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三七中文网笔趣阁 > 民国小说 > 廖化传 > 第四十四章(3)

廖化传:第四十四章(3)

小说:廖化传作者:黄昏下的童话

不料那黑色的身影突然发觉,顷刻之间犹如鬼魅一般直接蹿到母子二人一步之距,赵葳的心跳差一点都停掉,那人面色惨白,一头半灰半白的长发,白净的脸上竟然有一道又长又深的刀疤,那人睁着一对死鱼般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赵葳,赵葳几乎全身瘫软,但儿子在侧她强打着精神说道莫非足下也是关将军故人,既然有缘相聚,若足下不弃,可否与小妇人一同祭拜关将军听到赵葳这样说,那人的眼睛变得有些柔和,对方缓缓的开口哦你是这关羽的什么人?赵葳听得,是一个女人的声音,赵葳不知对方是敌是友,但能够深夜祭拜关羽父子想来也不会是歹人,赵葳迟疑片刻缓缓的说不瞒足下,小妇人是君候的儿媳话音刚落,那女子一下子抓住了赵葳的手腕,身子不住的颤抖,赵葳清楚的看见那女人的眼中竟然溢出泪水,你你你可是索儿的媳妇?赵葳被那女人抓得手腕生疼,她连忙说道小妇人的亡夫姓关讳平,足下可认识我那三叔?那女人听到这话,松开了手,口中喃喃的说原来如此她看突然看见赵葳身旁的关樾,平静的说道这孩子可是坦之的孩子?叫关什么?    还未等赵葳开口,只见关樾说道我叫门樾。

那女人一听这话顿时怒气冲天,她一下子扼住了赵葳的脖子,赵葳大骇,心道这怪人为何会如此喜怒无常。

关樾见母亲受难,立刻冲上前去挥拳向那女人打来,只见那女人一甩衣袖,关樾竟然瘫倒在地人事不省,赵葳心急如焚,心想此人定是关羽或关平仇家,但却见那女人张口骂道你这失节的女人,坦之一死,你便再嫁他人,还生下这孽种,着实该死!赵葳一听这话,差点气炸了肺,她立刻大声反驳你若是公公的仇人,今天我落在你的手里要杀便杀,但士可杀不可辱,我生是关家的人,死是关家的鬼,你怎可辱我清白!那女人见赵葳义正言辞不想说谎,但还是问道那为何此子姓门而不姓关?赵葳一听这话便明白此人为何这般,她缓缓的说孤儿寡母身在异乡,只能改姓埋名,况且小妇人心如枯井,易關为門也恰如其分。

那人听后松开了手,赵葳被松开后不顾吃痛,连忙跑向儿子,所幸那人未下死手,关樾很快就醒了过来。

那人冷冷的看着二人,略带讽刺的对赵葳说既然已经改姓埋名为何又披如此重孝引人耳目?    赵葳一听这话红了眼圈,前辈教训的是,不过家父半年前去世,小女尚在守孝期间,只能如此那人一听这话顿觉失礼,但还是接着问道令尊是何许人也?刚刚苏醒的关樾挣扎得坐起来,大声喊道我外公是常山赵子龙!赵葳刚想阻止当关樾话已出口,却不料那人一听这话立刻朝赵葳下跪刚才在下多有冒犯,还望不要怪罪。

赵葳连忙扶起那人,前辈休要如此,您认识先父?    子龙将军虎威,在下无缘相见,但常山赵子龙天下何人不知?那人迟疑了一下,缓缓的说夫人既为关将军儿媳,子龙将军之女,您您可有关三小姐和关索将军的消息    银屏已嫁给建宁太守李恢之子李遗,至于我那三叔赵葳欲言又止,那人立刻紧张起来,夫人,索儿他见母亲不好意思回答,关樾抢着说道我叔叔给我娶了四个婶婶,现在和姑姑一起也在益州。

    那人一听这话不禁开怀大笑哈哈哈,这个小子,真想不到那笑声极为爽朗,仿佛穿透了漫漫长夜,稍许那人止住了笑声,她握住了赵葳的手,异常诚恳的问道夫人,您可知关三小姐的夫婿李公子他人品如何?    赵葳微笑的回答前辈放心,小妇人早年在江陵和李公子有过一面之缘,此人倒也知书达理,前辈如此挂怀凤儿姐弟莫非你就是赵葳突然察觉出异样,却见那人苦笑了一下,子龙之女果然机敏你猜的不错赵葳见状立刻下拜儿媳见过婆母大人。

那人微笑着点了点头,好,好,老朽就受你这一拜了诶?你这小家伙为何不拜?那人看着不明所以的关樾说道,赵葳立刻朝儿子使了一个眼色,关樾也跪了下来,给给给奶奶行礼了那人一见这般,豁然开朗,再次放声大笑,赵葳母子二人五体投地却听见声音越来越远,连忙起身却见那人早已不见,赵葳和关樾也未敢久留,在匆匆祭奠关羽父子后便离开了。

后来二人再也没有见到那人,然而每年祭奠之时关羽陵墓旁的梅花则会散发出别样的芬芳。

    石亭之战,魏军惨败损失军马一万余众,若非豫州刺史贾逵及时驰援夹石要隘以疑兵之计诈退吴军,大司马曹休几乎便成了东吴的阶下之囚。

曹魏新败,这也给蜀汉提供了第二次北伐的契机。

诸葛亮再次上表刘禅,请求第二次北伐。

街亭之败不到十个月,已经逐渐显出疲态的蜀国向曹魏发出再一次的冲击。

    漆黑的夜空下,廖化面朝东方躬身下拜,曹清安静的站在廖化身后,廖化转过身来的时候脸上竟然挂着两行清泪。

曹清掏出一块手帕替廖化擦了擦眼泪,无奈的叹了口气,想不到兄长一铁骨铮铮的汉子,竟然也如此多愁善感。

廖化却没有理会曹清的调侃,今天是关将军和少将军的祭日,若是往年凤儿和索儿都在自己身边,现在却只剩我廖某一人曹清听后立刻有些失态,她连忙对廖化说道兄长莫怪,小妹失口了廖化一见曹清如此微笑的表示无碍,他抬头看着晴朗的夜空,心绪飞向遥远的荆楚大地,关羽父子长眠在那里    孙刘复盟之后,关羽父子的坟冢被东吴重新进行了修葺,并且为其建造了庙堂供人祭拜,关羽经营荆州多年,在当地颇具名望,故而香火鼎盛。

冬日的当阳有些寒冷,冷风刮过江汉平原的大地,在通往关羽陵墓的道路上,一辆马车缓缓前行,空荡荡的官道上除了这辆马车再无其他人影。

车子行了二三里之后,来到了关羽墓的大门前,高大的牌楼矗立在官道旁边,两根巨大的石柱犹如两尊顶天立地的金刚一样镇守着关羽父子的亡魂,从马车上缓缓下来了两个人,一个年约三十几岁,头戴一副斗笠,斗笠垂下的轻纱遮挡着那人的面孔,此人身体纤瘦,胳膊上挎着一副竹篮,一身洁白无瑕的缟素与这黑夜形成了巨大的反差,而另一个则是十一二岁的男孩,小心搀扶着白衣人,慢慢的向陵寝走去。

一阵清风吹来,轻纱被风掀起,是一张如雏菊一样淡雅的脸庞,那二人正是关平的遗孀和遗孤赵葳和关樾。

二人虽曾被关索寻回回到了成都,然而赵葳挂念关平的坟冢,执意携子回到荆州,刘禅与星彩等人几番苦劝也无济于事,相反素知女儿秉性的老将赵云却有些欣慰,恰逢孙刘复盟,军民百姓互通已无障碍,刘禅封赏了赵葳一些金银让其回到了江陵之地。

    赵葳和关樾慢慢的前行,陵园里不知何时多出了几株新栽的果树,由于天色昏暗,赵葳看不清到底是何种树木,她心中有些疑惑,道旁两侧几只镇墓兽散发着灰白色的光亮,看来虽然关羽曾经与孙权刀兵相见,但孙权等人还是敬重关羽其人,这陵寝修建的也算大气。

赵葳和关樾走了百十步左右,关羽父子的坟茔逐渐清晰,赵葳突然鼻子一酸,尽管关羽父子去世已经快有十年,然而关平与赵葳感情甚笃,如今夫妻二人阴阳两隔,怎能不让赵葳触景生情?然而就在此时,赵葳看见关羽父子的坟茔前突然有一个黑色的身影,背对着她们母子二人,那背影有些佝偻,赵葳清楚的看见那人的身体微微的颤抖着,传出小声的呜咽,那声音竟然让赵葳有些不寒而栗,赵葳不禁打了个寒颤身体向后退了一步,发出了声响。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