆州派系和益州派系自然是各自心怀鬼胎。

刘备此时已经筹划打着继承汉室大统的旗号自立为帝,那么太子之位便成了举足轻重的大事。

刘封若是继承大统,倒是符合立长;刘禅若是太子,更符合立嫡;但是一方若是成为了储君,那么另一方则成了整个王朝的最大的威胁            。

    廖化一听诸葛亮如此一说,也就不做声了,孙刘败盟的原因除了荆州问题,关羽的傲慢也是造成盟约破裂的重要原因,而今荆州已经被孙权‘取回’,虽然关羽身死,但是孙权也损失了吕蒙,两家也算扯平了,而今到底是孙刘复盟还是孙曹新盟,这也关乎着天下的局势。

    元俭,主公与关将军有八拜之交,关将军新亡,主公气愤也是自然,但我们为臣子者却不能乱了分寸,匡扶大汉才是主公最大的心愿,而曹操才是我们最大的敌人,而非孙权。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