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比趣阁免费小说 > 民国小说 > 廖化传 > 第四十二章(2)

廖化传:第四十二章(2)

小说:廖化传作者:黄昏下的童话

她一个人来到了马厩,一个喂马的老兵一见曹清到此连忙施礼,曹清微笑的扶起对方。

    长公主,您您怎么到这地方来了那老兵诚惶诚恐的说道。

    我只是随便看看对了,这位老伯,这里有没有来自大宛的良驹?曹清环顾着马厩里一排排雄壮的马匹。

    回长公主的话,这大宛马可是世上良驹,整个世上除了咱们武帝爷之外,没有人有那福分能得到这大宛马。

    曹清有些遗憾的点了点头,的确其父曹操曾经就有两匹大宛良驹,一匹名为爪黄飞电、另一匹名为绝影。

父亲曾经将爪黄飞电送给自己作为新婚的嫁妆,而绝影则送给了自己的胞弟曹昂,一代奸雄将两匹绝世宝马送给自己最年长的一对儿女,谁知世事无常,在自己婚礼当天,突传祖父罹难噩耗,婚礼被迫中止,与自己心爱的郎君一起骑着那匹通体雪白四蹄金黄的良驹于夕阳之下似乎成了永远不可能完成的奢望;而绝影更是在一次难以置信的溃败之中淹没在了箭雨之下,一起倒下的还有自己最爱的弟弟曹昂    想到这里,曹清突然眼眶一热,她连忙扭过头去,老兵并未察觉出曹清的异样,而是继续向槽子中添加草料,这时一声尖锐的叫声从头顶传来,二人纷纷抬头向上望去,只见从西南方向一行归雁向北飞去。

老兵咧开缺着门牙的嘴乐道嘿嘿,这春天到了,鸟儿又从南边回来喽。

曹清的脸上也浮现出一丝笑意,她知道,他,也即将到了她不禁回忆起几年前的一件事,这件事也使她下定决心不顾千山万水也要找寻那个人。

    铛,魏延直刺向杨仪的剑被另一柄剑格挡开,魏延抬头一眼,原来是老将赵云。

赵云乃蜀军德高望重之辈,魏延势必恭敬其三分,老将军教训的是,在下莽撞了。

魏延悻悻得收起了宝剑,然而目光一直恶狠狠的盯着杨仪。

    气氛一下子变得尴尬,众人全部看向一直冷眼旁观的诸葛亮,只见诸葛亮依旧平静的看着那张地图,似乎刚刚的‘冲突’和自己没有丝毫关系。

廖化心中惴惴,大战尚未开始,蜀中一文一武便因为出兵问题刀剑相向,这可不是什么好的兆头。

    诸葛亮终于面向众人,一脸水波不兴,文长,威公,你二人分析的都有各自的道理,休要伤了和气。

文长擅于军旅,威公长于调度,只不过就是出发点不同,没有什么奸佞诸葛亮的一席话,瞬间将刚刚的冲突化解,杨仪和魏延的脸色好看了不少。

然而诸葛亮话锋一转,将话题再次转到出兵问题上,文长之计虽然精妙,但是风险极大诸葛亮这么一说,魏延的脸色再次一沉。

    这子午道据我所知,皆为当地山民自行开凿的谷道,或简陋栈道,多年未加修缮,不利于行军    丞相,在下只需五百魏延一听这话刚要辩解,不料诸葛亮制止了他,这五百士兵倒是次要,但文长乃我蜀国大将,若有闪失,主上北伐大计势必遭遇重创,况且亮兵发陇西,也离不开文长出谋划策诸葛亮的话说得滴水不漏,既承认了魏延的能力,又婉拒了魏延的建议,更重要的是不至于让魏延过于难堪。

    魏延一见诸葛亮心意已决,脸上略带失望之意,他向诸葛亮拱了拱手丞相抬举,在下此次陇西之行,定不辱使命。

    魏延提出的奇袭子午谷的计策,千百年来一直是史学家争论的焦点,支持者认为兵者,诡道也。

况且纵观三国时期,也不乏出现出奇制胜的经典案例,吕蒙白衣渡江奇袭荆州,以及三国末期的邓艾偷渡阴平莫不如是。

而反对者认为魏延此举的确有些异想天开,没有考虑客观地理因素,子午道长约660里,尚且都是崎岖难行之路,在行军途中势必造成大量减员,即便一兵不损,区区五百人面对城高壁坚的长安城也只是杯水车薪。

然而魏延之策遭遇阻碍的原因,除了诸葛亮晚年的用兵谨慎之外,主观上对魏延也开始产生了动摇,这也造成了诸葛亮去世之后,杨仪与魏延的火并,一代名将魏延最终落得身首异处的凄凉结局。

    然而事实上,诸葛亮在第一次北伐时最终还是选择了分兵,一路为诸葛亮率领的主力兵出路途最为平坦但是距离长安最远的祁山道。

另一路由老将赵云、副将邓芝率领的军队向箕谷口徐徐挺进,作为疑兵牵制曹军部队。

魏延的奇袭子午谷的计谋最终只能化成一种设想,如泡沫一般破碎在历史的长河之中,仅供后世人争论不休    南安城内,一处客舍之中,一个四十余岁的将军模样的人,懒懒散散的坐在椅子上,他有些不快的看着身前的一个贵妇,皱着眉头说道这陇西苦寒之地,公主何必要跟着我过来?那贵妇面有病容,鬓角亦有几缕白发,驸马此次身负重任,这陇西不比长安,我怕驸马水土不服那贵妇人说完咳嗽了几下。

    那男子不屑的将头扭到一旁,此人正是曹军此次抵御诸葛亮的先锋,驸马夏侯楙,而那女子正是曹操的大女儿清河公主曹清。

自曹操去世之后,曹清的身体也每况愈下,那夏侯楙虽然受祖上蒙荫,但着实难堪大任,在长安城内便广纳妾室,曹清虽然为一国长公主,但却无可奈何。

此次诸葛亮出兵进犯,原本决定夏侯楙镇守长安,但复仇心切的夏侯楙自告奋勇,成为陇西四郡的前军都督。

    驸马,这行军打仗,不是儿戏,你若有所闪失,为妻怎能对得起死去的公公?曹清一直劝慰自幼娇生惯养的夏侯楙。

夏侯楙一听这话,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不劳公主费心,我乃夏侯家的子孙,我爹战死沙场,我这个做儿子的也不是孬种,公主又何必不放心在下?    曹清早已习惯了夏侯楙这种阴阳怪气,那年自己深入大牢与廖化把酒言欢的事情最终还是传到了夏侯楙的耳朵里,也正因为这个原因,原本还偷偷摸摸的夏侯楙更加有恃无恐,毕竟相比一国长公主私会他人,驸马纳妾算不上什么,曹清的生活可想而知。

    夏侯楙轻慢的抬了抬眼皮对曹清说道,公主,在下稍后还要与诸将商讨防御方略,还请公主自便,在下恕不奉陪曹清早已经习惯了夏侯楙的阴阳怪气,她转身离开了客舍,当她刚刚跨出大门的时候,身后传来了夏侯楙与一个年轻女子的调笑声。

    大都督,看来您与公主真是伉俪情深,这么老远她都跟过来。

那名女子撒娇般的靠在夏侯楙怀中,夏侯楙一脸不屑呸,还不是过来看着老子,别以为老子不知道,这妇人竟然给她侄子上书诬陷老子,哼,要不是看她是公主,老子早就休了她八百回了夏侯楙显得气不打一处来,提高了嗓门。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